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仙宫 >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罪恶之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罪恶之渊?”


叶天闻言顿时眉目一紧。


他非常确定,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来过一个叫做罪恶之渊的地方。


先前他想来想去,也无法将此地和他记忆中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对上号,而此时这个完 全陌生的名字,再次确认了这一点。


可是此地在场的众人,却完 全符合千年前的太虚门。


包括此时跟自己说话的这位名叫白小易的弟子,也是和他同时期拜入太虚门下,他还清楚记得后来此人修为进展缓慢,早早无法突破止步不前,活了七百多岁,死去了。


经过一番和白小易的打探,叶天终于搞清楚了目前的处境。


原来一切真的不一样了!


东洲还是这个东洲,太虚门还是叶天记忆里的那个太虚门,但是一条细微的岔路口上,一切就发展出了两种不同的变化。


看着眼前熟悉的青年,但是完 全陌生的地点,叶天难掩心中的波澜。


…… 记住网址m.26ks.cc


……


距离太虚宗所在山脉西北方向千里之外,是仙秦和西周两大神朝的边界,这两大神朝分别都是东洲之上,最顶尖的两个势力之一。


而在两大神朝边界的地方,就是他们此时所在的罪恶之渊。


此时传说之中是上古的众神墓地,极为危险,千万年来充盈着阴怨气息,对修士有着极大的损害,其中还有无数凶邪妖兽出没。


总之,眼前的世界,还是叶天知晓的那个世界,但其中有一些东西,不一样了。


或者可以说,他回到了千年先前,一个和原来不同的世界。


而其中最大的差异,就是眼前他们所在的这个名为罪恶之渊的秘境。


毕竟,这里是传说中众神墓地。


这次太虚门也是派出了陆尚,石胜寒? 杜衡柏三位强者,带领一干弟子进入其中。


只是按照惯例,在罪恶之渊里? 众人只会在外围红月时分怨气散尽之处探索? 不敢再行深入。


所以仙秦和西周两大神朝将其作为天然的分界屏障。


唯有每三年一次的红月之时,深渊之中的怨气消散些许,此地才会露出些许面容。


众人都趁着这个机会,想要进入罪恶之渊中探索,寻找好处。


众人已经迷失一月有余,而外围怨气散尽的时间只会持续三个月? 若是剩下这一月多的时间再无法走出? 那他们就彻底出不去了。


就这一个月的时间? 众人也已经无比狼狈? 被罪恶之渊中那被称为‘鬼泣’的诡异声音折磨得濒临崩溃。


先前的叶天就是最先顶不住的那个。


但太虚门一行人? 遇到了妖兽。


那是罪恶之渊中被怨气滋养,一头堪比返虚境界的强大妖兽,不知为何出当下了外围。


太虚门一行人根本无法抵挡? 只能仓皇躲避? 结果彻底失去了方向,迷失在了其中。


就像是一条和曾经世界多了一些分岔道路,这个罪恶之渊就是一条多出来的路口。


这时,一个轻灵悦耳的声音打断了叶天的思绪。


“叶天。”


叶天失去意识之后? 石胜寒就让众人原地休息? 修为最强的陆尚师伯不敢停歇,继续出去探寻道路了。


……


和白小易谈完 之后,叶天在心中消化了一下。


看着眼前这个有些陌生? 但更多是记忆深处熟悉的娇俏脸颊,叶天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师姐。”


南雪意轻轻点了点头:“你过来一下。”


说罢,便转身往别处走去。


抬眼看去? 是哪怕已经被‘鬼泣’折磨了一个多月? 依然兀自仿佛冰雪莲花一般的南雪意。


不过仔细看? 也能从她的眼眸深处? 看出一些烦躁之意。


但是比起其他的弟子来说已经好了一大截,甚至比起化神修为的师傅石胜寒,都是稍微差了一点点。


她也被誉为,太虚门有史以来,最天才的弟子。


一踏入修行,她就是开始打破太虚门继续所有的纪录,以绝对无可争议的姿态,成为叶天这一辈弟子中的第一人。


当下叶天刚刚脱凡筑基成功,南雪意已经早就是金丹期了。


叶天起身跟上,看着前方的清丽背影,饶是千年修行,心中也是有一丝波动。


这是他的师姐啊。


叶天拜入太虚门的时候,南雪意已经正式修行几年了,她是石胜寒的第一个弟子,也就是叶天他们这一脉的大师姐。


在一次外出历练中,太虚门附近的另一个宗门,破厄宗,集合数位强者,将她袭杀。


南雪意的死,让师傅石胜寒一夜苍老,也让当时的叶天,铭记于心。


他将自己锁于空山峰之上,没有踏出过一步,将心思完 全放在修行之上,这才得以在千年的时间内,站到了天仙的门槛上。


而叶天的记忆中,南雪意之后的修行道路更是一枝独秀,她只用了短短三百年的时间,就达到了返虚境,距离问道成仙也就是一步之遥。


本来按照这个天赋速度,她成为太虚门有史以来最为年轻成仙之人,也只是时间问题。


但在这个时候,她突然陨落了。


叶天正想着,已经跟着南雪意来到了众人休息不远处的石山旁,南雪意停住了脚步转身。


“你知晓你在干什么吗?”南雪意的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叶天点了点头:“知晓。”


