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我真不是剑仙 > 第二二三章 这也不许用,那也不许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网]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花独秀剑法精妙之处,便在剑招挥洒之时,万千剑意喷涌而出,令人如处花海眼花缭乱,又犹如沧海浮之一粟完全无可招架。


但,这些是花独秀本心剑意吗?


不是。


这些,只是花独秀“偷学”武道大会几十家顶尖门派的精妙招数,推导研究出的剑意打法。


说到底,是个大杂烩。


是拼凑的产物。


单拿出某一种剑招来说,花独秀恐怕只能使个一招两式,完全不成气候。


但他厉害就厉害在可以几十上百种不同剑招揉在一块使,变化万千,还毫无转圜的生硬感。


但,这些毕竟是外面拿来的。


真正独属于花少爷所有的剑意,真正贴和他性格和气质的剑意,便是现在他所用的“招蜂引蝶剑法”。


原本看似平平无奇的剑法,随着花独秀越使越快,越使越密,而且每一个简单的挥刺都越来越变成先前那几十上百种精妙剑招的“凝练点”,他的剑招威力越来越大。


可以这么理解。


之前的“招蜂引蝶剑法”,就像是天空下起暴雨。


雨点虽密,尚且是水滴。


而现在,他仍旧是快速刺剑,但雨点却变成了钢针。


没错,每一剑都是一个精妙剑招和剑意的凝结,看似平平一剑,剖开来看,却威力极大。


就像钢针之于雨点。


钢针雨仍旧很密,但淋在身上?


这就是北郭铁男现在的感觉。


他没有料到,花独秀的剑法还能如此进阶。


再这么下去,总会百密一疏,饶是他掌法再怎么精密,也防不住暴雨似的剑光。


花少爷一息之间可以刺到十几只蜜蜂,如此速度,北郭铁男真的吃不消。


他双掌翻飞抵御的同时,内息快速凝聚。


终于,北郭铁男一声尖啸,全身积压的巨大能量瞬间爆发,万千电流无差别猛然四射爆发。


就像一个刺猬,瞬间把全身的刺都射了出去。


花独秀想要看慢射来的电流,可惜电流不是拳脚兵刃,速度之快已经超过他的目力。


“滋……!”


一阵剧痛,花独秀被黑色电流击打的全身酸麻,赶忙施展“灭踪·雨泣”远远逃开。


北郭铁男炸开花独秀,立刻双掌抓出两道黑雷,这黑雷快速凝结延长,有婴儿小臂粗细,但长达一丈还多。


这像什么,就像北郭铁男双手各拿一道闪电做成的鞭子,黑色电流蔓延的鞭子,疯狂/抽打花独秀。


北郭铁男冲上来当头一鞭抽下,花独秀再次用诡异身法爆退。


“轰……!”


下一瞬,花独秀站立过的地方生生被北郭铁男抽出一个一尺多深,焦糊冒烟的长沟。


花独秀头皮发麻。


我的天,这什么招数啊?


神鬼之力啊简直是。


这还怎么打?


我小红剑再硬,也硬不到这个程度啊?


退,只能是退。


花独秀内力快速涌动,魔流身法保持在巅峰状态,快速后退。


北郭铁男紧追不舍,手中黑雷双鞭疯狂/抽打。


随着二人围着比武场快速移动,原本平整的地面被抽的沟壑纵横,焦土翻飞,一片狼藉。


追了整整一圈,花独秀吓得够呛,北郭铁男累的够呛。


北郭铁男气喘吁吁,忽然不跑了,双手电光一闪,手中双鞭立刻散去。


花独秀也停下脚步,擦擦额头冷汗。


“喂,小黑蛋,这招叫什么?”


北郭铁男咬牙道:“……魔雷·黑岚斑。”


花独秀说:“怪不得你不用兵刃,我的天,你这鞭子抽出来,什么兵刃也没它好使啊。”


北郭铁男说:“你到底打不打?”


花独秀说:“打啊,我又没败,当然打。”


北郭铁男说:“那你跑什么?”


花独秀说:“我不跑难道被你一鞭子抽成两个花独秀吗?”


“你有你的绝技,我有我的绝技,我的绝技就是——跑得快。不信你再追一圈试试。”


花独秀作势要跑,北郭铁男赶忙抬手:“不用试了!”


北郭铁男小声说:“你不要脸面,我还要的,这么追下去没意思,咱们尽快分胜负吧。”


花独秀贼兮兮道:“什么没意思,我觉得就很有意思,是你这人太无趣了,跑跑更健康啊?”


“老弟,你知道上一届武道大会,我们纪宗是如何得冠的吗?”


北郭铁男不知道,但料想应该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赢法。


没错,上一届大会,纪不亮就是这么打打跑跑,跑跑打打,活活把高剑东耗空内力,高剑东仰天长叹饮恨而败。


花独秀一边开着“魔流叱风痕”快跑,一边开着“一气化双流”转化内力,几乎可以跑到天荒地老,跑到北郭铁男怀疑人生。


没意思吗?明明很有意思啊?


北郭铁男说:“我发现你很喜欢跟人顶嘴?”


花独秀说:“有吗?你说一句,我说一句,何顶之有啊?”


北郭铁男:“……”


花独秀说:“不过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先沉默吧,我大人有大量,我让着你点。”


花独秀决定先不说说话了,省的小黑蛋再挑他毛病。


他掀开袍子后摆,从后腰解下一个皮囊。


解开封口,花独秀“吨吨吨……”一口气把皮囊里的水喝干,打了个嗝,擦擦嘴巴。


北郭铁男一脸黑线。


花独秀说:“老弟,你喝吗?”


