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佛系地球人打脸日常[星际] > 第25章 佛啊 [2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口人命, 自然指的是容叶一家。


救容叶, 闯关口, 哪一方更重要?


关口负责人这次学会了抢答:


“……当然是秩序!”


“社会公共秩序是帝国百姓安居乐业的基础,如果人人都不遵守秩序, 社会就会大乱。”


“我们关口正是负责出入境秩序!每个人都必须遵守出入境规定,才能将不法分子阻挡在外,才能从根本上保护帝国民众的安全!”


负责人满面自信。


他在关口工作三十多年,早就混成了秩序下的老油条。现在一个小姑娘想跟他扯什么狗屁理论, 能讲得过他?


毫无疑问,所有人都会站在他这一边!


负责人笑了笑, 接着问长乐:


“难道,你认为三口人命, 比关口秩序更重要?”


可笑。


他看了一圈其他人。


庭长, 警察署, 甚至包括皇室……公权力统治帝国的根基就是秩序, 谁敢否认这一点?


偌大的圆形侦办庭里, 吊高的奢华天花板,古典棕的环形桌椅, 象征审判权力的法锤。


长乐站在庭内正中央,浑身宛若披着金辉制成的战袍一般耀眼夺目。


容叶吸了吸鼻子。


“是。”


长乐毫不犹豫答道。


看似云淡风轻的一个字眼, 却令容叶心尖一颤。


她要变得更强。


强到足以和这样的长乐比肩而立!


……若干年后,容叶再忆起长乐在庭上舌战群雄,忆起这个简单却铿锵有力的“是”字时,才发现正是从这时起,她便决心誓死追随长乐一生,不离不弃。


一瞬间感情泛滥,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


面对成百人的质疑, 长乐说, 她们一家三口的命, 比帝国秩序更重要。


她仰头,将泪水吞进身体里。


“你是怎么考上帝国学院的?嗯?毫无大局意识,毫不考虑公共利益,这样的人将来要参与帝国政权……简直令人笑掉大牙!”


庭长一锤落下,“请你注意你的发言。单纯的人身攻击将被视为藐视法庭。”


负责人嗤笑一声,噤了声,坐回椅子。


关口负责人嘴角一抽。


“……是?”


他转而对长乐进行人身攻击。


“在帝国,毫无疑问,人最重要。”


一顿,她继续说:


“距今一百多年前,帝国爆发太阳病毒事件,资料显示,太阳病毒传染性极强,人类一旦感染,浑身上下从内向外宛如灼烧一般疼痛至死,几分钟内便可致命。”


……他倒要看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要说什么?


长乐舒了口气。


待百人视线集聚到自己身上时,才不紧不慢开口道:


“一百多年过去了,至今,帝国人口还不及病毒爆发前十分之一。”


“蒙受如此巨大的人口损失,帝国发展各方面受限,科技发展停滞不前,人工智能发展水平远远达不到代替人口劳动力的程度。”


“如此深刻的历史教训,就是在告诉我们一件事。”


“星历6年,太阳病毒大规模爆发,帝国总人口锐减一半。”


“星历7年,帝国统治下五十万大大小小星球中,仅余千颗星球存在生命。”


“星历8年,病毒爆发后短短两年时间,帝国总人口仅剩原来的五十分之一。”


一席话,戳到了所有人的痛点。


直播镜头对准长乐。


帝国内千家万户的实时直播媒体上,人们看见,一个外星女孩在帝国的法庭上,竟引用帝国历史为自己辩护。


长乐双手拍向桌面,“嘭”的一声,振聋发聩——


“人,才是帝国发展的根基。”


众人屏住呼吸。


“普通人很难把一百年前的太阳病毒事件和如今帝国发展停滞不前联系在一起……我看,这个叫长乐的小姑娘,比帝国里大多数人明事。”


“帝国就需要她这样的人才!我敢说,她的思想觉悟比大多数混日子的贵族子弟不知高出多少倍!”


直播平台前,无数平民观看这场审判。


而这段历史,偏巧是帝国一百年都未曾走出来的,最惨痛的经历。


“这个小姑娘说的没错,人才是最重要的。”


“秩序不就是为了规范人的行为才存在的?要是没了人,还要秩序何用?”


引用历史,评说当下,这套逻辑完全没有问题。


人怎么会不重要呢?


为了救人,破坏一次本就腐朽不堪的秩序又如何?