破厄宗……


叶天在心中默默的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他重生前的突破,也就是因为破厄宗突然来犯,导致他道心不稳,最终失败。


只是……


你死的时候师傅低头了,我也低头了,整个太虚门都低头了,于是后来我也死了。


不知晓我死了以后,师傅还有没有低头……


“你不知晓!”


南雪意摇了摇头,说道:“师傅他虽然性格温顺,但那是顾大局,你怎么就一点也没有学到丝毫!杜师伯就是那个脾性,而且还是长辈,我知晓他说得过分了,你有委屈,但你低个头不丢人。结果你当下好,是站着的,结果搭上了你的一切!”


叶天恍惚好像回到了数百年前,那一个个晨时晚间,大师姐教导自己,训斥自己的南雪意,和眼前的身影重叠。


看着对面女孩认真的眼神,叶天将温暖笑意藏在了眼底,点了点头,不再争辩。


接下来的时间,叶天又认真的将在场的众人和记忆中对比了一下,发现一部分是认识的,也有一些曾经世界没有的弟子。


这些弟子的修为基本上都是筑基期,从中期到巅峰不等,金丹期的有两个,除了南雪意之外还有一名男子,名为卫观鸿,他的修为是金丹初期。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谨慎和低头不是一回事,师姐你放心,我有把握。”


“你还敢顶嘴?!”


南雪意微怒道:“之后你不许再和杜师伯说话,回到师门之后,让师傅去找掌教,不管怎么样,打杂小厮谁都能当,但修行不是谁都可以!”


随着时间的流逝,罪恶之渊中,天上光芒微弱的红色太阳,也开始渐渐西落。


黑暗开始慢慢笼罩罪恶之渊。


天空中,慢慢出现了一些红色的星星,


但南雪意对外的修为是金丹中期,但叶天能看得出来,南雪意实际上已经达到了金丹后期,甚至距离巅峰,也就是一步之遥。


果然还是大师姐啊。


这么看下来,先前筑基初期的叶天,应该确实是在场弟子中,修为最低的了。


叶天不禁疑惑,难道这些就是所谓的众神之躯?也就是这里被当做众神墓地的原因?


看周围的太虚门众人,好像对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


一直回荡在空中的‘鬼泣’,声音也开始越来越大。


借助着微弱的光芒,叶天惊讶的发现,视野中那些巍峨嶙峋的黑色山体的模糊影子,竟然在慢慢的蠕动,就仿佛是活过来了一样。


就像……


黑夜中有无数顶天立地的万丈巨人,正在缓慢走动!


先前叶天已经在和白小易的交谈中了解到,罪恶之渊的夜晚危机来自于妖兽和更加强烈的‘鬼泣’。


夜晚‘鬼泣’之声变强,对修士的影响增大。而罪恶之渊中的妖兽,可以通过弥漫得黑雾,探知到极大范围内最微弱的动静。


只有几名修士配合在一起,才能勉强配合将‘鬼泣’的影响减到最弱,同时完 美控制住自身的气机以免扰动黑雾,让自身在妖兽的探知中完 全消失。


叶天意识到,看来夜晚,对于在这里面的修士来说,也会是更加严峻的考验。


这‘鬼泣’之声好像能够直击修士的神魂,屏蔽听力的法门根本无用。


不过叶天发现,随着夜晚的降临,在杜衡柏和石胜寒的带领下,每三名弟子围在一起,盘坐入定,结成阵法。


“不用,”叶天淡淡道:“他快回来了。”


“你怎么知晓?”南雪意好奇。


叶天随口说道:“猜的。”


石胜寒和南雪意以及叶天三人一起,还有杜衡柏带着两名弟子,在最外围,只是这时候石胜寒神色有些严峻。


“陆师兄还没有回来!”


南雪意皱眉道:“要不,我们去找他!”


叶天刚刚用神识‘看’到,在几里之外,有一个修士正在疯狂的往他们这边赶来,此人他当然认识,未来太虚门的掌教,陆尚!


而此时,他还只是化神期后期的修为。


但是!


