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七章 兽老的医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网]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和正川哥就像两个土包子,为药区的草药简直就像白菜一般的堆着卖感到惊奇。


直到后来逛的久了,才慢慢的麻木,也了解到了一些内情。


修者自然是有和世俗人不同的手段是种植一些草药的,而在医字脉之中就有一个分支叫做——草药一脉。


这个分支的人异常稀少,但一旦有个高手,种植药草的手段绝对是世人不可想象的。


甚至能用一定的手段催生草药,甚至培育药草之灵。


我们之前所见那些人参,其实是人工培育的,就像现在世俗间也能培育人参,只不过修者培育的人参品质更加优良一些,听闻是利用了深山大泽的地形,更有灵气一些?


这些我和正川哥不懂。


只是这些药铺跑的多了,自然许多神奇的事情也就渐渐稀松平常了。


而我们要寻找的关键,是一个靠谱的医字脉。


寻了一家看起来最大的药铺,打了一些钱,总算得到了有用的信息。


如今的修者圈内,最厉害的医字脉当属三老,在三老之下是一心。


这一心是什么?我还特别的问了,被告知是雪山一脉的苏承心。


苏承心,莫不就是那苏先生?


我在心里暗自懊恼,若説是他,我又何必来鬼市?至少我可以问承真姑姑打听一下他的下落啊?


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打消了,那药铺的xiǎo伙计话多,无意中説起,三老也还罢了,有个固定的地方可寻,这苏承心最是难寻,就和雪山一脉那个声名显赫的陈承一一样,是属于神龙见不见尾的人物。


这么一説,我倒是想起了承真姑姑所説,她也好久没见到大师兄了,那么这苏先生?


“我们是来问鬼市最厉害的医生的?你扯什么三老一心?”説了半天,尽管是些修者圈子里的秘闻,也算有趣,但到底不是我们要的答案,正川哥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哪里是废话。算是你们运气好,不知道为什么这三老之中的兽老来了这鬼市。我们都很奇怪,他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想到要来鬼市这种地方交易呢?他想要什么,只要一句话那天下的修者谁不愿意卖他一个人情?你説他怎么就”这药铺的伙计,估计是寂寞的久了,就算是拿钱説话这种事情,也像是逮着了一个机会,説起来滔滔不绝。


我和正川哥及时打断了他,时间有限,问到了关键也就没有必要再啰嗦了。


问清楚了那位兽老的所在,我和正川哥就匆匆告别了这个药店的伙计,直到临走时,那伙计还在嘀咕,我们是问对了人,若不是兽老和他们药铺有合作,他又恰巧是药铺主人的侄儿,我们还问不到这个消息。


要人知道兽老在鬼市?他的门槛还不被踏破?


这也算是一个巧合?我只能惊叹正川哥的灵光一闪,竟然为我们带来这么一个现,这算是契机吗?


很快,我们就从药区回到了医区,按照那个伙计的指引,直直的朝着街道的尽头走去兽老的医馆就在第二条巷子中的尽头,算是一个人迹比较罕至的地方。


説实在的,我和正川哥心里也在奇怪。


为什么修者圈子里赫赫有名的医字脉三老,会出现在鬼市?听説这鬼市的内市充满了契机,很多大能都会选择去内市,这兽老非但不去,甚至连外市要拿一间洞壁的石室都不肯,非得选择在最普通的医区,还是人迹罕至的地方。


在想着这些的时候,我和正川哥就已经到了医区二街的尽头。


在这里,因为地理位置不是太好的原因,不是所有的铺子都有人在,走到最尽头的医馆,甚至是前面的,对面的铺子都没有开,至于后面,直接就是医区简单的隔离墙,这些环境,都让兽老的医馆显得像一个孤独的被排挤者。


我和正川哥站在门前,打量了一眼这个医馆。


相比于别的医馆还会特意在门前张贴大幅的説明,这个兽老的医馆甚至连门前的大型油灯也不愿意diǎn亮。


若不是整个鬼市都被照的灯火通明,我们还看不清那一个写得非常随意的牌匾——兽医。


这是什么名字?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那兽医了,怎么可能联想到兽老的医馆这一层意思?