起初,他们想亲眼见证引发混乱的人获得惩罚。


现在,却无比希望这个人在帝国掀起一场革-命风暴。


庭内,长乐的一套一套话术成功牵着所有人的鼻子走。


西泽的瞳孔里似乎正席卷起一阵深蓝色飓风,狂暴而兴奋。


执掌茶杯的手,小指轻轻颤抖。


胸口似乎有些微的起伏。


西泽右手端着茶杯,一口红茶抿在嘴里,忘记做吞咽这个动作,像凝固了似的,保持一个姿势,久久没有动弹。


管家似乎觉察出异样,微微侧身,视线悄悄落在西泽脸上,揣摩着主人的心思。


他哑然。


长乐接着说道:


“事发当时,容叶一家三口的危机迫在眉睫,如果我不闯关口追去,他们很可能死在宇宙中。”


“危急关头,为了挽救他人性命,一时损害关口秩序。两者相比,三条人命更重要。”


管家默默退后。


许久没人能令西泽如此兴奋。


就像见到宇宙间最珍贵的宝物一样。


长乐松了松肩膀,身体有些倦意。


“……你这是歪理!”


关口负责人起身反驳:


“我认为,我的行为完全适用紧急避险法理,可以免责。”


“——请庭长斟酌。”


一席话,不卑不亢。


说完才发现,周围人的表情不太好。


只有长乐,双手插兜,一副万事大吉的表情,冲他微笑。


庭长十指交叉,下巴磕在手背上。


“你闯关口只为了救三个平民的命,三个平民的命能和关口秩序相提并论??他们一家为帝国做过什么贡献?是搞科研还是上前线?还是守在关口保卫国家??”


“这种人命有什么重要的?值得破坏关口秩序去救?帝国最不缺的就是这种只吃白饭没什么用处的米虫了!”


负责人情绪激动,大口喘粗气。


平民虽不像贵族一样掌握实权,但胜在数量庞大,一旦联手反抗起来,帝国就要陷入动荡。


庭长咬了咬牙。


真他妈,想偏向关口一方都不行。


……不妙啊。


这种政治不正确的话,贵族们平日里私下说说也就算了。


可这次庭审全帝国直播,多少平民守在电视前观看,如果支持关口负责人,那就是与所有平民为敌!


她转身,面向庭长,微微颔首:


“我的陈述到此结束。”


“请庭长三思后再作判断。”


长乐笑着摇摇头。


关口负责人就像水中鱼,给鱼饵就咬。


这场审判,毫无疑问,在对方激情自白时,她已经赢了。


媒体,平民,学者……无数人联系侦办庭,就为抗议这一番极度歧视平民的言论——


“这个当官的说我们老百姓都是米虫??说我们的命不重要??……如果他赢了审判,我们就去炸了你们庭!看看我们老百姓到底是不是米虫!”


“真好啊,原来这种歧视还是隐形的,现在他妈的竟然从当官的嘴里亲口说出来!……好,平民不是人,平民什么事都做不了,那我们是不是都该*屏蔽的关键字*?!”


庭长:“这……”


为难。


果不其然,刚刚一番话一经播出,侦办庭办公室所有通讯方式均被打爆。


侦办庭总长闯入庭审现场,中止审判,并命令武装队到现场保护众人安全。


无数抗议电话打进来,大量媒体拥堵在侦办庭大楼外等待采访。


帝国政府高层紧急出动,紧密监测平民的暴动反应。


“建议你们立即中止庭审直播,不要在敏感时期挑拨民心,不要挑动平民和贵族之间的*屏蔽的关键字*,这对帝国的发展毫无益处。”


“……不好,快叫武装队,有激进的平民已经组队去庭审现场要闹事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道理非常简单。


日积月累的等级制,早已经将贵族和平民至于极端的对立面。


任何一个看似简单的导-火-索,都能轻易在帝国引起一场革-命。


贵族们不懂,帝国高层不懂,为何一句话就能引发一场如此剧烈的风波。


甚至大多数平民也不懂,为何一句歧视的话就能令他们如此生气,他们的情绪竟如此轻易被挑拨。


长乐懂。


结果总算平息了平民的怒气。


围着侦办庭大楼的平民高呼“平等万岁”,大乐而归。


容叶一家三口守在庭外。


当天夜晚,闯关口事件被定性为为救人而不得已采取的紧急避险措施,长乐被宣告无罪,顺利离开侦办庭。


关口负责人因公开发表歧视言论,入狱三个月。


帝国政府发言人公开谢罪,并对民众表示,会加大政府内部整治力度,拒绝类似歧视言论从官员口中讲出。


容叶抑制不住激动,像只白兔一样蹦蹦跳跳冲过来,扑到长乐怀里,送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今夜限定,不害羞一回,用拥抱好好的传达自己的心情。


容叶埋头在长乐左肩,抓着她的肩膀,颤抖着声音说:


三人站成一排,似是在列队迎接。


长乐走到大厅,看见这三人,眉眼一挑:


“你们这是?”


