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妖娆炼丹师 > 第1333章 气吐血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天品灵晶力量非凡,是可以作为药用,只是这银晶对身体伤患并无用处,而是用来凝神塑魂的。”天晟给她解释。


“凝神塑魂?”华如歌有些诧异的重复着,而后自言自语似的道:“就是说可以用来治疗神魂的创伤?”


“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天晟点点头而后又问道:“华家主需要吗?”


“实不相瞒,我最近正在找这种东西,还请天少爷见谅。”华如歌真诚的道歉。


天晟仍然温和的摇摇头道:“既然是这样,我恭喜华家主还来不及,怎么会见怪,是天某唐突了。”


“天少爷哪里的话,我之前承蒙府上庇佑,还未上门道谢,还请天少爷替我向天家主致谢。”华如歌说道。


“华家主客气了,我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了。”天晟起身。


“我送你。”华如歌也跟着起身,一直送出了府去才离开。


她一边往回走一边感叹:“人家这真正的大家族就是不一样,怪不得这么多年压的战家和水家没有什么大发展。”


还没到院子华如歌就看到水芸凝老远的迎了上来,问:“天家少爷找你什么事?”


“想换我今天切出的一块灵晶,我没换。”华如歌淡淡的回答、


“没闹的不愉快吧?”水芸凝担忧的问。


华如歌摇头:“天家人没那么不讲理,人家不惹我,我也不会招惹人家的。”


“那就好。”水芸凝舒了一口气。


华如歌哭笑不得的扶着母亲回去,看来她在母亲心中的形象是挽救不回来了。


回到院中,两人做好之后,华如歌仔细问了水家的情况。


“水家前几代子嗣多,分出来的旁支也就多,家主若非绝对有实力是压不住的。你外公迟迟不将家主之位传给你舅舅也是怕他没能力掌控大局。”水芸凝说道。


华如歌若有所思的点头,怪不得其他家的家主都已经是和水啸泽同辈的,水家还是水老爷子在把控大权。


水芸凝看着她,问:“你想怎么办?”


“本来想釜底抽薪,拿下他们剩下的产业,挑起他们和战家的斗争。”华如歌说道。


水芸凝听她这话,便问:“现在呢?”


“现在听起来未必用我动手了。”华如歌摸着下巴。


“是啊,现在水家衰败,内斗是肯定的。”水芸凝想了想道。


华如歌眉头挑了挑:“或许我只需要加一把火。”


“你酌情去办就好。”水芸凝知道自己这女儿是有分寸的。


“母亲。”华如歌拉起水芸凝的手,认真的问:“你希望孩儿停手吗?”


水芸凝想都不想的道:“母亲知道你是个懂事有分寸的孩子,你有母亲所没有的魄力,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母亲不会干涉你。”


她也知道现在放手很可能会让水家反扑,不如闹的更乱一些。


“母亲理解孩儿就好。”华如歌笑着靠在水芸凝的肩上。


水芸凝宠溺的嬷嬷她的头道:“多大的人了,还撒娇。”


“我不管,反正母亲不会笑我。”华如歌厚着脸皮说。


两人在院中聊了一会儿天,拓跋睿的晚饭就准备好了,吃过饭之后华如歌和拓跋睿就回到自己的院子去了。


“睿睿,我今天听说一个事。”刚出了院子华如歌就抱住了拓跋睿的手臂,有些小兴奋的说着。


“你叫我什么?”拓跋睿眉头一挑,开口问。


“睿睿啊,不可爱吗?”华如歌重复了一声。


拓跋睿只觉得头疼:“我宁愿你叫我的名字。”


“那多没情趣,以后就叫这个,又亲切又可爱。”华如歌一脸满意的说。


拓跋睿头大如斗,对于他的性子让他接受这样一个爱称他实在为难。


“你就答应了嘛。”华如歌冲着他撒娇。


拓跋睿硬着头皮点头:“随你。”


华如歌满意的笑一声,叫道:“睿睿,小睿睿……”


“你刚刚是有事情和我说吧。”拓跋睿连忙转移话题。


华如歌这才想起正题来:“你在做饭的时候天家那个天晟来找我了,想换我的灵晶,我一打听才知道我手上这块灵晶可以用来修复神魂损伤。”


拓跋睿闻言眸光一亮道:“真的?”


“他的意思是他没见过,但理论上可以,我想试试。”华如歌说道。


“这东西就算不能用也不会害人,当然可以一试。”拓跋睿说这个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的颤抖。


他完完整整的小歌终于要回来了吗?


华如歌点头:“还有,我现在的玄仙境也算稳固了,是时候突破了,我想过阵子闭关一次,一起解决了。”


“好。”拓跋睿拉着她的手:“我给你护法。”


“不过,我有点小紧张,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华如歌有些小忐忑的问着。


毕竟她失忆之后慢慢的又形成了现在的人生观,她怕和之前的自己差距过大。


“是我喜欢的样子,和现在一样。”拓跋睿笑着说道。


华如歌挠了挠头,转过头去淡淡的应了一声:“哦。”


“害羞了?”拓跋睿偏过头问。


“才没有。”华如歌放开抱着他的手臂,想自己走。


拓跋睿握住她的手一把拉回来,将她圈在怀里,道:“这样走才对。”


华如歌鼓鼓嘴,不过唇角很快就扬起一抹愉悦的微笑,经他这么一说她心里那点小忐忑早就荡然无存了,现在被他圈在怀里,别提多有安全感了。


拓跋睿淡淡的笑一声,就这个把她圈回了院子。


当天两人是甜甜蜜蜜了,水家可就炸了锅了,最大赢家在一天之间变成了最大输家,别说旁支就连嫡系都崩溃了。


水震云从散场回来就没露面,水啸泽已经抵挡不住旁系的攻势,跑到是水震云房间敲门。


但他敲了半天也没声音,最后推门进去一看水震云已经昏倒在地上,地面和唇边都有血迹。


“父亲。”水啸泽连忙上前将人扶起来,本以为父亲是受到了袭击,但仔细探查一番却并没有看到外伤。看这样子应该是被气的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