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穿越之不想做主角 > 第四章:中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世五请来了大夫,很年轻的大夫,李晓芸还以为会是个满是胡子一脸悬壶济世的模样,没想到是个白面书生般的公子,生的还那般俊俏!


韩钰萧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瞬间脸色通红,不敢再看第二眼,心中的小鹿不由得砰砰乱撞,心想到哪里来的小仙女。


看到韩钰萧的模样李晓芸无语了,你脸红什么,难道说她看他的眼神太凶悍了?算了算了,我还是走吧,免得“男猪脚”醒来再产生什么纠葛。


看见李晓芸要走,韩钰萧连忙喊了一声“小姐留步。”


“嗯?”喊她作甚?


韩钰萧刚想再说些什么看着倩影一下就消失了,想伸出手去抓住什么,可惜李晓芸风的一般连忙逃走。


林世五看着韩大夫的模样笑着道“那是二娘前天在山上救回来的姑娘,看模样不像是我们附近这小村落的,不晓得是谁家小姐,遇难跑到这附近,在山洞中昏了过去。”


“在下韩钰萧,是名郎中,唐突请问,姑娘芳名?”韩钰萧再次抬头看向他心中的小仙女问道。


“叫我小芸好了!没有事情我先走了”李晓芸回答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心想到管你是郎上郎下的,先走为敬。


男人胸前明显的剑伤有三四处,最严重的在胸口的位置,在深一分就是神仙也难救了,韩钰萧拿剪子剪开了男子的衣服,上了药缝合了伤口,韩钰萧叹了口气,看了看外面太阳已经落山了。


好像不便再去小芸姑娘住处了,好在明早他还要过来查看伤者的身体情况,明天再说罢。


韩钰萧心里暗想,看小芸姑娘不像受伤,一会儿自己用不用帮她看看,万一有什么隐疾,心里也是盼望着再看一眼她。


林世五拉着他进了房内,韩钰萧看到躺在床上的男人,错愣一下,心中也是震惊,先是惊讶这个男人的相貌,再是看到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活着也佩服对方是个厉害的。


此时的李晓芸在二娘那吃了两口鱼汤粗粮,随后进入空间找了一家烤鸭店吃饱喝足以后,躺在别墅里浴池里泡澡,感叹着她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工作奋斗努力争钱了!


这样的生活真好,但又想到今天二娘救的男人,李晓芸就一脸黑线,实在不行躲一躲吧!


他一出门就看见二娘端着一碗汤走了过来,韩钰萧告诉林世五一会儿随他去家里那些药!又告诉二娘注意观察病人的身体,若是熬过今晚应该性命无碍了,家中若有什么事情可随时去他住处找他。


随后深深看了一眼李晓芸住的那间房,看到门是关着的,也不见小芸出来,失望的回去了!


二娘满脸焦急拿不定主意的模样说道“今天救的那个人他发烧了,身上滚烫的,可怎么办好,韩大夫说只要熬过今晚他就没事了,可现在我怕他熬不过啊!”


李晓芸才不关心那男人的死活,但是看二娘焦急的神情说道“我随你去看看吧!”


从空间出来她还顺带了一本书,想着带本书出来在房间里看应该没什么吧,可是油灯的光亮下看书实在太废眼睛,看了一页后合上书遍打算睡觉了。


李晓芸睡的迷迷糊糊的,感觉身边有人,吓得她一下睁眼起来,看到是二娘,身体就不在紧绷着,揉揉眼睛问道“二娘这么晚了有事吗?”


