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章 狐变(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网]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是一个普通的中午。


一切和往常没有什么异样。


即便孩子们心中有了怀疑,但毕竟是孩子也探查不到什么?只是看着偶尔悄悄看着门窗紧闭的碗碗屋子,心中暗自着急罢了。


在这个中午,原本是晚饭时分才出现的那个男子突然出现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天看他来不怀好意的样子,就感觉预感不好。梅寒姐和我有同样的看法,在他进屋之前,让我悄悄从后院翻墙出去藏了起来。”这是兰石告诉聂焰的。


聂焰眉头一皱,一个人类的小孩一举一动,怎么可能瞒得过灵觉已经修炼到一定高度的妖?


特别是狐妖,这种天生灵觉就出色的妖。


听到这里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没有被逮到?他也没来寻你?”


“啊?”兰石还没来得及説话,梅寒却是忍不住低呼了一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急急的对聂焰説到:“寻是寻了的,似乎还很恼怒。但没寻着也就作罢了。这样想来,他有故意的意思吗?”


聂焰沉默不语,答案其实已经明显。


就是在那个中午,那个妖狐,对三个孩子施了法术,让他们陷入了沉睡。


但因为跑了兰石,也肯能因为根本就没有用心施法,那三个原本应该沉睡不醒的孩子,竟然被跑回来的兰石唤醒了。


事出反常,必然有阴谋。


至少孩子们合击,那个男人把自己弄睡一定是有什么大事?虽然他们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是如何睡去的。


这样一想,只能和碗碗有关,几个孩子哪里还坐得住?径直就朝着碗碗的小屋跑去。


説起来相隔也只不过是一个院子,平日里在这里有意无意的都会有所谓碗碗的亲戚守着。


为的就是不让孩子们与碗碗有过多的接触。


平日里,为了碗碗不难做,孩子们一直都隐忍着。


但今日,却是顾不得了,在冲过去以前,孩子们就商量过,若是有人要阻拦他们,就分成两队,一队负责纠缠那些人,一队则直接冲去碗碗那里。


在之前,多多少少聂焰也教了孩子们几手简单的武艺技巧,这就是他们信心的来源。


可奇怪的是,原本以为会大战一场的,以前总有人守卫的院子,在今日却是安静异常,根本就一个人也没有。


那个自称是碗碗哥哥,平时对他们最不怀好意的人也不在。


就这样,孩子们顺利的冲进了碗碗所住的那个小屋前...不过,接下来却现了孩子们毕生难忘的一幕。


“狐狸,是一群狐狸。”竹风最先开口描述这一幕,説起来眼中还溢满了恐惧,忍不住抱着自己小小的肩膀,好像记忆中的那一群狐狸会随时蹦起来吃掉他。


惹得他身边的苏展干净搂住这个最小的弟弟,柔声安慰。


“你们都不要説了,我来详细的説给大哥听吧。”关键的时候,还是梅寒最冷静,看得出来她也不是很愿意回忆这一幕,但还是整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尽量清楚的给聂焰还原了一下。


确切的説,孩子们一冲进碗碗的屋前,看见的不是一群狐狸,而是三五只狐狸。


比一般的狐狸巨大一些,就像一头狼,但到底还是狐狸。


诡异的是,这些狐狸身边都有些衣衫,朝夕相处,孩子们如何不知道这些衣衫不就是平日里大姐亲人所穿的衣衫?


这三五只狐狸似乎很费劲的样子,原本是诡异的趴在地上,双爪呈一个像是合十模样的动作,闭着眼睛。


但在孩子们冲进来以后,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凶光毕露的看着孩子们,其中一只还裂开嘴来嘶吼了一声,看那凶狠的样子,就像是要吞掉孩子们一般。


这几只狐狸不是让孩子们害怕的根本。


更让孩子们害怕的是在这几只狐狸的旁边,还围坐着几个人!


若真的是人到也罢了,但这些人脸已经变形,都长着狐狸耳朵,露着奇怪的毛。


只是有的像人多一些,有的像狐狸多一些。


那幅画面有多恐怖,聂焰根本不用细想,説起来简单,要在现实里,把谁的身体安上一个狐狸或者狼的脑袋,是会吓死人的。


这几个人孩子若不是小时候经历了太多的困难,见惯了战争的残酷带来的死亡,如何能经受的住这一幕?