“胡言乱语!”旁边的杜衡柏冷哼一声。


罪恶之渊中对修士的神识压制极大,叶天虽然实力受损,神识范围和正常范围差距极大,但也要强于石胜寒化神期的万千倍。


叶天自己当下感知最多也就是十里范围,估计石胜寒他们,神识应该是已经彻底失去作用。


“你要干什么?”


杜衡柏见状神色一变,愤怒说道:“黑夜已然降临,你不结阵隐匿,是要害死我们吗?”


叶天知晓自己就算说了,尤其是杜衡柏也不会相信,也就没有多解释,只是对石胜寒说道:“我觉得情况不妙。”


在陆尚的身后,有两只妖兽正在追赶!


那两只妖兽,都有着相当于化神后期修士的修为,陆尚自是不敌。


叶天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站了起来。


旁边的南雪意这时也犹豫着说道:“我也有点不好的感觉。”


石胜寒站起来:“我们去看看。”


“你怎么也跟着这些弟子胡闹!”杜衡柏一脸恼火,又抓住叶天开始发泄:“小子,你若是造成了麻烦,我必饶不了你!”


“情况不妙?”杜衡柏冷冷道:“你如此一意孤行,我等的情况还如何妙?”


石胜寒道:“还是你猜的吗?”


叶天点头。


不过下一刻,他就看到了陆尚身后两个快速移动的黑影。


隔着那么远,都能感觉到那两个模糊不清的黑影之上,散发出来的强大邪恶气息!


紧跟着,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看到了陆尚和陆尚身后的妖兽,皆是脸色一变。


周围的其他的弟子看着叶天,眼中也有些埋怨,他们觉得叶天完 全就是破罐子破摔,自己眼看要毁了,也想让他们跟着不好过。


结果这时候,远处一个穿着太虚门道袍的身影出当下了黑暗中。


“陆师兄回来了!”石胜寒心中放心了些许。


“妖兽!准备迎敌!”


只要了解了罪恶之渊,就知晓在黑夜之中与妖兽战斗和送死没有区别。


战斗必然会扰动充盈黑暗中的黑雾,惊动妖兽。


杜衡柏对于叶天的愤怒顿时消散,其他的弟子们也纷纷都站了起来。


“叶天是对的!”


石胜寒深吸一口气,斩钉截铁的吐出几个字。


“我当然知晓!”石胜寒面色严峻道:“但是不击败这两只妖兽的话,陆师兄怎么办?!”


杜衡柏顿时一滞,不再言语。


石胜寒沉声说道:“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将两只妖兽合力击杀,再离开这里,这是唯一众人都生存下去的机会!”


也就是说,越打妖兽会越多,而妖兽动静越多,扰动的范围就会越大,如此循环下去。如果没有将整个罪恶之渊中的妖兽全部杀死的能力,那么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杜衡柏有些犹豫道:


“石师弟,你知晓和妖兽战斗的下场是什么。”


这两只妖兽身上皆是经久不散的缭绕着淡淡的黑雾,蜥蜴一般的身躯上覆盖着细密的鳞甲,每一个单独的鳞片上都有锋利狰狞的尖刺。雄狮一般的硕大脑袋,獠牙尖利恐怖,涎水滴滴答答落下,散发出恶毒的腥臭气味。


两只妖兽不算长长的尾巴,都足足有五丈长以上,巨大的体型让修士站在面前就像小猫站在了大象身边。


陆尚和众人汇合,将一个羊皮纸卷扔给了石胜寒,说道:“这是我画的地图,我将两只蜥龙兽引开,你们往反方向跑!”


说话之间,陆尚已经到了。


后面的两只凶恶妖兽,发现此地竟然有数名修士,黑暗中极为明显的硕大幽蓝瞳孔,放出愈发贪婪凶狠的目光。


一靠近,众人才算是接着微弱的光芒隐约看清楚了这两只妖兽的样子。


陆尚冷冷说道:“这是命令!”


说着,陆尚手一抬,背上木剑冲天而起,闪电般划破黑暗,火星闪烁之中,在两只蜥龙兽背上划出了两个伤口。


然后身形一闪,就欲往反方向去。


原来陆尚回来要找众人只是为了将探查到的地图给众人。


石胜寒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愤怒:


“师兄你在说什么!?一起将这只妖兽击杀,我们一起走!”


这是怎么回事!?


但叶天来不及细想,拉住南雪意往旁边一扔!


南雪意是骄傲的,这样紧急的时刻,她一个女弟子,没有丝毫的后退,抽出一把细长的蓝色道剑,就欲进攻。


谁知被陆尚打伤的两只蜥龙兽竟然没有追上去,而是在吃痛的愤怒喝叫之后,径直往其余众人而来!


