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拒爱总裁 > 第1501章 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网]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越是在贺家的大宅游走,那股既视感就越强烈。


为什么?


感觉自己曾经在这儿住过很久,为什么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感到熟悉。


忽然间。


头变得很疼,很多画面开始在脑海中闪过。


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混乱起来。


她是谁?


她到底是什么人?


“安安。”


贺司杰突然将夏安安叫住。



夏安安猛地回神,就看到贺司杰盯着她,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来到了贺少宸办公的地方了。


“准备好了吗?”


贺司杰的手放在门把手上,对夏安安问道。


咚咚。


夏安安的心脏忽然快速地跳动了两下,她有点紧张起来,捏了捏拳,然后对贺司杰点头。


贺司杰便打开门。


办公室内。


有两个男人。


一个坐在办公桌前,盯着一张冷峻成熟的俊脸,而在男人旁边,还站在一个金发的儒雅男人。


“爸,亚当叔叔,我带安安过来了。”


贺司杰出声道。


说着。


他又回头看向夏安安,说“安安,给你介绍下,这就是……安安?”


贺司杰的话戛然而止。


没别的原因。


只因为夏安安在看到贺少宸还有亚当后,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她眼泪不受控制地滑落下来,全身都剧烈地颤抖起来。


那一瞬间。


大脑好像过电一般,好多被尘封的记忆快速苏醒。


巨大的信息量挤在一起,让她直接断片。


眼前一抹黑。


便晕了过去。


在昏迷的前一秒,她似乎听到了贺司杰焦急的呼喊声,贺少宸跟亚当似乎也朝着她跑了过来,在即将昏迷的前一刻,夏安安轻吐出几个词。


“爸爸……亚当叔叔……”


说完,便昏迷了过去。


贺司杰赶紧接住昏迷的夏安安,贺少宸跟亚当也围了过来。


他们两人的脸色不约而同的变得凝重起来。


视线紧紧地锁在昏迷的夏安安身上。


“亚当,你怎么看?”


贺少宸缓声道。


亚当全身也激动地颤抖起来,他死死地看着夏安安那张脸,隔了好久,眼中散发出一抹温柔与欣慰,说“啊,毫无疑问,我们的思初回来了。”


……


夏安安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当她醒来时,屋子里空无一人,大脑中无数记忆涌现,让她立刻明白了自己身处的位置。


这里。


是她家!


她响起来了。


所有的一切,她全部都响起来了。


她就是贺思初。


贺家的长女。


就在这时。


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动静。


她心中有疑,不禁起身过去看,然后就听到外面的仆人议论道“太吓人了,听说来了好多人围着呢,该不会要打起来吧?”


“司家真是太嚣张了,不过是新崛起的贵族,竟敢对贺家叫板!”


司家?


夏安安抓住了关键词。


她眸光微敛。


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该不会是阿爵来了吧?


她不再多想,直接就朝着贺家的大门口飞奔而去,路边的仆人只感觉一阵风吹过,连人影都没见着,夏安安就已经跑远了。


贺家大门口。


司厉爵脸色微寒,冷冷地看向面前的贺司杰,说“放人。”


他在得知安安被“绑架”过来时,直接放下了手里所有的工作,直接就追了过来。


贺司杰冷笑,挑衅地看向司厉爵,道“放人,放什么人?难道我抓了什么人吗?”


“这个时候还想抵赖吗?”


司厉爵眼底闪过一道凶光,对身后的人吩咐道“动手……”


话音还没落下。


忽然。


不远处传来一道急切的惊呼声,“住手!”


司厉爵闻声看了过去。


就看到夏安安朝着他跑来,男人眸光一闪,立刻又拦住准备动手的人。


只见夏安安喘着气,跑到司厉爵面前,道“阿爵,你误会了,司杰没有绑架我!”


听到夏安安如此亲昵的称呼贺司杰,男人脸色又是一沉。


察觉到男人的心思,夏安安赶紧按住他的手,随后爆出一个重型炸弹,道“你先别急着吃醋,司杰是我弟弟,这次他带我回来,是想让我见我爸妈而已。”


“……”


男人的面部出现一抹裂痕,似乎被夏安安的话搞蒙了。


他眉头微拧,道“贺司杰,是你弟?”


“对啊。”


夏安安点头,有些骄傲地听着胸,指了指身后,一锤定音道“我已经全部想起来了,我的真名叫贺思初,是贺家的嫡长女,而这里,就是我真正的家。”


……


半年后。


贺家与司家进行了一场世纪联姻。


在最闻名遐迩的礼堂里。


一对新人走了进来。


正是贺思初跟司厉爵。


在牧师的指导下,他们各自许下的誓言。


男人看着自己的新娘,悠悠道“本想着包养你,没想到你却变成了包养的那个。”


贺思初眉梢一挑。


“这就叫惊喜无处不在,以后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叫我爸我叔我弟轮番上阵来揍你!”


“这么凶残?”


男人笑。


贺思初却理直气壮道“笨,你不欺负我,他们就不会打你了嘛。”


男人闻言,冰封的面容浮现出更加温柔的神色,他拉住自己美丽的新娘,抵住她的额头,道“我这辈子,只会珍视你,宠着你,绝不负你。”


贺思初闻言,眼角完成月牙,她垫着脚,在男人的薄唇上轻吻了一下。


她说“我这辈子,只钟情于你。”


“新郎新娘,现在你们可以接吻了。”


牧师按照程序指导着。


但是还用不着他说,这对恋人便早已经拥吻在一起。


此生。有你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