北郭铁男不说话,既不摇头也不点头。


说好的沉默呢?


沉默呢?


花独秀苦着脸说:“这是我媳妇给我配置的功能饮料,里面有盐,有柠檬汁,有蜂蜜,我的天,别提有多难喝了。”


北郭铁男:“……”


花独秀把皮囊朝远处一扔,笑道:“不过这东西特别补充体力。你知道的,我们纪宗‘一气双化’绝技,只要体力能保持,内力几乎就是无穷无尽的。”


“所以,你若再使刚才那招,我就一直跑,跑到明天早上我也不累,反正你追不上我。”


北郭铁男脸黑黑:“……你能要点脸吗?”


花独秀说:“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小孩子才分对错,咱们大人应该只看输赢。”


“小黑蛋,咱俩商量一下,你别再使那个什么‘魔雷·黑岚斑’,我看那招对你内力消耗极大,我反正跑得快,再用几次你可是要顶不住了。”


北郭铁男咬牙:“不劳你费心。”


花独秀说:“我就当你同意了,来,咱们继续打!”


花独秀深吸一口气,小红剑紧握,又是恐怖剑意弥漫而出。


这次,北郭铁男感觉到花独秀的背后似乎生出一轮火红的落日。


落日非常之大,距离他俩非常之近,就像花独秀本人就在落日之内。


一股萧瑟的秋风吹过,北郭铁男竟感到了一丝凉意。


然后,还有点悲情。


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什么感觉呢?


就好像花独秀背后的落日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见到,当落日彻底落下,天色黑下来,他也将长眠于此,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北郭铁男轻轻甩了甩脑袋,双手虚空一抓,立刻又是强悍电流滋生。


他轻声问:“这是什么剑招?是你自己家的?”


花独秀说:“算你有见识。这是我们花家祖传绝技,名叫‘一剑西来,东方不亮’。”


北郭铁男一愣,随即狞笑:“好!我便会会你这祖传的绝技,来!”


话音一落,北郭铁男快速前冲,右掌虚空一拍,激起漫天黄土。


随即,他左手黑雷快速凝成一道黑线。


一道几乎能吞噬一切物体,连光都逃不出去的恐怖黑线。


“魔雷·黑切光牙”!


花独秀被激起的黄土遮挡视线,第一时间没有看到北郭铁男藏在身后的左手。


时不我待,他浩瀚剑意已出,立刻开着“灭踪·雨泣”朝北郭铁男飞去。


魔流府身法加花氏剑法,这几乎是花少爷来漠北之前的看家本领了。


如今有强悍内力加持,花独秀可以肆意妄为,无限使用,完全不用考虑内力不支的窘况出现。


瞬间,二人相交。


花独秀大惊失色。


他看到了北郭铁男左手的黑线。


“我去……!”


花独秀的小红剑,几乎是瞬间就要与“黑切光牙”撞上。


花少爷敢吗?


他绝对不敢啊!


雅卓就是他的命/根子,他宁可自己身受重伤,也绝对不能接受雅卓被损毁。


间不容发之际,花独秀立刻手掌震飞小红剑,身子飘逸,用左掌猛劈黑切光牙。


不是花独秀铁掌硬,也不是他胆子肥。


实在是短短一瞬间,他真的避不开了。


开着“灭踪·雨泣”来放绝招,二人相交的瞬间速度得有多快?


“嗤……!”


花独秀借着一掌之威,胸口要害终于避开黑线。


但,整条左臂被黑线炸成一片焦糊,滋滋冒烟……


二人相交落地,北郭铁男立刻转身再战。


花独秀二话不说顺手捡起地上小红剑撒腿就跑。


一分一毫都不带犹豫的,赶紧快跑。


你追,我跑。


追了十几丈,北郭铁男又不追了,花独秀也不跑了。


北郭铁男立刻把左手黑线撤去,呼呼大喘气。


花独秀则赶紧忍着剧痛轻点左臂穴道,控制伤势。


北郭铁男咬牙道:“你能不能不跑?”


花独秀生气道:“我不跑难道被你打死么!”


北郭铁男也生气了:“那你还参加个屁的武道大会!”


花独秀更加生气:“我就参加,你爱打不打!”


北郭铁男:“……”


花独秀趁这功夫简单用手巾把左臂的伤口包住,他的左臂伤势极重,好在他刚才以闪避为主,没有全力用掌去拍,不然现在他的左臂已经彻底报废了。


花独秀恨恨瞪了北郭铁男一眼:


“喂,你到底想不想打?”


北郭铁男:“……到底是谁不想打?”


花独秀说:“那你不许用这招。”


北郭铁男更无语了:“我干脆什么都不用,站着被你砍,行不行?”


花独秀点头:“那也行,你是认真的吗?”


北郭铁男:“……不是!”


花独秀感受一番,左臂虽然受创严重,甚至外表皮肤严重烧伤,但筋骨没有大碍,不由得松了口气。


只要没废就好。


若是放在以前,花独秀肯定急眼了。


这伤就算好了怕是也要留下疤痕啊?


完全不能接受啊?


太影响我形象气质啊?


但现在不同了。


他知道武道大会常委会那边安排了厉害术师,只要没废掉,他们就能给你复原。


五行仙术·治愈术,太神奇了。


话虽如此,至少这场比试花少爷的左臂是没法再用了。


花独秀说:“我看你也累了,我不欺负你,不耗你内力。不如这样,你不许用眼睛闪我,不许用‘黑切光牙’,不许用‘黑岚斑’,然后咱们一招分胜负,如何?”


北郭铁男:“……我该谢谢你吗?”


花独秀:“谢就免了。我现在严肃认真的问问你,你知道我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