众弟子顿时惊作一团,不过还是用最快的速度祭出法器准备围攻妖兽。


叶天距离最近,但他没有任何的慌乱,而是在千钧一发中,猛然发现,这两只蜥龙兽的目标竟然全都在同一时间锁定了他身边的南雪意!


同时,左肩上一阵剧痛传来!


下一刻,南雪意方才站立的地方就已经被两只蜥龙兽狠狠的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谁都没有想到在场这么多人,化神期的陆尚和石胜寒,元婴巅峰耳朵杜衡柏对于蜥龙兽来说都是威胁,但对方竟然会全部不留余地的进攻的南雪意!


但南雪意突然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传来。


两只妖兽的气机竟然全部锁定了她!


突然,只感觉旁边一道大力传来,自己被叶天拉着往旁边闪出了数丈远!


南雪意的道袍被滑破,白皙的胳膊上一个半尺多长的血口,殷红的鲜血嘀嗒落下。


情势紧急,南雪意来不及多想,急忙点了点头。


而两只蜥龙兽的下一次攻击再次向着南雪意来了!


南雪意自己也是惊出了一声冷汗,若不是叶天及时拉开了自己,两个化神期实力的妖兽围攻之下,自己就不是肩膀受伤,而是当场就要身死道消!


南雪意不由得深深看了一眼旁边面无表情的叶天,从方才开始,叶天的判断都无比的准确,这是师傅和两位师伯都没有做到的!


叶天目光落在南雪意肩膀上:“小心!”


稍一思索,叶天便已想定,一手在袖中默默捏了个印决。


“摄魂术!”


若不是因为不好解释,叶天的摄魂术,足以轻易将两只妖兽的神魂当场抹杀。因此只是对这两只妖兽施加了影响,强行让它们注意力在自己身上。


叶天已经彻底确定,这两只妖兽在发现南雪意之后,就将目标锁定,哪怕承受两位化神修士的攻击也在所不惜,发疯一般想要击杀南雪意。


两双幽蓝的巨大眼睛,已经是充满了歇斯底里的贪婪。


若是再这样托下去,就算其他人能够快速将这两只妖兽快速斩杀,那也要将生存的希望寄托于其他的妖兽不会被惊动赶来。


两只妖兽向着叶天狂追而去,眼看就要将叶天踩在脚下的时候,但却毫厘之差的被叶天避过。


看起来险之又险。


很快,一人两兽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本欲进攻南雪意的两只妖兽身形突然一顿,转眼就锁定了叶天,奋力一跃!


叶天将南雪意一把推开数丈远。


身形往远离众人的黑暗中闪烁而去。


南雪意被叶天方才那一推,摔在地上,刚刚爬起来,看着叶天消失的那片黑暗,满脑子都是妖兽扑来之时,对方把推开自己的画面。


石胜寒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你们快速修整,我去追他!”


“师弟你干什么?”杜衡柏说道:“这也算是那个废物能贡献出来的一些力量了,要是把你搭进去,得不偿失啊。”


此地迅速安静了下来!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白小易喃喃的说道:


“叶天,叶天一个人把那两只妖兽引开了?!”


石胜寒瞪着杜衡柏,继续咬牙说道:“叶天的确实力偏弱,但他一直都在默默的努力,有实在跟不上队伍的时候,也都是我在帮他。”


“他是我徒弟!”


“你有什么资格对他连番指责!”


“你给我闭嘴!”


石胜寒骤然大喝一声,愤怒的指着杜衡柏说道:“师兄你性格一贯如此,我才多有体谅。他到底哪里得罪了你,让你对他如此针对!?”


石胜寒性格个杜衡柏相反,脾气一向好,此时一反常态的突然发怒,让杜衡柏也是顿时语塞。


“先前倒也罢了,但今夜叶天判断一直准确,救了雪意,又一声不吭将两只妖兽引走!你依然对他言语之间只有奚落以及冷嘲热讽,我倒要问问你,你可有半分师门长辈应该有的模样!”


“这个时候竟然还在废物长废物短。我告诉你杜衡柏,你以后若是言语之间再针对叶天,我定要对你不客气!”


发怒的石胜寒连珠炮似的指责让杜衡柏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无比难看,半饷说不出话来。


陆尚虽然今天叶天和杜衡柏打赌的时候不在场,但先前一路上其实叶天受过的指责已经很多很多,所以大概看明白了石胜寒愤怒的原因。


见石胜寒出了气,上前打圆场道:“别生气了石师弟,不过杜师兄有句话说的也对,当下已经入夜,你追出去,只会把自己也搭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