景沐钧和六名暗卫已斩杀五十余人,可前仆后继的敌人太多,有两人已经无法再战。


“我先引开他们,你们趁机撤离。”未等鸣火等人回答,他便施展轻功飞到三米多远的敌方右边。


等李晓芸看到那人时,看他身上只盖着薄薄的一层破被子,于是回到自己房间把破被子拿了过来,随后叫二娘打了盆井水,拿了个擦脸巾,投湿了,叠起来放在男人脑袋上,看着男人逐渐平静的表情,她叹了口气,再怎样这也是一条人命,虽然不想救她但是良心过不去,就当是帮二娘的忙了,今夜她是无法休息了。


景,朝阳国国姓,国家安定十二载,先皇驾崩,新君当政,无不叹服,沐王爷骁勇善战,皇帝知人善任,令景沐钧为将军率领五万大军,战流国军队,征战两年,景沐钧知道战场上从来没有稳操胜券的将军,不论是谁。只要胜败五五开,就值得一赌,甚至有时候,还要赌那千分之一的机会。每一个将军都是赌徒,而这次他兵置险招,声东击西,五万大军全部驻扎城内防守,他率私人暗卫十二人偷偷潜入敌方营地,烧粮草,打探敌情,可千算万算未曾想到,待他们撤离时,一个女奴的惊叫声暴漏了他们的行动,景沐钧杀死了女奴,便令十二人分两组火速撤离,敌军太多,景沐钧寡不敌众,虽十三岁时已经无人所敌,也不能和传说中的战神那般。


他胸前的衣衫已被鲜血沁染,胸口刺痛,扔不顾其他一路狂奔,速度越发缓慢,失血过多使他脑袋昏沉胀疼,步伐已开始混乱,不知觉中跑到了山崖边上,正在此时鹰睿追到此处,二话不说提起剑来向他刺去,景沐钧虽挡了他两招,但终究是体力不支,被鹰睿的全力一击刺中胸口,使他倒退几步,身后便是悬崖峭壁,景沐钧熟知地形,这悬崖看似凶险,可下面有条深水河流,若是跳下去尚有一线生机。


李晓芸不知何时睡着了,这一夜来来回回不知给他擦了多少遍身子,每次都叹服这个男人的身材真是好。


有人认出了他便是景沐钧,鼎鼎大名的沐王,大喊着缉拿他赏白银千两,向他冲去。


鹰睿闻声跑出,没想自己最想杀之人竟自投罗网,拎起佩剑,向景沐钧逃走的方向奔去。


“小芸还没起吗?”


“可能是昨晚太辛苦了,照顾那位公子到深夜才回房!”


反正她照顾了一夜,趁机摸两把没人知道,就当是报酬好了!摸了摸他的脑袋已经不烧了,想必应该没有性命之忧了,起身伸个懒腰,摇摇昏沉的脑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日,李晓芸不知道自己睡到几时,看外面的太阳知道不早了,昨晚实在是太困了,一不小心睡过了头,看样子今天是不能去钓鱼了!


“小芸姑娘”


“听二娘说你先前昏迷不醒,怕不是有什么病疾,钰萧不才,医术自觉尚可,若信得过在下,且帮你把一下脉。”


外面韩钰萧和二娘的对话传到李晓芸耳中,推开了门就看到韩钰萧一脸期盼的表情,一看到她赶忙低下头,耳朵红了起来。


阳光下红透了的耳朵显的更红了,李晓芸心中想,什么意思?她还未成年,难不成这里的人有恋童癖?


二娘担心她的身子,她确实不想让陌生人接触自己,但是二娘开口,她又不想让人担忧,便点头应下。


韩钰萧两指抚在她纤细的手腕上,白净素玉的手垂在他的面前,心又快跳了几分,他深呼一口气,让自己意识清明专心,身为医者,治病救人为第一。


“不用了,我没事,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李晓芸心知肚明自己为何昏迷,感觉自己身体无碍便拒绝了他。


“要不…还是看一下吧!”二娘担忧说道。


“你…”韩钰萧双目凝视着李晓芸,话说了开头又咽了回去,收回自己的手,一下站了起来!


李晓芸不解的看向他,自己真有什么病?


“我,怎样?”


“你…中毒了!”而且是他解不了的毒,那毒好似融入了李晓芸血液一般,竟没有对她造成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