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重生之魏氏庶女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萧旋凯发现了魏楚欣的秘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网]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魏氏庶女最新章节!


炽热的烟花绽放过后,便是谢幕了。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硫磺味道。


魏楚欣手心里微微有了汗渍,在他松开手的那么一瞬间,心有所感。


许是落空许是轻松,说不清道不明辨不来。


“还困吗?”萧旋凯低头看着她,一开口说话,嘴边冒出来的都是白气。


哪里还有困意,他在身边一直也不曾有过困意。


但听萧旋凯又道:“将军府后园的腊梅开的正好,想看么?”


月生中天。子时快到了。


魏楚欣眼看着萧旋凯,打了个哈欠,佯装困得不行了的模样,笑着说道:“想看,只明日再看吧。”


……


丑正时分,归德将军府外书房里依旧燃着烛火,萧旋凯端坐在椅子上,蹙眉失神。


懿宸隔窗见烛火未息,推门进来要吹蜡烛时,但见人并没有入睡。


“懿宸,”萧旋凯抬头,自嘲道:“我怕是有病了。”


懿宸停驻不解,但听萧旋凯后话:“和凛老王爷得了一样的病。”


懿宸听到这话,想到的是凛老王爷快六十了,喜欢年轻小姑娘。


懿宸想到这个,抬眼看着自家爷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禁笑问:“侯爷这病指的是魏姑娘?”


萧旋凯依旧眉头紧锁,并未说下话。


懿宸只劝道:“其实魏姑娘虽说年岁尚小,但行事上是完全看不出来的。齐国女子十五及笄,再有一年,也便到了适婚的年龄。侯爷就算有意于魏姑娘,也不算欺负了她,也不是老牛吃嫩草。”


老牛吃嫩草……懿宸说话还真是耿直。


萧旋凯听后,不禁也笑了。感情这东西,想来这么多年了,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识过,现今却对个丫头情难自禁。


-


魏楚欣坐在院子里,抬眼看着书页上的医书。


院子里一众丫鬟皆兴师动众陪在外面,斗篷手炉全给置办齐全。


魏楚欣几次让人进屋,只丫鬟们怕她受了寒凉,寸步不离直陪她到天亮。


这里魏楚欣坐在小椅子上,本是眼睛发干想假寐一会,不曾想昏昏沉沉就睡着了。


再醒来时已经辰时了,外面柔和的阳光投射在她的脸上。


魏楚欣微微蹙眉,睁开眼睛时但见萧旋凯正坐在对面,一杯清茶在手,眼看着她噙着笑意,试问道:“睡醒了,去吃饭?”


一时便让她觉得心里一暖。


在饭厅用过了饭,眼见着一穿着华丽体面的中年女人走了来。


女人先行礼,再是打开了手里捧着的描金海棠式漆盒,里面别着的是一枚一枚精致的指环。


魏楚欣看了看那些指环,又侧头看了看萧旋凯。


萧旋凯很会说话,他送给她什么,从来不直说是送,只让她拒绝不了的说别的。


“昨晚上我瞧着你手上的指环,觉得很特别,不如你再选一个,把那枚送我。”


那衣着华贵的女人是省里鎏金行的老板娘,丈夫本是腰缠万贯的人,平日里几万两银子摆在眼前可能都请不动其金躯,今日亲自过来为魏楚欣试戴指环,看中的也不过是一个权字罢了。


权可通天。


不得不说那鎏金行的老板娘眼光极好,今日带过来的八枚指环,枚枚精致亮眼。


“姑娘现戴着的是小店独一无二的款式,本是京里传过来的样子,取材蓝县蓝田玉,经十数位工匠花了二年时间抛光打磨,复又着人手工镶嵌圆润金珠打造而成,起名‘暖玉’,巧用前朝诗人李义山蓝田日暖玉生烟之名句耳。”


经老板娘这么一番解说,魏楚欣直感觉那指环太重太贵,压得她手指节疼。


“姑娘可是喜欢?”鎏金行老伴娘眼看着魏楚欣满脸和煦春风的笑问。


“好看是好看,只委实太贵重了些。”说着,魏楚欣便欲拔下来,直才伸过另一支手来,就听萧旋凯道:“戴着。”


鎏金行老板娘一听这话,喜得眉开眼笑,比魏楚欣都高兴一般的,直赞这枚指环是多么的合衬魏楚欣。


有些人天生贵胄,若平白无讨好向其送礼,怕是送不出去。今有这样的契机,鎏金行老板娘只觉得庆幸。


魏楚欣戴着这枚“暖玉”,只她食指上原本的铜环却被萧旋凯拿在了手里。


他手指虽是修长,但奈何指节分明。魏楚欣眼见着萧旋凯试探般的将铜环戴在了他的小拇指上。


指环卡在了中央,萧旋凯看着满室的流光溢彩,深红家具。


一切都恢复到了从前!


萧旋凯眼盯着手上这枚铜色指环,一时间容色有变。


他拿了她的带有神奇力量的指环,魏楚欣一时着急,没看出来萧旋凯的表情不对,只站起身,凑过来要拿回去。


她要拿,他不给。一番动作,萧旋凯手臂向后一躲,魏楚欣一个落空,人已经落在了他的怀里,鼻子直磕在了他的下颌上,一阵酸疼。


力力相互,萧旋凯也感觉下颌一麻,忙拖住魏楚欣的后背,缓和了脸色,看着她眼睛直关切问:“磕疼了么?”


魏楚欣哪里还顾得上疼不疼的,脸颊一下红了起来,挣脱开萧旋凯,略过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忸怩,直伸出手来要拿那枚铜指环:“还给我。”


“还什么?”萧旋凯明知故问。


魏楚欣便直接道:“我的指环。”


“先时魏姑娘不是同意一换一了么?”


“我可没同意,是你自顾自理解着的!”


这枚“暖玉”再好看再精美再华贵,也断然比不得那枚其貌不扬的无价之宝的小小铜色指环。


两者相换,魏楚欣是稳赔不赚。这一段时日,在魏伟彬和魏孜霖的言传身教之下,魏楚欣已然被开发出了商贾本性,赔本的生意,怎么能做。


萧旋凯听为魏楚欣这么说话,便是笑了,站起身来,凑近到她身边,故意道:“我理解能力这么好的么?”


“还给我。”魏楚欣不管这些,直抓过了他的手,要往下拔那枚铜指环。


她韵凉的手指紧紧攥着他炽热的手掌,萧旋凯便是突然间用力,回握住了她的手。


两人四目相对,魏楚欣眼看着他漆漆点点的眸华里是她自己,一时沉浸其中。待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萧某人护在了怀里。


萧旋凯揽过她腰,伸手轻轻拨过落在她前额两侧的碎发,低头正是要尝试蜻蜓点水。


魏楚欣心里仿佛有人在打鼓一般,砰砰砰跳的飞快。她虽红了脸颊,低下了额头,只放任自己般的一时没动没躲,安安静静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淡香。


萧旋凯指节分明的手指便移到了她的下颌,轻轻抬了起来,两人又重新对视上了。


到这时魏楚欣反而不敢看他了,绵密的睫毛一翕一动,心跳得更加快了。


“可以么?”他问。


魏楚欣竟然模模糊糊,紧张得连开口说话都有那么些结巴,“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