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名门荣光 > 068: 诗会 . 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珞又缓缓摇晃着脑袋,辩解道:“那是郑公子让在下说看法,在下让在场的诸位评论各自的看法,结果是大多数人都觉得是该将出题者和审题者分开。莫非前辈不这么觉得?”


此事当真要争议开来,是非难有论断。想必绝大多数人都看得出,所以,他们缄口不言,只想随大流不愿别生枝节。


刘烨被呛的一窒。难道要让我问有无同声相应?若是换作平日,不少人都会卖我一个面子,而今在场有官吏和京城来的贵人,与己无关之事,谁愿多生事端。


“瑾兄请说你的要求。”郑容脸上露出一丝不耐之色,跟他讪牙闲磕,真是消磨耐心。


“郑公子爽快,那在下便说了。”谢珞笑了笑,郑容吃瘪的模样,能让她感觉到快意。


刘烨嘴角一抽,谢瑾这话表露他是早就有疑自己会帮郑容,这是赤裸裸的嘲笑。刘烨顿感憋闷,“还不说来。”


“郑公子曾言诗会是玩乐陶冶性灵的好去处,宾客皆是为此而来,岂能在一旁看人玩乐,应当众乐才是,依在下看,让在场的女公子出题,让所有人品论诗文。”


话音顿住,谢珞转过身看向场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不知诸位女公子意下如何?”


这番话真是令人大感意外,由女子出题?


“谢兄,这可不妥…”


郑容情急之下便开了口,这会儿却是说不下去了,难道要说岂有让女子出题的道理?


谢珞看着略显焦急的人:“刘前辈可是答应了,莫非郑兄有难言之隐?还是你怕了?”


“你说笑了。”


郑容心中恼怒,但他也不惧,他准备的诗赋不要有太多。


谢珞直视他,说道:“没有就好,咱们就一首诗文定胜负,如何?”。


“依你。”郑容沉吟良久,方才回答。


谢珞点了点头,随后又面向场外,目光随意扫视一圈场外的女子,问道:“在下与郑公子一致决定以一首诗定输赢。诸位女公子可愿意相助?”


在场的姑娘有些羞涩低下头,想要让她们表态可就难了。有些胆子大的姑娘神色兴奋,跃跃欲试。


谢珞说道:“若是诸位女公子愿意,就将头低下。”


此话一出,那些跃跃欲试的姑娘们迅速低下头去,一时间,所有姑娘都垂首看地面。


在场的之人全都傻眼了,还能这样说?


谢珞哂然一笑,语气轻松:“诗会开始,击鼓传花令。”


在场女子闻言皆是眸光发亮,心中不禁期待着,击鼓酒令好玩却鲜少有人玩。只因此令适合场面大、声响大,人多的场合。


这会儿,她们已经忘却羞涩,不约而同的站出几步,背对背围成一圈,六十余位女子围成一个圈,场面甚为壮观。


“咚咚咚”击鼓手蒙着眼,背对着场地,手臂使出强的力道击响了面鼓,开场的鼓声敲的很急重。少女们跟随鼓声的快慢传递花枝,何时停止都是由击鼓人随意掌控,无法预知住鼓的时间,鼓声连响,花枝频传,不仅让参与的少女们惊心肉跳,局外的气氛也是紧张激昂。


一阵强劲有力的鼓声嘎然而止,花枝停在一位身穿浅绿色衣裳的少女手中,少女双手握着一截花枝,转眸偷瞄了一眼平南王世子,羞怯怯的垂下头去,细声说道:“小女子出题以‘南江战事’赋诗。


谢珞一听,不禁撇了撇嘴。


小女子,你出题可否有些新意?正逢战事,多少文人骚客曾有感而发,写下这类诗文?此次诗会或许就有这道诗题。


谢珞所虑不无道理,此时已有反应迅速的文士,飞快的走到书案前提笔写诗文,下笔一挥而就,不足十息便已写完。


紧接着又有文士上前写诗,不多时,足有二十余人写完了诗。


“瑾兄先请!”郑容气定神闲,脸上挂着笑意。这个诗题甚合心意,他有十足把握能得胜,也会因此一举成名。


谢珞皱着眉,一脸不解:“郑公子,有两张书案,难道你非要步在下之后?”


“那我先一步。”郑容心中腹诽,客套话也要吹毛求疵,像女子一样爱较真。


谢珞也正暗骂他没有绅士风度,不懂女士优先?念头一生,下意识的伸手甩了自己一个耳刮子。千万记住了,自己是男儿!


场外,谢无风看到儿子的怪异举动,惊诧莫名:“珞儿,瑾儿他这是做甚?”他极为担忧儿子是因写不出好诗文而气恼自己。


“儿子也不晓得。”谢瑾瑶摇头说道。


谢无风又看向谢琢,谢琢也是摇头示意不知。


同样担忧的人,还有林毅飞,适才他瞧见那一幕,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场内,最后的两人已经写完诗文,刘烨正站在书案前,大声朗读诗文,在场众人凝神静听,作出品论。


真正的好诗文会使人生出共鸣,让人神怡心醉,刘烨念了二十余首都无此等诗文,众人只品论出上中下等,待挑出上等再分高下。


只剩最后两首诗文,刘烨低头看着手中的宣纸说道:“这首诗文是郑容公子写的,听老夫念来。


赤日白云江上绿,将随骠骑出沙场。


湛卢剑折虬髯白,转战功多独不侯。”


“好诗!”


“堪称佳作。”


“确实是好诗,当浮一大白。”


“老将军真是令人钦佩。”


“老将为国鞠躬尽瘁实该封侯。”


郑容的的诗文念出,在场众人轰然叫好!不少亲近郑容的文士叫的更是大声。


那位陌生的男子脸上露出欢畅的笑容,心中暗赞郑容这小子写的不错,当得自己一声夸赞。


此诗是描绘炎夏时节生战事,将军出征。后句是描述出征的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将,这名老将南北征战一生,累计功劳甚多却无封侯。


这首诗算不得绝佳之作,然而,湛卢剑是传世名剑,如今是秦东阳大将军的佩剑,谁人敢说此诗不好?


满场此起彼伏的叫好声,是因为敬佩老将不顾年迈毅然披挂上阵。还是只为阿意苟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