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剑颂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木秀于林(剑化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嗡——!!!


剩余的剑客舍生忘死,在这一瞬间,程知远因为握住奏的罗衣剑而露出破绽,于他们所有人看来,此时此刻,正是击败程知远的最好时候!


于是剑的长鸣声,此起彼伏而至!


二十三位剑客,此时还有十三人!


程知远手臂一震,随后后腰剑鞘中,洗血剑忽然化为一道血色奔雷自行飞出!


血杜鹃的鸣啼响起,带着迅疾的雷霆,在眨眼刹那就贯穿了一个剑客的胸膛,程知远摔下罗衣剑,紧跟着把嚣器剑猛然拉出一个巨大的剑弧!


“斩剑势!”


青釭剑威横斩而出,扫荡天下浊流!


杀人何须华丽,一剑足矣!


一击横斩,足以吓破许多人的胆气,程知远感觉自己从这一战之中得到了升华,就像是心底有一朵快要枯死的莲花,突然被天降的甘霖浇灌,从濒临死亡的困境,瞬息之间便重获新生!


削剑势!


这一道剑弧带起的劲风瞬间把数位剑客掀翻,紧跟着,那距离嚣器剑最近的一位剑客,直接被青萍大风命中,瞬间被其中蕴藏的青釭剑势绞的粉碎!


堂堂四重楼的剑客,与程知远同境的高手,居然连一剑都挡不下来!


其中差距,已经大如天堑!


击剑势!


程知远情不自禁,此时开口,突然迸出一道龙吟!


风起云涌,青枫林中,碧叶与枯叶同时乘风而上,青白色的剑气从程知远的身上渐渐逸散出来,天开一线,那种久违光芒的青天之影,在一个刹那之后,便压着手中的铁剑,落到了一位剑客的脑袋上。


有什么在蠢蠢欲动,并且越发剧烈!


洗剑势!


兴奋至极,高亢至极!


这一剑当时打的浑邪乌檀直接翻马横跌,此时剑客提剑阻挡,两兵交错,他手中的宝剑应声而断,而后嚣器剑顺着他的肩胛骨,剑势渗骨,直接将他整个人崩成四块!


“斩!”


一声大喝在此时传来,距离胜利最近的一瞬间,阳泉县的斩妖人黄献,以长干剑施展家传剑势!


“压剑势!”


剑压沛然!


连抵挡都做不到,这位剑客直接被一剑压成齑粉,剑势浩大,紧跟着转手提臂,又是一招!“崩剑势!”


这一剑化为幽暗混洞中的唯一一束光辉,集中集中再集中,正是一击接近了剑道本质的攻击,刺剑被他衍化成这副模样,在最微小的代价下,以最凶猛锋利的剑尖,寻找到那唯一的缺口,从而斩落对方的人头。


这一剑的剑势,奇诡之处在于影响感觉,仿佛如读书般,时间流逝,中剑势者会感觉到极慢,而出剑者则是极快,这是对于五感的影响,并不是真的拖延了时间。


人与剑合,这是剑势中的真意,剑的速度取决于人,而当剑主与剑心意相通时,人的速度自然就与剑的速度合二为一,随后又因为剑势的加持,从而变得更快,于是世间的绚烂就会在这道剑势升起时为之一滞,从而出现幽暗的景色。


“拙於人合且天合!”


大巧不工!大拙藏锋!


剑势,拙锋势!


小小的四重楼而已!然而如今,他却要斩断过往,彻底将这个少年人击垮!


程氏小儿!他击败了匈奴人,抵挡过堪比十重楼的一刀!他更是把数位剑客秒杀,逼入绝境!他是一个天纵奇才,或许这世上,真的是有为剑而生的人!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马上,立刻,在下一霎时,就会倒在自己的剑下!


黄献在这一瞬间,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


眼前的这个人,这个年纪比自己还要小的少年人!


他就是拦住所有人前路的巨石,而无数的剑客前赴后继,相继身陨,结果最后劈开这块巨石的人,居然是自己!


