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熬死诸天 > 0017 老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处于颓势而不败,除了剑法够强外,更是因为体内的先天真气!


第二重境界的先天真气在攻击力方面算不得多强,可却绵绵不绝,韧性极强,如同一团棉絮,欧阳锋狂暴的攻击虽然能够让其变形,难以抵挡,可却不能将其击碎。


呸!


吐了口淤血,燕飞冷笑着看向攻击越来越弱的欧阳锋,“怎么?坚持不下去了?”


这样爆发要说没有副作用,燕飞打死都不信!


剑气纵横,参差双剑的攻击并没有猛然变强的趋势,可面对欧阳锋的蛇杖,却渐渐开始扳回劣势。


“小辈,本座小看你了!”阴沉地看着燕飞,欧阳锋冷冷道。


“多说无益,留下命来!”燕飞才懒得与他废话,他现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砍下欧阳锋的人头。


“要本座的命?有本事你就来吧!”


一声大喝,欧阳锋突然甩出手中的蛇杖,蛤蟆功爆发到极致,周身气场起伏,落叶枯枝随风飘荡,树木枝叶更是摇晃摆动,呜呜哗哗不停。


蓄全力的一击,燕飞不敢小觑。


手中长剑也开始积聚剑势,剑气弥漫,护住周身,绞碎欧阳锋那铺面而来的气场。


咕!咕!咕!


如同蛤蟆一般发出咕咕之声,欧阳锋整个人电射而来,这一刻,速度快到了极致,在他即将到达面前之时燕飞才将将反应过来。


身体低伏,手中长剑随心向上挑去,积聚在长剑上剑气全部爆发,威势骇人!


面对这一剑,欧阳锋竟然没有躲更没有反击,而是借着蛤蟆功强大功力爆发出来的速度极速向燕飞身后逃跑!


“这家伙居然想跑!”一瞬间,燕飞明白了欧阳锋的这一记大招的目的。


强弩之末,既然无法取胜,那就借助最后的力量逃离。


为了争分夺秒,为了成功逃离,他甚至都不惜伤上加伤,竟然准备硬接燕飞的剑气!


砰!


一条臂膀在半空中洒着血花掉落在燕飞面前。


“断臂之仇,来日必报!”远远地,传来欧阳锋咬牙切齿的声音。


“来日?你以为自己还能有来日?”燕飞冷哼。


望了望黑洞洞的丛林,微微犹豫,燕飞循着血迹追去。


天微亮,丛林之中一条河水旁,血迹消失,沿河上下四处搜索,毫无结果。


“如此绝境都能逃脱,不愧是超越时代的绝世高手。”一声轻叹,燕飞决定离开了。


先是被王重阳重创,紧接着被自己逼得用出了瞬间爆发大招,虽然不知道他爆发的原理,可这样的爆发必然后遗症极多,再加上失去了一只胳膊,这家伙居然还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这份实力着实值得赞叹。


也许再找找就能找到,不过燕飞现在没这个心思。


他现在要上山看师父最后一面。


“师弟,师父...已经去了!”回到重阳宫,迎面而来的便是马钰的哽咽。


深吸口气,燕飞竭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我已经知道了,让我再看看师父。”


揭开蒙着白布的王重阳,燕飞心中空荡荡。


“身受重创,又断了一臂,消失在丛林当中,就算还能活着,至少十年,欧阳锋都无法再踏足中原,师父,您可以安心了。”燕飞低声道,“还有小师弟,您放心,我们这一干师兄弟一定会把小师弟培养成才。”


燕飞从来都是话不多,此刻,更是说不出话。


两句话之后,看着师父,他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这么怔怔地看着。


“师弟。”


马钰拉了拉燕飞,将他拉起。


“师父曾言要与师娘合葬古墓,咱们安排一下吧。”


“哦,好!”有些呆滞地点了点头,燕飞从地上起来,“现在就将师父送去古墓吗?”


“师父临终前曾言,让我们无需凡间俗礼,他想更早见到师娘。”马钰轻声说道。


“那好吧!”


抱起王重阳的身体,燕飞与全真众人来到了山脚古墓。


同棺而葬,相依相偎。


“馨儿师妹,你可愿随我等上山照顾小凡儿?”看着林馨儿怀里的孩子,燕飞说道,“古墓阴气过重,凡儿太小,久住容易外邪入体,生大病。”


之前,因为要对付欧阳锋,怕有闪失,王重阳便将王林交给了古墓林馨儿照看,现在,燕飞想要重新将孩子接回山上。


不过他们一群男人,照看孩子方面总归不如女子细心体贴,所以,燕飞也想让林馨儿跟着。


“这...也好!”稍稍犹豫,林馨儿点了点头。


她本想久住古墓,专心武功,按照小姐所说让古墓压过全真,不过小姐的孩子更重要!


回去的路上,马钰与燕飞说着师父临终的安排。


其他都是教内他不关心的事情,只有一件让燕飞皱眉。


“师父为何要让周师叔带走《九阴真经》?”全真众人,燕飞无疑是最得宠的,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王重阳所有事都会与他说。


相反,由于燕飞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沉醉于武学道藏,所以,很多事都是与掌教继承人的马钰商量的。


而燕飞更多的是执行者。


“转移注意力!”马钰缓缓说道,“《九阴真经》让全真成为江湖的中心,稍有不慎便会成为众矢之的,所以,让周师叔把《九阴真经》带走,也是为了保全全真。”


“那还不如毁了!”燕飞说道。


“我们说毁了,别人会信吗?全真上下不学九阴武功,我们可以用行动证明,可说毁了....”摇摇头,马钰叹了口气道,“所以,需要让人看到《九阴真经》确实离开了全真,这样,全真才能从漩涡中心撤出来。”


微微颔首,燕飞表示明白,“可是就算如此,也不该让周师叔去处理《九阴真经》,周师叔的武功虽好,天赋也强,可还未达绝顶,面对虎狼窥伺,太危险了!”


“全真教势力庞大,更有师弟你这天下第六的绝顶强者坐镇,就算有人想要《九阴真经》也不敢轻易伤害周师叔。”马钰淡笑道,“按照师父的意思,周师叔天资卓绝,心思淳朴,天生道心,奈何心思散漫,玩心甚重,想要有所成就必然要经历一番磨练,所以才有如此安排,有《九阴真经》相助,再加上适当的磨练,相信周师叔日后必然能够有所成就。”


微微摇头,燕飞无话可说。


回头看向古墓,哑然失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