这么低调的一个医馆,是不要想有那什么接待的人了,我和正川哥既然来了,自然不可能因为这样的冷清和无人招呼就退去。


在医馆外喊了两声是否有人以后?我们就径直推门进去了,反正也是意料中的没人回答。


进去以后,医馆依旧是没有一个人,只在墙壁的上方diǎn着一盏昏暗的油灯。


我和正川哥两个大男人,在进入医馆以后也忍不住低呼了一声。别人的医馆就算没有摆满草药,也是摆着医书等典籍,再不济也是挂着医字脉一些老祖的画像,就算巫医馆什么之类的,也是摆放着相关的东西。


这个医馆是,摆放的是严格的相关的东西,但未免有些让人太匪夷所思了。因为,这个医馆内摆放的是一个个笼子,里面关着的都是一些动物。


而这些动物,自然不是什么xiǎo白兔啊,xiǎo猫咪之类的,尽是一些蛇类,蜥蜴类,甚至是蝙蝠类。


这些东西,想也不会长的‘可爱’,况且兽老何许人等?他摆放的动物绝对不是凡物,所以长的更加奇怪。


我和正川哥低呼,就是被进门的一条蛇给惊到了,因为这条蛇上的花纹仔细看,竟然就像一个个的鬼脸。


“你肯定这里不是搞野生动物走私的?是一个医字脉巅峰人物的医馆?”为了轻松气氛,我不得不开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


正川哥也强做欢笑的勉强笑了一声,然后打量着这里。


空无一人的房间,因为各种笼子摆放的太密密麻麻了,一时间我们根本找不到别的门,也找不到人究竟会藏在哪里?


正当我们有些迷茫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从我们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儿‘吱吱’的尖叫声,原本就对这里有些不太适应我和正川哥,不由得又吓了一跳,却现是其中一个笼子之中,一个长得又像猴子又像狐狸的家伙在盯着门外尖叫。


这没事儿吓人,我冲着它呲牙咧嘴的做了一个鬼脸,想要吓唬一下它。


却不想它叫得更凶了,也在这个时候,虚掩的大门再一次的被推开,一个带着嘲讽的声音在这怪异的房间内回荡:“你要是敢再吓唬我的变异狐猴,我保准你下一刻就会爬着离开这个屋子。”


好不客气的言语。


但从言谈间,已经可以确定这个来人的身份了,能称呼这个房间内的各种奇怪动物为我的的人,还能是谁?


正川哥反应很快,已经一个箭步上前,恭敬的喊了一声:“兽老。”


有求于人,我哪里还敢吓唬这什么变异狐猴,也赶紧跟着正川哥叫了一声兽老。


那兽老哼了一声,算是勉强回应了一下我和正川哥。


接下来,也不理我们,只是自顾自的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然后走到屋子的另外一角,diǎn亮了其它的几盏油灯,然后从那一堆笼子里扒拉了一张椅子坐下。


在这个过程中,我和正川哥自然不敢打断,待到兽老已经坐下了,才对望了一眼,走到他的跟前。


此时的屋子已经算是灯火通明了,把屋子照的纤毫毕现,在灯光下的有些动物更显狰狞,之前我们进屋时,看见的那一条长着鬼脸纹的怪蛇,被灯光一照,整个身子竟然竖立起来,冲着我和正川哥出了‘嘶嘶’的声音,下一刻竟然张开了它的大口。


那个样子,在它特殊的头型下,配合着那暗紫泛黑的花纹,竟然像一个择人而噬的魔鬼。


“闹腾什么?”在这个手,兽老忽然开口了,一扬手,也不知道从哪里抓来一只瘦xiǎo的,有着微微泛青皮毛的山鼠,准确无误的扔进了蛇嘴。


那条怪蛇一口吞下了那只山鼠,才算消停下来,爬到笼子的一角,安静的消化去了。


在这个时候,我故意找话的对兽老説到:“兽老,这只山鼠也不是普通的山鼠吧?我刚才注意到这皮毛竟然微微泛青。”


兽老斜了我一眼,在这时,一把抓过了之前放在一张xiǎo桌上的东西,我们这才看清楚是一个黑色的布包,打开来了,里面竟然是一颗颗红色的石子儿。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肯定是熟人介绍来的。到了我这里,还戴着什么面具,摘了吧。”一边拿起一颗石子儿,兽老一边对我和正川哥説到。


我和正川哥却有些犹豫,我们哪里是什么熟人介绍来的?分明就是打听着寻来的


可是,有求于兽老,对于他的这个要求,我们能够拒绝吗?


兽老倒也不着急,甚至不催促我们,而是从怀里xiǎo心的掏出了一个毛皮缝制的套子一样的东西,一瞬间,一张脸就变得和蔼而温柔,抚摸着毛套子,xiǎo声的説到:“xiǎo乖乖,还躲着做什么?出来吃饭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