其实,他们已经被吓哭了,甚至不敢动弹。


因为那几个人原本是盘坐着的,也掐着奇怪的手势,在那几只狐狸醒来以后,他们也醒来了。


梅寒当时认出来了,其中明显有一只就是所谓大姐的大哥,就是他用最凶狠的眼光看着他们。


这一幕非常的恐怖,但梅寒到底细心,暗中还数了一下这些怪物的数量,不多不少,刚好十只,都围绕着碗碗院子里那根怪异的柱子,就是兰石曾经给聂焰描述过的,那根像趴着一只活狐狸在上面的柱子。


而1?不就是这一次来的大姐的亲人数吗?


这些亲人除了一个最老的老头儿还保持着人类的相貌,其余的全部都狐妖化了!


説明,这哪里是什么亲人?分明是一窝狐狸住到了他们的家里。


就在孩子们受到极度的惊吓,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直最冷静的梅寒现了问题:“他们好像在做什么要紧的事情,动弹不得的,咱们先冲进去找碗碗姐。”


而事实也就正如梅寒描述的那样,等到孩子们冲进了碗碗的屋子里,那些狐妖除了愤怒的吼声,并不能动弹。


可是,就在孩子么推开门的瞬间,却看到了此生最不愿意见到,也不想见到的一幕!


他们的大姐就在屋子里。


原来光洁明亮的屋子如今不知道为什么被封闭的严严实实,在屋子之中充满了一种怪味儿,不是什么臭味儿,是一种像是动物油脂味儿的气味。


因为屋子被黑布封闭,这股味道出不去,所以刚刚进来的时候,那气味分外的呛人。


好在屋子里还diǎn着油灯,孩子们一眼就现了碗碗就坐在床上,此刻用一种不敢相信惊恐的眼光看着他们,她的脸色苍白,就像大病了一场一般。


孩子们只道心疼,却不懂碗碗那惊惧眼神的含义,分明就是怕孩子们现了什么?


“大姐!”在这其中,兰石最是冲动,看见这一幕,已经断定了妖狐假装碗碗姐的亲人,预谋谋害大姐,哪里还忍得住?冲过去,想拉起碗碗就逃跑。


也就在这个时候,碗碗几乎是嘶喊了一声:“不要过来!”


于此同时,兰石冒失的冲了过去,就要掀开盖在碗碗身上的厚重被子,这六月的天儿为什么要比冬天都盖的厚实?


结果,被子只是掀起了一角,陡然露出了两根洁白的狐尾。


兰石吓到了,忍不住‘蹭蹭蹭’的后退了好几步,抬头看见的却是碗碗流泪的脸。


他一回头,想在兄弟姐妹眼中找diǎn儿安慰,就比如有一个人站出来告诉他,他看错了,一切都是错觉这样的话,他也愿意相信。


可惜,回头看见的却是同时吓傻的大家。


无疑,大家都看见了这一幕。


而且,在着急之下,碗碗伸出的手哪里是手,分明就是一只白色的狐爪。


时间就凝固在了这一刻。


下一刻,那个始终保持着人形的老者忽然窜进了屋子,只是怪啸了一声,孩子们就人事不知了。


聂焰皱着眉头听完了这一切。


即便不了解妖族,也大概明白那根柱子就是关键,碗碗是狐妖无疑,但这些狐妖明显还要对碗碗做些什么?


这让聂焰情不自禁的还有些担心碗碗,他不明白自己这番心情算什么?对父母,师门,甚至是自己信念的一种叛变吗?


至于后来,孩子们为什么能够得到平安逃脱,是一个不用猜测的迷。


迷是因为当孩子们醒来的时候,就被扔在了小龙镇的野外。


不用猜测的原因,只能是碗碗救了他们。


如若碗碗对他们是完全无情的,根本就不会让那个妖狐男来施法,让孩子们沉睡。


想杀孩子们的至始至终的是那个妖狐男,梅寒是孩子们中最聪明的一个,就现了这个问题,才会若有所思的回答聂焰提出的问题。


是妖狐男故意让兰石逃脱,让孩子们可以在被施法的状态都能被叫醒。


目的自然是让孩子们现这一幕,就有了借口在族人面前杀死孩子们。


能在这种险境中逃生,只能説是碗碗救了孩子们。


想到这里,聂焰有些心急,甚至有些担心...行李已经收拾完毕,借着月光,他就要出门。


孩子们的话至少给了聂焰一个方向。


他可以杀光全天下的妖,但也可以不杀碗碗....


“等我,碗碗。”再次看了一眼窗外的月光,聂焰觉得自己之前那些恶意的猜测都太对不起碗碗,若是她不善良,怎么会这样去保住孩子?


即便为妖,她也没有变。


这是聂焰心中最大的安慰。


洒雨成雾竹似墨


且听竹风待竹雨


远游成雾近则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