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重生医女为上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翁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翁婿


燕慎被刘学士请进了府中,他本有些不想去,说实话刘家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并不曾帮上什么忙,他能重新出来谋个差事,靠的全是太后,所以对刘家以及刘学士本人,很有些意见。


甚么气恨之极时,想过不踏刘家的大门一步,不过如今又顺遂过来,他心里那口气也散得差不多了,人家相请,他便也就来了,只是态度很是高高在上,与曾经国公府公子时的派头,却是完全不同。


刘学士见到人就是这么一副神情时,脸上的笑意便收敛了起来:“王爷如今倒是好大的威风啊!”


要说曾经,燕慎是国公府最出息的嫡出公子,他没有道理看不上人家,且在外为人也表现得谦逊有礼,在军中也有一定的话语权,怎么看都是翩翩佳公子。


但这会儿,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看走眼了,燕慎受了些打击,这性情便有所变化,而曾经一病不起的大皇子,却是越来越亮眼,背后还有个有力的岳家袁家支持,再加上个能文能武的二皇子,人家不依靠任何势力,自个就能撑起一片天来,为人性情手段都极了得,只这么一看,个个都比燕慎强多了。


要说刘学士,如今却也是颇为风光的,秦相托病不朝,虽然还一直没有退下来,仍是占头他上头一个位置,但这么长时间经营下来,下头的人,也隐隐有以他马首是瞻的意思,而新帝也很需要他这个助力,对他态度也是分外客气。


反倒是这个王爷女婿,竟还在他这里摆着架子呢,这让他心里有些不喜。


“威风可谈不上,刘学士找本王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要说?”若没什么要紧事,本王就不奉陪了,当他乐意跑上门来看人脸色吗?


他心里自也颇不乐意的,一见面就给他甩脸子,不过一个朝臣罢了,地位还能越过他这皇子去?也是给脸不要脸。


当初看着天上地下最美满的姻缘,如今瞧着,却是鸡肋了,他也是个真心疼爱女儿的,见她几次归家,脸上的气色都不怎么好,也是颇为心疼,对燕慎也不免带出些恼怒。 一秒记住http://m.26ks.cc


但人家如今是皇子,又岂能当成一般女婿来训斥,心里再多不甘也只能忍了。


刘学士顿时一怒,他身为岳父,竟是连过问都过问不得了,想想几位皇子,大皇子、二皇子皆是洁身自好之辈,府中仅王妃一人,连个通房都没有,再看看他,曾经的通房没打发,成亲没多久就纳了妾,如今又要纳两身份不低的侧妃,这不是成心跟他刘家过不去吗?


“若单单只是王爷的内务,臣自是不敢过问半句,可这却是事关臣女,那我就不得不过问一二了。”刘学士冷着


连岳父都不肯唤一声,刘学士心中一堵,冷笑了一声道:“听闻王爷近日要纳侧妃?”


燕慎突然就笑了起来,只是笑声很冷,完全不达眼底,看向刘学士说道:“本王府中的内务,倒还让刘学士你挂心起来。”


“没有的事,小女贤良淑德,何曾会行告状之事,只是宫中静妃娘娘办赏花宴,为王爷挑选侧妃之事,早已传遍,我不想知道也有人在耳边提呢。”


“不过是纳两个侧妃罢了,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燕慎很是不在意,刘氏要貌无貌,也无多少聪慧,只会念几句酸诗,什么事儿也办不好,如何让他不嫌弃。


脸道,燕慎如此神情作派,也是把他气得够呛,半点不在乎他身为岳父的颜面。


“是刘氏心有不满,找你告状?”燕慎扯着嘴角道。


他这话,他这神情,混迹官场的刘学士一眼便看明白了,顿时气得肝疼,他当初也是眼瞎,怎么就看上这么个人,碍于对方身份,却还不能拿出长辈的架子来教训,这才是最为憋屈之处。


“我是需要注重名声,那么恒王、恪王,他们可不需要注重什么名声。”人家可都是守着嫡妻一人过日子,你怎么就不与你两个嫡兄相比?


“呵呵,这话我可真不爱听,本官就没有三妻四妾!”刘学士嘴带讥讽的说道,其实文官中但凡洁身自好的,都并不曾有那么多妻妾,但也有不少毫无所忌的色中饿鬼,这些也都不好说,端看个人品行。


“大人你是文官,需得注重名声。”所以非是洁身自好,而是前程所迫,不得不如此罢了,话说完甚至还暗带鄙夷,为着官位,竟是连点个人喜好都不敢有,活脱脱一个官迷。


“你……”刘学士顿时被他一番强辞夺理说得没了脾气,身为男人,他也是明白的,真要有了外心,那是如何也收不回来,只能任他行事,若是强行阻拦,只怕还会适得其反,可受苦的是他的女儿,他却不能置之不理。


“大人若是找我来,只为说这事儿,那恕本王告辞了。”燕慎站起身来,作势要走。


“我大哥他,想来大人也清楚,向来身子不好,如今却是好多了,可这也是才好起来,他岂敢随意糟蹋,自是需得洁身自好的,至于我二哥,呵,想必你也清楚,曾经他也就是个农家子,养得一身小子家气,估计对这方面还没开窍,待他开窍之后,估计是谁也拦他不住的。”男人的喜好嘛,他是深知其味。


以前虽然也不过两个通房,但秦楼楚馆他也没少去。


“王爷当真一意孤行,半点也不肯体谅王妃?”刘学士冷下脸来说道。


“这世间之事,大抵如此,大人要让我如何体谅。”体谅人家,却是苦着自个呢,他何需如此。


“好好,倒是下官小瞧了王爷了。”刘学士脸色阴沉沉的说道:“既如此,那下官也就不留王爷了,王爷好走。”礼数十足的对着他行了一礼。


燕慎甩了甩袖子,瞧都不多瞧对方一眼,抬脚便往外走去。


良久,刘学士才抬起头来,面上露出凶相,眼神中也带出丝丝算计,最后嘴角扯出些许阴冷笑意来,瞧着面目很是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