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佛系地球人打脸日常[星际] > 第24章 佛啊 [2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乐:“拿出你作为跨越千年历史的人工智能的骨气来。”


麒麟:“我……没有骨气!”


长乐:“……”


麒麟嘴角委屈地耷拉着, 一双本应凌厉的眼睛此时半倦:“连不上网的我根本没有骨气可言。”


麒麟所有数据信息保存在地球网络云端。


时空穿越后, 地球与帝国网络数据不互联, 麒麟无法读取地球云端数据,更无法与地球的麒麟主体程序联通破解帝国网络, 只能依靠内置芯片维持基本功能。


换言之,麒麟雕塑从内到外降智降能,和一台会说话的摄影机没有什么区别。


一番折腾,回来时已是下午, 学生将长乐的寝室围得水泄不通,听路人议论才知道长乐出事被带走了。


麒麟第一反应是去找长乐, 可他无法定位长乐所处地点, 只得根据路人所言一路找到帝国医院。


谁知还没进帝国医院的门, 就被西泽的贴身管家抓了去。


被楚岚顺手扔进垃圾箱后,麒麟随全自动垃圾处理系统来到无害化焚烧厂。 记住网址m.26ks.cc


垃圾箱一倾倒, 麒麟随其他众多生活垃圾一起没入垃圾堆。


眼看着就要被送去焚烧, 麒麟拼命甩起小短腿向外狂奔, 终于从一堆垃圾中逃出焚烧厂, 凭借路线记录回到寝室。


科学家们惊讶,这个来自外太空的低端人工智能竟然有一部分高密数据,拿它没有办法。


西泽亲身上阵, “拷问”麒麟。


不回答问题, 就不把麒麟录下的楚岚作案证据提交警方, 长乐就很可能面临刑期。


麒麟被帝国的科学家们扒了个精光,芯片内的数据均遭复制分析, 身为人工智能一事暴露无疑。


唯有一部分数据——也就是麒麟和长乐的对话数据经过高级加密保存。


只有长乐才能通过芯片解析出这部分数据。


泄露一部分信息是小,长乐的生命……才是首位。


麒麟只好回答西泽所有问题。


当然,用了些小技巧,隐瞒了一部分事实。


麒麟被西泽的话吓得担心起来。


长乐很强。


但她的强在帝国依旧适用吗?


麒麟:“我想想……”


“第一,2019年12月31日地球末世,以人类一夜之间消失为开端,人类的消失毫无预兆,当时没有发生任何天灾人祸。”


“第二,末世后人类在地球上重新出现……”


长乐听完,摇了摇头。


“……要你何用。”


“你泄露什么信息了?”


麒麟:“他问我你在地球如何生活,我说……就普通的生活,但看样子他并不信。”


“他好像……好像知道很多关于地球的秘密,末世1880年我们伪造的地球末日影像,似乎骗过了大众,但根本没有骗过他!”


“也许我们一开始就暴露在他眼睛之下……”


长乐蹙眉,眼神不悦。


麒麟急忙补充:“……但、但是!我没有说在末世两千年里人类前前后后又灭亡了三次这件事!……你放心,绝对没有!也没有提地球人的数量!”


长乐:“……第三?”


地球末世自然不提。


地球上还存在生命——长乐正来自地球。


至于长乐在地球的生活……


“长乐,我们应该回去,回地球,做好作战准备,不应该继续留在这个危险的地方!”


长乐皱眉沉思。


这些信息西泽应该早知道才对。


长乐:“???”


“那个问你卧槽沙雕是什么意思的皇太子一点都不沙雕,还无比阴险狡诈。”


“我讨厌他。”


这些信息对西泽到底有什么用处?


“你骗我。”


麒麟忽然说道。


“为什么??”


长乐没有直接回答麒麟的提问。


反问他:


“……趁现在庭审到一半,我们应该立即离开!”


望着窗外的太阳,长乐抿抿唇,摇了摇头。


“不,不能走。”


“八十年,相当于帝国四年。”


从人类突然消失的那一天起,到之后人类三次重生又灭亡,再到意外开启时空之门来到西盟帝国,有一双无形的手,隐隐之中安排一切。


不是意外,不是巧合。


“距离下一次地球人灭亡还有多少年?”


“不到八十年。”


长乐缓缓阖上眼。


麒麟不解。


“可、可你明明已经放弃了……明明说过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要……”


“还有希望。”


是必然。


“让地球人存续的秘密,就在这里。”


长乐说道。


后续庭审中,一系列事件接连得到解决。


绑架容叶一家三口的其余两名独臂男的帮手均获得不同程度的牢狱刑,独臂男因已经死亡而免于追究刑责。庭长判令这三名犯人赔偿容叶一家高达一亿星币的补偿金。


楚岚因参与tp-45违法交易,在流放刑之上额外处罚金三亿星币,由楚岚家族代为支付。


长乐将麒麟塞进裤子口袋里。


“我愿意再试一次。”


……


庭长:“长乐,你对上述擅闯关口、并造成帝国混乱使帝国蒙受损失一事的指控是否存在异议?”


现场围观者朝长乐投来复杂的目光。


长乐后背一凛。


奥丁因未尽到妥善管理自己出关通行证的义务而被扣留通行证,暂且无法乘私人飞船飞向外太空。


案件焦点转移到了长乐闯关口一事。


警察署和关口代表人将全部责任推到长乐身上,如果不是长乐顶着犯罪嫌疑人的身份闯关,也不会造成帝国随后的慌乱。


警察署和关口两方皆一片声讨。


“推脱责任?事情起源就是你。”


“你闯关口甚至惊动了皇室,帝国搞一级防御,全帝国人心惶惶,到现在你竟然说不是你的责任?”


