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这届男主不太行 > 第122章 她饮蔷薇花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网]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念白赶回去的时候,梦魇已经被彻底收拾了。


她就知道,有那口鼎在,根本不需要她出手。


“你去哪儿了。”季卿脸色不太好看。


念白偏开眼神,“方才被一道声音给吓到了,又听见有人呼救,便去瞧瞧热闹。”


“我们才是你的队友!你这般抛弃队友的行径,没有半点儿责任感。”


季卿故意绕开声音的话题。


“随你怎么说。”念白耸肩,不想再搭话。


说实在的,方才见季卿一剑结果了梦魇的时候,她挺想救下那个绿油油的小家伙的。


“你明明最早醒过来的,明明有出手的机会,却一直在无动于衷的旁观。”


“你说的这样笃信,莫不是方才亲眼见到了?”念白再把话题绕回来。


“算了,说不过你,只是你不适合跟着团队行动。”季卿冷哼一声,“你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独来独往,狂妄自大。”


她就说嘛,方才应该留在这里看戏的,这下好了,以后想看到更艰难了。


念白心中的后悔,面上半点儿没表现出来。


“我也觉得,早知道就不加入什么教廷了,以前都是我想管的时候再做些危险的事,现在倒好,明知道危险,还有人藏在暗处要你上。”


“简直吓死个人。”念白做出一副惋惜无奈的样子。


梅梅看向她,“你在说什么,没帮忙还有理了不是。睁开眼之后,梦魇离的那么近,大家都在,就你不见了踪影。”


“就算你要逃跑,难道就不管伙伴了么?我们就被扔在这里,自生自灭?”


念白眸色沉了沉。


看来,那口青铜鼎,这三个人竟然真的不知道。


但是朗轩应该是知道,季卿有办法能找到妖魔的。


奇怪,这些人都不知道,那口青铜鼎为什么会跟她说话。


念白并不知道的是,那口青铜鼎里封印的妖魔,是个话痨。


但是没人能听得见他说话,季卿也是给了青铜鼎供养之后,才能听到他说话的。念白会听到,根本就是个意外。


如果不是因为季卿还没有真正跟青铜鼎沟通过,被念白戳破他身边还有一个声音,季卿有些乱了分寸的话,只怕他现在就要同念白动手了。


念白看出在另外三个人身上也套不出什么话来,便没再说什么。


念白估摸着那口青铜鼎不会让他们轻易回去,应该还能跟着他们一段时间。


几个人分散开休息,方才虽然都睡了一觉,但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噩梦,对心力和体力的消耗都巨大。


念白是最精神的那个,她感觉自己不睡都完全没问题。


于是她又跑去偷看季卿和青铜鼎的沟通去了。


只不过,这次她却被发现了。


“那口鼎从一开始就在叫唤着,有人在偷窥,一直叫唤到季卿能成功跟它沟通。”


念白翻来覆去的听那句话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这回你是能个儿了?之前怎么没发现她。


念白从树后面走出来,丝毫不露怯的看向季卿,“之前就是这个东西突然说话,吓了我一跳,我想着只有梦魇一只妖魔,怎么也不该出现第二个能够影响人心智的妖魔出现啊。”


“在不确定这个东西是否有危害之前,我能做的自然只有不激怒它,远远退开,这样梦魇不会受到刺激而狂暴。”


念白眼睁睁的将黑的说成白的。


不过她相信青铜鼎也不敢说实话。


毕竟是它刺激的梦魇魔化,才连累的那几个人受到了更恐怖的攻击。


青铜鼎有求于季卿,做了不利于他的事儿,自然不敢让他知道。


“你那口小破鼎也能为我作证。”


青铜鼎没吱声。


季卿沉默了半晌,才又看向她,“那你又来我这里是想做什么。”


“想搞搞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就我所知,只有妖物才能被封印在鼎器之中。”念白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手,“季卿你嫉恶如仇,所有的妖魔,一律斩杀处理,这鼎中的妖魔到底有什么特殊的。”


“与你无关。”


被发了无关卡的念白并不想走。


“没事儿,那你们聊,我就在旁边听听。”


季卿气的呼吸滞了两秒,可也不能不说。


他跟青铜鼎的沟通可是有时间限制的,只有杀死目标妖魔,将魔气灌注到鼎内,他才能知道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季卿跟青铜鼎聊完之后,目光复杂的看向光明正大的在旁边听完一切的念白。


“我会留着这只妖魔,只是因为它有用,能够指引给我作恶妖魔的方向而已。”


念白点点头,“那他为什么要背叛同类啊?”


“自己被关着,便见不得别人自由。”季卿回答的认真。


念白捧场的点点头,“我信你。”信个鬼哦。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并没有发现,在宾馆院落的九层楼顶上,有人正远远的观察着他们。


这点儿距离,丝毫不妨碍他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韩冰无声的站在那里,似乎与夜色融为了一体。


一滴泪顺着他眼角缓缓滑落。


他用血液养了那具尸体三千年,他以为无望了,渐渐封闭了自己的内心,偏偏又发生了异变。


现在,明明是该终结错误的时候,他却下不去手。


韩冰垂在身侧的手不断的攥紧又松开。


她的身体,不容许任何人玷污。


可是,能够感觉出,那是一道陌生的灵魂,为什么他却总能从中看出熟悉感呢。


总感觉,自己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想起来。


他沉默着往后退了一步。


算了,等他全都想起来之后再做决策吧。


他因为不习惯忍受,冲动之下已经错了太多次,这次,无论如何也要等到一切都明了的时候再动手。


——


韩冰,真正的初代吸血鬼。


他黑暗、阴冷、残暴,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恶魔。


他将人类当成猎物戏谑,高高在上,唯我独尊,从来不在乎人类的思想,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人类啊。


异类在襁褓之时便被弃在雪地里,于是他化身成了恶魔。


报复世人,堕落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彻底没了灵魂。


就算有人一次次想要拉他上来,他也并不想拉住那只手。


不可能的,他早就上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