人都是有好胜心的,不求上进者只能沦为角落里的尘埃,它们抛弃了世间的,最后自然也会被世间所抛弃。


这一剑,不可阻挡!


黄献几乎就要吼出来,而就在此时,程知远忽然转头,此时他的眼神已经彻底变了,青白色的龙瞳已出,然而在龙瞳的深处,那集中的,眼睛内的“虹膜”,本该是扁圆形的环状薄膜,但在这一刻,那些环装薄膜开始分解,最后变成的,是一柄又一柄的利剑!


人与剑合,藏锋于拙!


待兔谋真拙,屠龙艺亦虚!不错,现在的黄献,觉得自己正是在“屠龙”!


能够击败这样的一位天才,即使是群起而攻之,并非自己一人之功,但他也终究是败了,是败在了自己的剑下!


程知远心中突是恍然大悟!他看着那柄剑,心中生出了古怪的感觉,那柄剑现在居然和他产生了联系,冥冥之中,明明那柄剑的敌人还是自己,但现在,自己却可以短暂的“号令”这柄剑!


“长干!”


回应程知远的,是一声如同尊奉般的剑鸣,而同时映衬的,则是黄献的瞬间呆滞!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此时于冥冥中苏醒了!


“止!”程知远突然福至心灵,那一只手在刹那竖起,直接推在前方。而黄献那一剑正好点在程知远的手掌前三寸,紧跟着,就这样不动了!


“起!”还没有等黄献从满脸的震惊中回神,程知远鬼使神差,又是一声令下,而黄献手中停住的长干剑,忽然间就调转了剑锋!


剑鸣响起的时候,剑气早已掠过敌人的首级,黄献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被自己的剑所“背叛”,长干剑不受他控制的将他斩杀,就像是低位者服从高位者,无法抗拒程知远的命令一般!


黄献的尸体横飞出去,被长干带走,他的眼睛瞪大,而后骤然破碎!


原来如此!


程知远目光猛然一聚:“借剑一用!长干剑去!”


一言落!


只是一刹那,长干反杀而回,所用出来的剑法,居然是“索鬼神”!


不受控制,十一位剑客猛然驻足,而他们手中的宝剑,在一刹那剧烈震动之后,更在一瞬间尽数横空而去!


转动如燕,飞舞乘风,一柄一柄,尽数落于说剑人身后!


诸剑客轰然震骇,哗然如水沸!然而程知远起剑,挪转此方一切剑兵而起:


程知远此时眼中依旧是剑瞳,手中嚣器洗血齐出,轮出横斩,震退诸位剑客,紧跟着,剩余十一位剑客此时同时听见程知远一声大喝!


“借剑一用!剑来!”


嗡嗡嗡嗡嗡——!


十一位剑客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随后,那条青萍剑龙从天而降,青白色的剑气彻底如潮水般爆发出去,浩大龙吟化为浪涛,青白龙瞳震出雷霆,所行洪流,将剩余的十一位剑客....尽数淹没!


程知远此时能够唤他人之剑入自己之手,乃是因为他与诸剑产生了一种“共鸣”,这可以是情感上的,也可以是意气之上的,更可以是愤怒,是悲怆,是决绝,是善,是恶,是勇,是无所畏惧!


说剑人,自有其神异在此!剑者,愈战愈强!当被号令的剑还属于“庶人之剑”的范畴时,这些剑便不能抵挡程知远在“说剑真身”状态下的号令,会自动在短时间内尊奉说剑人为主,当然,庶人剑境肯定不能号令诸侯剑境,二者相差实在是太大。


“龙浮苍山,青釭掠地!”


十一柄剑,加上之前未曾消失的长干,罗衣,程知远同时甩出嚣器剑,此剑为龙头,洗血为龙尾,其余十三剑皆为龙躯!


一十五剑,乘青萍之风,衍青釭之势,化而为龙!


不过此时么,当然没有配对诸侯剑级的宝兵,那么,汝剑,亦为吾剑!


————


“人言剑化龙,直恐兴风霆;不然愤狂虏,慨然思遐征!”


——《宝剑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