对此有话要说。


“庭长,擅闯关口一事我认,不过造成帝国混乱一事,不是我的责任。”


众人哗然。


“你们一般如何处理闯关口事件?”


关口负责人不明所以。


“问这干嘛?和这次事件有关吗?”


庭长一锤落下:“肃静!”


示意长乐继续讲下去。


长乐抿唇,转身面对关口一方代表,问:


侦办庭不同于普通法庭,受审者没有辩护人,只能靠自己一张嘴。


刚刚庭审休息中途,长乐已经充分准备了自我辩护的资料,有了应对之策。


……现在,就等对方一步步落入陷阱了。


“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长乐一字一句道。


她四周仿佛有一股强大的气旋,逐渐膨胀,扩大,占据整个侦办庭。


对方眉头一皱,想了半天,“……一百多年前。”


“一百多年前?”


长乐勾唇一笑。


关口负责人不觉向后缩了一步,不悦道:


“有闯关口的,派机动武装队追击,追回来送到侦办庭,审判,就这样。”


“上一次闯关口事件发生在何时?”


“……我记不清这个数字,和你的案子有关吗?庭长大人,我认为长乐就是在拖延时间。”


“当然有关。”


长乐倏地扭头朝向庭长,目光中尽是凛冽。


“我来告诉你,上次帝国闯关口事件发生在105年前。”


“身为关口负责人,连这个时间都记不清吗?”


负责人一脸吃屎表情,完全没意料到长乐会倒打一耙。


“你讲。”


长乐微微颔首,身体再次转向关口负责人。


“也就是说,在之后105年的时间里,关口再没有相关事件处理经验。据一部分媒体报道,关口的武装机动队早已沦为闲职之所,队员出勤时间吃喝玩乐,一片萎靡。”


庭长喉咙一紧,还从未见过到了侦办庭还能淡定自若的受审人。


哭啼,发怒,威胁,寻死……这才是受审人的常态。


他点了点头,想听长乐到底要说什么。


他们后方,奥丁瘫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兴致勃勃。


见长乐看过来,顺口吹了声口哨。


长乐前方斜角,西泽一边抿茶,一边抬起眼帘。


她把搜集到的媒体资料提交庭长,视线三百六十度扫过在场所有人。


正后方,九炎和容叶一家忧心忡忡。


容叶的手紧紧抓着座椅,眼睛中写满了愧疚。


长乐说。


关口负责人不服气,“新闻媒体都是瞎报道,什么工作出错是必然,你也太藐视我们的工作能力了!”


“对。我是在藐视你们的工作能力。”


看似漫不经心。


耳朵却像录音机似的,一字一句都不肯错过。


“这样的状态下,工作出错是必然。”


“这当中造成的损失,给国家招来的混乱,全是由于你们关口懒散成性,机构之间沟通不利造成的。”


“但凡在上报前稍稍调查,就不会造成混乱的结果。”


“这难道不是工作出错造成的恶果?”


“一起普通的闯关口案件,你们本来应该出动机动武装队追击。”


“然而你们和警察署沟通不利,误将普通的闯关口案件定性为外星人入侵帝国的阴谋案件。”


“随后,你们在未能明确了解事情真相时仓促上报皇室,误使皇室开启一级戒备,甚至派出千艘飞船追击……”


怎么反而成长乐审问他们了?!


警察署这边,署长一听此番发言,立刻起身说:


“我同意受审者的陈述。”


“……我请问你,你认罪吗?”


关口负责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不是,这不是在审问长乐吗?


这锅,是被推给关口了。


关口负责人:“???”


警察署卸磨杀驴,过河拆桥??


“在我方与关口的对接过程中,关口一方听风就是雨,我方有效信息未能顺利传达。事实上,我们一直在说,闯关口的是一名学生,身份背景清晰,应该不存在入侵帝国之类的阴谋。”


署长一番话没说透。


但所有人都听得明白。


署长淡定自若而坐,回了他一记白眼。


没错,这件事从头到尾就不只是长乐一个人的责任。


事情闹到这么大,总要有政府机构出面向皇室承担责任。


他们帮警察署抓人,现在竟被反咬一口??


……无耻老贼!


负责人狠狠瞪了一眼警察署长。


庭长却已经在和其他四位低头商量。


一致认为长乐所言极有道理。


“正如受审人所言,招来此次帝国混乱的主要原因是关口失职。你们未能调查清楚便鲁莽上报,这才导致了国家误进入一级御敌状态。”


署长脑袋机灵,趁机把责任都推给关口。


关口负责人脑袋不太灵光。


此刻还欲辩解。


庭上,关口反咬警察署一口,说警察一方存在严重失职行为。


比如,让长乐轻易跑掉。


警察一方死咬关口工作失误一事,认为就是关口工作出错才导致帝国混乱。


关口一方:“???”


剧本不应该是这样!


……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只差一步。


庭长一锤落下,命令双方停止无谓的争吵,判定双方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失职行为。


关口和警察署双方再要争吵,庭长已经不给机会。


双方争辩得你死我活。


长乐伫立在受审席上看好戏。


一切如计划一样顺利进行。


长乐抬手,“等一下——”


庭长:“你还有话要说?”


长乐挺直腰板。


过后,庭长对长乐说:


“但是,你擅闯关口一事事实清晰,本庭依法,依旧应该对你做出处置。”


“根据帝国出入境相关法律规定,本庭判处你……”


“我翻遍帝国律法,没有找到紧急避险的相关规定。但是,作为一种朴素的法律价值观,它是普世的,通用的。”


“所以,我将援引紧急避险的法理,为我的闯关口行为进行辩护。”


“在开始之前,我想先问在座所有人一个问题。”


“——一家三口人的生命,和关口秩序,到底哪一方更重要?”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