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夏静月韩潇 > 第1378章翻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小民的长子。”一个两鬓发白的瘦小男子钻了出来,他脸上还带着震惊,似乎是也被这件事给惊住了。


陈县令盯着男子看了几眼,喝问:“你毒杀了你的长子?”


瘦小男子一个脚软,跪倒在陈县令面前,“大人,草民长子夭折时,草民与老妻险些哭瞎了眼睛,恨不得代长子而死,又怎么会把视之如宝的儿子给毒杀?草民就是毒死自己,也不会伤害儿子半分。”


“你若没有毒杀,你儿子的尸骨怎么会发黑?”陈县令的脑海里开始联想一系列的案例,譬如发现儿子不是亲生的,狠下毒手……


这样的案件并不少见。


瘦小男人也是呆住了,“草民也不知道。”


唐家族人有些年长的,记性好的,开始回忆二十年前,这座坟墓的主人……


“大人,不对啊,大郎他不是被毒死的!”


“对对,也不是病死的。”


陈县令沉着脸问:“不是毒死的,也不是病死的,那是怎么死的?”


唐家族长也想起来了,朝着陈县令行礼说道:“大人,大郎是在河中溺亡的,去时方十一岁。就在唐家庄旁边的大河里游水而被溺死,此事唐家庄许多人都记得。”


旁边的唐家庄族人也纷纷站出来作证,陈县令见他们不似作伪,满腹疑惑。


难道尸骨发黑,并不是中毒而死的症状?


那边,青云子又指了几座坟墓让衙役去挖掘。


“黑色!这副尸骨也是黑色的!”


当那一座坟墓被掘开,腐朽的棺木掉落时,又传出惊呼声。


接着下一个坟墓里的尸骨,也是黑色的。


一连挖了三座坟墓,都是黑色的尸骨,这会别说陈县令了,就是唐家族人都慌了。


一时间,各种猜疑,各种匪夷所思的念头在唐家庄人的脑海里掠过,有些激动的唐家族人不等衙役动手,已夺了锄头开始掘坟。


又开了几座坟后,有些两座是尸骨发黑的,另有三座的尸骨是正常的。


这时候,大家都迷茫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若说唐家先人的尸骨都是黑色的,怎么又有几座坟墓是正常的?


若说黑色尸骨是被毒死的,但这些逝者逝世的原因他们都很清楚,不是老死就是病死,或者意外去逝的,绝不可能中毒。


陈县令隐隐感觉到,他可能冤枉了戚氏。


尸骨为什么是黑色的?这个答案——


陈县令走到宓月面前,长长一揖,说:“还请姑娘解惑。”


宓月已经将新掘出来的几座坟的棺木观察过了,心中已经敞亮。她先向青云子示意的几座坟头,都是地势较低,土地较为潮湿,容易腐朽木头的地方。


宓月说道:“大人请仔细再看一看那些棺木,凡是棺木完好的,尸骨就是正常的。而那些棺木腐朽的,或者是渗了水进去的,尸骨便发黑了。”


这番话提醒了许多唐家族人,他们仔细去看,果然如此!


其中一个穿得体面的唐家人突然骂了起来


,“该死的刘老汉,我祖父在去逝前,花了大半身家在刘家棺材铺买了一副金丝楠木的棺材,刘家保证说这棺材就是在土里埋个上百年也是水不能浸,蚊不能穴,可祖父才去逝十五年,这棺木竟然烂得跟泥一样!”


“我家祖上用的也是刘家棺材铺的料子,花了一百多两银子,可这才过去五年,怎么烂了这般大的一个洞?”


许多老人最后的心愿,是拥有一副好棺材。


一副木料好的棺材,能让死后尸骨不受水浸蚊蚀之苦。


高级的檀香木,甚至能让尸体保持千年不变。


陈县令目光在那些朽木上望了望,显然,刘家的棺材铺偷工减料了。当然,这又是另一桩案子了。他问宓月:“姑娘,尸骨发黑与棺木有关?莫非是刘家在棺木上刷了毒液?”


“陈大人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吗?”宓月指了指附近的林子,“虫鸟不至,渗了水的尸骨发黑,显然一切都与土地有关。”


“土地有毒?”陈县令一惊问道。


“若是沾了一点就令人毒亡,倒不至于。”宓月猜测,此地含有大量的某种重金属。尸骨长期埋在这重金属之地,渗水之后,慢慢地便把尸骨染黑了。


但来自什么重金属,宓月没有先进的仪器,查不出来。而且,这仅仅是她的一个怀疑原因。要查明真实原因,必然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而宓月的主要目的,是告诉世人,一切与此地的土地有关,并非人为毒杀,戚氏是无辜的。


所有的证据,是为了给戚氏翻案。


“与土地有关?”唐家族长连忙过来辩解说:“不可能,这片地是极好的,先祖将此山作为祖坟之地,就是看中此地的地好。”


“怎么个好法?”宓月问道。


“蛇虫罕见。没有蛇蚁等物,不能侵蚀棺木,打搅先者,岂不是好地吗?”


一旁的黑衣姑娘插了一句话进来,“连蛇虫都不来的地方也叫好?”


蛇虫为何不来此地?


或者说,蛇虫怕是早被毒死了……


书青愣了愣,问:“这么说来,戚氏没有毒杀公婆,也没有毒杀相公?”


唐家族人顿时想起戚氏的事,这么多的尸骨,已经证实了发黑的不仅是唐家二老以及唐仕风。


当时有参与进来的唐家人开始回想,似乎那三具棺木也都是破了的……


“但戚氏与人私通之事,证据确凿!”唐家族长说:“即使戚氏与毒杀案无关,但她与掌柜私通,这是有人证的。”


宓月冷笑道:“当初你们说戚氏毒杀之时,也说有人证。”


众人语塞。


宓月向陈县令进言道:“大人,戚氏毒杀之事现在可以证明,是冤案。那么,戚氏私通之事,也极有可能是诬蔑!还请大人再查,查是谁第一个来说戚氏私通的。”


宓月又面向唐族长,说:“这一桩案子已影响到了唐家的声誉,族长就不想还唐家整族人的清白吗?”


唐家出了私通的妇人,此事影响之大,直接影响了唐家的几代婚娶,唐族长身为一族之长,自然是最不愿意发生此事。一听宓月此话,事情有了转机,立即向陈县令请令,要求重查戚氏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