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腾先生下手要赶早 > 第47章:不是威胁,是友好合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经过刚才激烈的一番发飙,夏漫已经没有力气。


秀发凌乱的夏漫,狼狈地瘫在地上,喘着粗气,被腾池生猛地将她狠摔一跤,浑身像散架一样.


就算腾池不压着她,夏漫觉得自己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不过腾池比她也好不到哪里去,没占到什么便宜。


腾池原本吹得很有型的发型走了样,瘪瘪塌塌的,俊脸上有好几道红色抓痕,还有点肿。


麻的!


他何时在一个女人身上吃过这样的亏!


这可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跟个女人动手打架,要不是看在她是个女人的份上,早一脚把她给踹死。


幸好没有什么人看见,否则多失面子。


歇够后,腾池起身,将趴在地上的夏漫给翻过身来,悻悻冲她骂道,“麻的,我真是小瞧你的战斗力了!”


夏漫不说话,冷眼盯着挂彩的腾池。


哼,长得再怎么帅的男人,脸被打肿了,一样丑!


“都说了不是本少爷干的,你偏不听!”


“不是你干的,还会是谁?”


“要是我干的,我还特意把照片当面拿给你看?当我傻痹啊?”


“……”夏漫微微喘着气,“那是谁干的?相片为什么在你手里?”


“想知道啊?”腾池俯下头,阴阴地盯着她。


“……”这不是废话吗。


“我偏不告诉你,谁叫刚才你竟然敢打我。”腾池故意卖起关子。


“那你就等着我报警吧。”


“报警有鬼用啊,我把手机一丢,没有证据,能拿我怎么样?再说这事又不是我干的,我还怕你报警?”


“……”


见夏漫不说话,腾池继续说,“想让我告诉你也行,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再去一次帝豪酒店。还是当初那个房间。做事总得有始有终。”


“……”夏漫无语,他怎么还不死心?


“如何?


“你威胁我?”


“说错了,不是威胁,是合作!你情我愿的友好合作!”腾池很用力地强调。


“……”


“这证据可是我辛辛苦苦才拿到手的,怎么能轻易给你。”他可以留着给自己慢慢欣赏。


“……”


“你自己看着办,是想让你没打码的性感照片被人在网上传播得到处都是?还是想揪出幕后元凶,彻底解决这件事,睡个安稳觉?”


“……”夏漫咬着牙关,还是没有说话。


“好好想,好好定夺。”腾池也不急。


过了良久……


夏漫深呼吸了一下,把牙一咬,“成交。就依你说的。”


腾池眉头一挑,“这可是你自愿的啊。”


“但得等事办成了才行。”


“可以。”腾池总算松开夏漫的双手,指着她的鼻子,“这次你要是再敢骗我,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夏漫从地上爬起来,呛了他一句,“要对你自己自信点。”


“……”腾池竟一时气结。


毕竟他要是把证据给了她,就等于是出卖他多年的好基友韩子安,所以绝不能丢了夫人又


折兵。


不过韩子安一个堂堂公子哥,背地里居然会帮程婉做出这样龌龊的勾当来,也该受点教训。


事情得一码归一码,一事归一事。


他虽然厌恶贺铭泽,但贺铭泽身上流着的,毕竟有他小姨姓腾人的血脉。


夏漫又是贺铭泽的妻子,跟他可以说是裙带关系。


他可以跟贺铭泽夫妻俩斗得个你死我活,但不能让外人欺负到腾家人头上来。


终于达成“合作”后,腾池与夏漫一前一后地从凉亭离开。


他们走出去没多远,就隐隐约约听到身后传来两个女佣惊呼的声音。


“天哪!发生什么事了?是谁把凉亭的盆栽全都给摔了?还踩断了……那可是名贵的君子兰跟矮文竹……这些都是腾爷最喜欢的。”


“快去叫园丁林成,看还能不能补救……”


腾池听到后,摸着脸上红肿的抓痕,回头狠狠瞪了夏漫一眼,“听到没有,你摔的那些盆栽都是名贵的!要是让我爸知道,看他怎么收拾你!”


“……”夏漫有点心虚地没敢回嘴。


她狼狈地赶紧加快脚步,与腾池分道扬镳。


…………


甩开腾池后,夏漫独自走在回单层小别墅的石子路上,边走边用手轻轻揉着腰。


夏漫觉得浑身上下都疼得很,从心到身体,都不舒服。


尤其是腰,都怪腾池刚才把她给摔的!


跟腾池打这一架,好像把她这辈子的力气都已用光。


不过发泄过后,夏漫觉得心里没有起初那么难受了。


值得庆幸的是,她现在手上终于有了证据。


没想到,真的是程婉在背后捣鬼整她。


但光有照片做证据,并不足以证明是程婉出手指使韩子安办的。


要找个什么样的时机,才能给程婉一个狠狠的反击?


夏漫低着头边走边想,想得出神,没留意到贺铭泽正站在单层别墅门口的台阶那里。


也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他样子看起来好像是在等人。


夏漫是走近台阶,才发现贺铭泽的存在,看到他,她很是意外。


他们已经好几天没见面了。


这几天她住在杜琳家,贺铭泽没跟她联系过,她也没跟贺铭泽联系。


回来腾家之前,她都已经做好,被贺铭泽指着鼻子,叫她卷铺盖走人的准备。


贺铭泽站在台阶那里一动不动,俊眸幽幽地看着脸颊微肿,秀发凌乱的夏漫,也不说话。


夏漫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应该挺狼狈不堪的,所以不打算做停留,低着头上了台阶,想进房间去。


在她要越过贺铭泽身侧时,他拉住她,轻轻地说了一句,“漫漫,我有话跟你说。”


夏漫不解地抬头,看向贺铭泽。


发现之前一直冷脸对她的贺铭泽,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此时脸色看起来很温和。


夏漫等着不动,等贺铭泽发话。


贺铭泽伸手轻抚她印着红痕的左脸颊,柔和的目光里写满心疼,“脸是不是被打得很疼?”


夏漫怔住。


他怎么知道她被打了?


“我都看到了。”贺铭泽淡淡地说,“还看到你跟腾池在凉亭里动手了。其实你发泄一下也好。”


夏漫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