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妃常有财之无极阵法师 > 第四十三章 本座没死,你不会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树尸,这些树都是用活人的血浇灌的,当那些活人被吸干,就成了你刚刚见到的枯尸。每到深夜子时,这些树尸就会从洞里爬出来互相撕咬,再回到树洞里温养长出新的死肉,反复循环。”苍景夜这部活百科给唐月月科普着魔族知识。


她是真没想到虚空墓里魔族之物有这么多,还都是大佬。


唐月月环顾了一下月光下静立无声的人形树。


“这些树尸是人为的啊!什么人这么变态,弄这些树尸又有什么用?”


苍景夜面色怪异的看了唐月月一眼,当然面具遮着唐月月并没有发现。


“不是人为,是魔为。死魂木的食物就是树尸,这些树尸应该都是那个死魂木养的。”不愧是上古墓室,也难怪死魂木会有化形的能力,这么多养料出两个化形死魂木都够了。


“所以之前渗人的笑声是死魂木发出的?”


“嗯。”苍景夜淡淡点头,唐月月心底拔凉拔凉。


这么说,那死魂木不仅没死,还在四处作妖。


“那现在死魂木呢?”她比较关心的是这个问题,毕竟死魂木神出鬼没,控人于无形,连她的阵法都困不住。


“死了。”轻飘飘一句,直接把唐月月接下来的话噎了回去。


“什么?不是……易攻其形……难攻其神吗?就死了?”她也就放了个阵法,看了一波直播,死魂木就凉了?


“不然你以为,本座是怎么找到你的?”苍景夜不以为然,说的杀一只死魂木就像不小心踩死了一只蚂蚁样。


“可是……”你不是说,死魂木杀不死?


“原本就受过伤的死魂木,居然还敢不知死活惹上本座。”对你设下幻影,这才是它必死的理由。这点苍景夜没有说出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想杀她,到被她摆了一道后的愤怒,到现在的,不想她出事。


唐月月默了,大爷就是大爷,只要惹上他,不管是哪路神仙,都得灰飞烟灭……死魂木算什么,连它的老底都无比清楚的大爷,会搞不定一根靠吃尸体而活的木头?


然,言归正传,他们是来寻机缘的,现在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苏觉他们又还没有消息,唐月月实在放松不下。


“赶紧走吧!”不用苍景夜带路,唐月月就自觉地踏上了……作死之路!


两人一时没有再说什么,一路上似乎也都平静的很,没有什么危险,唐月月速度不减,直取小道,按着某大爷给的提示一路清怪打头阵。


直到……两人来到一处绵延数公里的高大石壁前。


石壁高可触云指日,长则无边无际,其巍峨之势令人心潮澎湃。


唐月月难得地欣赏起了这一面石壁,表面凹凸不平,青苔丛生,苍凉而宏伟。不知道石壁之后又是如何的景象,唐月月仔细查看了一番,暂时是没发现什么机关。当然她现在还不敢贸然触碰石壁,只是用肉眼和精神力探查。


&n


bsp;   一旁的苍景夜神色不变,淡然立于石壁之下,一股强者之气从他身上散发,四周沙石走地,但在略过唐月月的时候却如清风拂面。


唐月月:“……”这大爷什么时候这么照顾她了?他不应该气场一开,然后如狂风扫落叶般狠狠地往她脸上呼过去吗?


大爷突如其来的气势又突然散去,唐月月低着头,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看见那个凹槽了吗?”苍景夜修长的手指向正前方的一个圆形凹槽。


“看到了。”长得帅就算了,手还这么好看,这男人除去那一身要杀人的狠厉之气简直完美。


看到了,所以你要表达什么?


“把你得到的那块星芒锁和这块合一起,然后放入那个凹槽里,打开墓室的关键就在这里。”


苍景夜的手上凭空多了一块半月状的晶莹石头。


唐月月随意瞟了一眼,立马就怔住了。


“这不是……盘古之源?”她之前在唐家密室里得了一块,那时她就知道她手上那块是个半残品,但是没想到另一半在苍景夜那儿!最重要的是……苍景夜怎么知道另一半盘古之源在她身上的!


苍景夜眉头微皱:“谁告诉你这是盘古之源的?这是打开墓室的钥匙,盘古之源若是流落在神云大陆,早就掀起一番风云了。”


不过令苍景夜好奇的是这女人怎么会知道盘古之源的,他只和她说了虚空墓,其他的并没有提及。


唐月月一听就不淡定了:“不是盘古之源?可是那壁画上……算了,不是就不是吧,现在纠结这个也没用,只是在哪得到的另一半?”不要跟她说这是一对缘分石,女子一半男子一半,她会吐血的!


“本座如何得到,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按照本座的话去做了就行了。”


苍景夜早在云山见到唐月月时,就知道她身上有星芒锁的另一半,那时他是想杀了人再把东西拿过来,只是被摆了一道后没了杀她的理由就作罢了。


苍景夜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这个没有理由是多么的牵强,他大概早忘了,魔君之王杀人何须理由?


唐月月没有得到百科全书的回答也不生气,早在预料之中,他们是合作关系,能护她性命周全就不错了。虽然是需要她手上的星芒锁,可是他也可以杀人越货啊!所以最好还是不要惹毛这位大爷,免得顺不过来。


某人毫无知觉的在狗腿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节操碎了一地尚不自知。


“那我去了?”唐月月晃了晃手上的两块石头,“出事了你要护着我啊!我的人生安全可就交给你了。”


“本座没死,你不会死。”这是他给的承诺。几万年来,仅一人,仅一次。


唐月月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的尴尬了一下,说不感动是假的,可是这种话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爷说的,那就有点诡异了。


提着星芒锁的某人,干咳了一下,以掩饰自己的心虚,太煽情了,还是少说话多干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