这是所有平民值得庆祝的一夜。


这一天,他们终于第一次反抗日积月累的歧视,并且很快得到了政府的谢罪。


是你说,人,才是帝国发展的根基。


“长、长乐……”


今天的你真的太帅了。


你不知道,大街小巷的人们在议论你,街头巷尾的平民们在为你欢呼,酒馆里的醉鬼们都为你的无罪宣判举杯庆祝,无数媒体平台上,你在庭审现场的一段话重复播放,一字一句,无比振奋人心。


即使鼓起勇气,有太多话到嘴边,依旧无法说出口。


只能通过手指的力度,传递到对方心里。


长乐轻轻抚着容叶后背。


一句话,令多少人为之欢呼。


从来没有哪个帝国人,说过这样的话。


容叶攥紧了长乐的衣服。


“我饿了,回寝室,做饭吃怎么样?”


“……嗯!”


一行人一起离开大楼,外面媒体看见长乐便蜂拥而上,争抢着要采访。


容叶想说的话,她都懂。


肚子不是时候地叫了一声。


长乐拍拍容叶后背。


“快,我们也赶快坐飞船走!”


“可、可飞船坐一次好贵……”


“你忘了吗?我们拿了一亿补偿金呢!!怕什么!不用虚!”


长乐肚子又叫了两声,和身后几人挥挥手,“我先回寝室等你们。”


说完,消失得无影无踪。


容叶爸妈说:


容叶一家三口乘坐的飞船就从眼前滑过。


他仰头,凝思许久。


直到飞船没入巨大夜幕,九炎才低头。


“……嗯!”


趁媒体涌过来前,一家三口紧急乘飞船离开。


九炎坐在侦办庭大楼顶层吹夜风。


九炎拿出全息平板登陆学生系统后台,手指噼里啪啦一番操作,犹豫了片刻,按下“发送”键,提交了转系申请。


有些人,天生具有政治才能。


比如他的政治系同学们。


在大楼对面,帝国中央广场的全息屏幕正在播放长乐庭审时的一番话。


他反反复复看了几十遍。


夜色愈来愈深。


只是为了给九莉更好的生活,才努力考上帝国学院,加入政治系。


未来,不出意外,加入皇室,获封皇室外族,实现从贫民窟到皇室的逆袭。


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有些人,十项全能,无坚不摧,任何时候都可以化逆境为优势。


比如长乐。


他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类型。


好想未来有一天,能像长乐一样,哪怕只是一句话,也能带给大家力量。


他选择尊重自己最真实的身份。


尊重内心。


今夜他看到了,平民也有自己的力量。


一股热血冲昏了头脑。


他好想继续平民的身份。


众人兴致勃勃。


格兰教授:“帝国建国前的历史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西盟星球史,一部分是对外征战史。”


众人:“……”


第二天,格兰教授来上第一节课时,惊讶地发现教室坐满了人。


放眼望去,除去120届新生之外,还有一些新面孔。


格兰教授:“从今天开始,我们讲帝国建国前的历史。”


“先从西盟星球史开始,首先……”


有人举手:“我知道!西盟星最开始只有西盟家族,也就是如今的皇室一家存在,整个星球不过几百人!”


“我也知道!西盟家族就凭借几百人建立了如今的星际帝国,非常厉害!”


脸上写满了期待。


格兰教授:“……”


一双双求知欲旺盛的眼睛盯着自己,还真有点不太适应。


还回答的一点都不在点子上!


抱着疑问讲了一节课,下课后格兰教授偶然听到同学议论:


“听了一节课,历史还挺好玩的。”


“我也……”


格兰教授:“……”


不对啊!今天大家怎么都开始抢答了?!


长乐庭审现场的话在学院引起一阵学历史的风潮。


格兰教授泪流满面。


没想到颓废萎靡的历史系,还能迎来教室坐满学生,甚至还有人来蹭课的这一天。


“肯定有趣啊!要不然长乐放着政治系不去,来历史系干嘛?”


“我们也来多蹭蹭历史系的课,像长乐一样,张口就来历史事件,太他妈帅了。”


“下课后去小厨房吃饭啊,今天是红烧肉!”


有这样一个学生,是他从教几十年来的骄傲。


回到教室办公室,格兰教授接到了政治系系长打来的电话。


说他们政治系一帮教授听过长乐的发言,认为她非常有政治头脑,是帝国不可或缺的人才,想要挖墙脚,让长乐转到政治系。


当然,长乐一如既往用纳米棒撑着眼皮,睁眼在课上睡觉。


格兰教授再也没管过长乐。


反而挺自豪的。


长乐朦胧着睡眼,打了个哈欠,捂着嘴说:“不去。”


“政治系毕业可以直接入籍皇室,你不考虑考虑?”


长乐摆手:“没兴趣。”


格兰教授:“……没门!”


好不容易抓到一个不听课的鬼才,他才不想轻易放手!


为表尊重,后来还是亲自征求长乐的意见。


长乐:“……”


总感觉教授比她还兴奋。


长乐一如既往地上课,睡觉,做饭,休息。


“……你不会反悔吧?”


长乐摇头。


格兰教授兴奋握拳:“那可真是太棒了!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去回绝了政治系那帮老狐狸!”


“你不怕再吃出问题吗?”


“怕啥啊卧槽?你要是在小厨房吃出问题,长乐十五秒就能把你送到第一医院救治,有什么好怕的?”


“和好吃的比起来,命有那么重要吗?”


与以往不同的是,她走在学院里,莫名其妙投来的目光越来越多,越来越炽热。


小厨房经历一次投毒事件,生意不仅没受影响,反而越来越红火。


不少人的心理是这样的:


“我是第五个吃到红烧肉的人!”


“我是第六个!”


长乐:“……”


“……没有吧。”


长乐将菜端到说话人面前:“听我的,命重要。”


“卧槽!红烧肉!啊啊啊红烧肉!真的是红烧肉!!”


四个人都说已经领取到楚岚家族赔偿的医药费和损失费,不需要长乐补偿。


更何况长乐也是楚岚的受害人,根本轮不到她来赔。


“如果非要赔偿的话……长乐,可不可以让我在小厨房连续吃一个月呀?”


疯了疯了。


之前误服tp-45中毒的四名学生,得益于先进的医疗技术,当天吐出红烧肉后经过救治排毒,很快便恢复原状。


长乐亲自找到四个人看望,试图想一些补偿方法。


“就是这句!我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抽不到签吃不到小厨房了!”


长乐:“……”


疯了疯了。


长乐不假思索:“可以。只要你不介意。”


“当然不介意!!……真的太好了!!那句话叫什么来着?什么翁什么马……”


长乐:“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长乐只要待在学校,就可以免受打扰。


媒体通过调查九莉一家,挖掘出长乐过去的一些历史,制成专题纪录片打算播放。


然而这一类纪录片必须得到本人同意方可播出。


都疯了。


庭审之后,许多媒体争相采访长乐。


但帝国学院禁止媒体闯入,打扰学生学习。


长乐的出身,长乐的母星。


似乎和长乐有关的一切都被打上了流行的标签。


“地球?这个名字挺奇怪的。”


长乐没有同意。


片子最终没有播出。


同学们越来越好奇长乐的身份。


“这么说长乐来自荒星?……好可怜啊,在这种地方长大,吃不好穿不暖的,多难啊。”


“就是因为难,才能训练出长乐这样厉害的人物呀!”


“也难怪长乐要开小厨房挣钱了,不然到月底交学费,还有平时的生活费,她根本出不起吧,听说养母也是贫民窟的。”


“是不是还有个天球?”


“我查了查资料,说地球经历了一次大浩劫,后来就没什么人在那里住了。”


“那岂不是和彷徨星一样,自然浩劫,生灵涂炭,只有少数人活了下来,活下来的人都迁徙到条件更好的星球,彷徨星就成了荒星……”


大家也是关心。


有一部分狂热的长乐的粉丝甚至提出要去她的母星看看,进行圣地巡礼。


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偶然听到同学私下里的对话,长乐表示心情复杂。


……其实她生活得挺好。


算了。


长乐到处搜集帝国内关于地球的资料,除去一颗地球化石,和她伪造的地球末日影像外,没有任何其他物证能证明地球的存在。


所有人也只把地球当作一颗普通的荒星对待。


越调查,各种不合常理之处便一一冒出来。


帝国公开的数据库中,有对地球的大致描述。


但如何去地球,数据库中并未标明。


地球与西盟星的距离仍是未知数。


他在邮件中这样说。


长乐丝毫不犹豫。


“我想和你谈谈,关于地球的生活。”


长乐暗中摸索,遇到瓶颈时。


从皇太子西泽那里发来了联络。


只有一个选择——


赴约。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