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漫漫韶华绵绵知意 > 第七章 宁佳宁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韶华救下了这个小奴才,心情大好,打开卖身契,一看这小奴才已经十二岁了,可瞧刚刚那模样,还以为只有八九岁,那宁秀倒狠心。


今天她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吧,便唤人安置了那小奴才,先送到太子府,又给他起了个新名字,叫康生,希望他健康生活。


韶华回到二楼,太子冲她竖起了大拇指,觉得她皇妹真是善良机智聪敏可爱。


和太子一起吃了个心满意足,韶华捧着一堆宝贝回到了宫里,待到了揽月殿,韶华下了车,乐琴乐棋乐书乐画并一众小丫头忙迎上来看韶华带回了什么新鲜玩意,热热闹闹欢欢喜喜的簇拥着韶华。


太子听她这话,右眼皮突突跳了几下,狐疑的看着她说:“皇妹说来听听。”


韶华道:“咳,不是什么大事,前几日韶华替太子哥哥抄书,眼睛用的久了有些疲劳,里面几张酿酒方子可能不太精细,出了些许小的错误。”


韶华唤乐山乐水把她给众人买的东西分下去,自己则去送太子殿下。


“哥哥今日陪皇妹玩乐一天,皇妹很是感激,”韶华笑吟吟的说,“皇妹忽然想起来有件小事忘记告诉太子哥哥了,哥哥可愿意听听?”


魏祖一乃当代文学大家,事人敬仰,只是性格孤僻,已多年不理俗物,自己虽是太子,不好贸然去请,他答应荣皇叔为他拿到太后手里的孤本《百艺要术》,荣皇叔亲自出马,请来魏祖一出任院首。


若他向太后直接讨要那书,那几张酒方可能就得被留在太后那里了。这小丫头片子分明是明白了原委。估计这几天荣皇叔已经费了不少人力物力在那几张有差错的酒方子上面。


太子的眼皮跳的更厉害了,那本《百艺要术》里的内容虽对他有所帮助,但也并不是太大,最重要的就是那几张酒方子。 首发网址htTp://m.26.cc


荣皇叔最爱酒,但因喝酒误了不少事,闹出不少笑话,因而太后最厌他喝酒,而他筹备文技书院意欲请荣皇叔的至交好友魏祖一做院首。


太子忙对韶华道:“好皇妹,这酒方子对为兄确实有些用处的。”


“太子哥哥又不喝酒,要这酒方子何用?难不成年龄见长,也如荣皇叔般贪这杯中之物了?那可不行,我得告诉皇祖母去。”韶华转身佯装离开。


“不过…想来…也就是几张不打紧的…酿酒方子罢了,对于太子哥哥来说也没什么要紧的,只不要再用那书里的罢了。”韶华说完冲着太子甜甜一笑。


太子觉得不光眼皮跳,脑仁也疼了,这会子可一点儿也不觉得他皇妹善良可爱了,若是韶华会读心术,她大概能够体会太子想暴揍她一顿的心情。


太子一怔:“什么?”


“我要在文技书院学习一年。”


太子连忙拉住她,却是越看韶华的笑容越刺眼。压低声音对她说:“皇妹,你看这样的小事何必麻烦皇祖母呢,何况这样的事你我都参与其中,脱不了身,这样,皇妹去文技书院的事我再去求求父皇母后,如何?”


韶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笑道:“一年。”


太子无奈摇了摇头,这小丫头片子,从小到大不知道给他出了多少难题。让她去文技书院还真是要费些功夫了。


转眼到了该去给皇后请安的日子了,韶华遣人去唤了沁阳,姐妹俩收拾妥当,一同去了皇后的梓凤宫。


“好。”冯影看见自家太子微笑着从牙缝里吐出了一个字。


韶华对着太子笑眯眯的说:“那就多谢太子哥哥啦,皇妹去了书院,酒方子立刻奉上。”


韶华沁阳进了内殿,给皇后行了礼,皇后端坐在凤座上,一身绛红色百福对襟裙,头顶皇后专用的九凤衔珠冠,大颗的珍珠耳环与皇后白皙的皮肤相得益彰,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四十多岁的人,倒似只有三十多岁,此刻正满脸笑意的看着沁阳韶华。


“阳儿华儿可是好久没来看母后了,快来让母后看看。”又唤来秦氏带来的宁家姑娘,对沁阳韶华说:“看看谁来了,华儿整日里说没个玩伴,这两个丫头进宫来,你可开心?”


到了梓凤宫,还未进内殿,已经听到阵阵笑语欢声,韶华和沁阳对视一笑,心下了然,这大概是皇后的亲嫂嫂,兵部尚书宁瞿的夫人秦氏进宫来了。


皇后出身武将世家宁家,老宁国公早已去世,如今在朝中为官的是皇后的两个亲哥哥,大哥宁承,镇军上将军,从一品,手握二十万兵马,镇守北川(大祁国和伽川的边界处。二哥宁瞿,在朝中任从二的品兵部尚书。


韶华望向宁家的两个女儿,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对皇后道:“有佳姐姐兰姐姐来,韶华当然开心。”


秦氏忙说:“能得公主青眼,是她们的福分了。”


秦氏带着宁家的两个女儿来给沁阳韶华行礼,宁承之女宁佳,十四岁左右,穿着一身浅紫色绣石榴花长裙,外面是同色的对襟镶南珠夹袄,很是清丽秀雅。


宁瞿之女宁兰,十二岁左右,穿一身淡蓝色百合裙,外面裹了一件银白色雀羽夹袄,一双美目如宝石般耀眼,肤若凝脂,唇若花瓣,模样比她姐姐好看不少。


曾有一次韶华风筝挂到了树上,让侍卫去拿下来,这宁兰从树下经过,正巧掉了只青虫下来,虽未掉她身上,也把她吓了一跳,侍卫下来道了歉,讲明了缘由,可这宁兰不仅辱骂皇家侍卫,竟哭着去给皇后告状,说韶华让侍卫拿虫子吓她,要打死她的侍卫,真真是不要脸,从那以后两人的梁子可就结下了。


可能是因为宁瞿虽妻妾众多,膝下却只有一子一女,平日里一味的纵着,导致他家孩子一个个的都不讨人喜欢。


沁阳笑道:“舅母不必如此见外,我们常盼佳儿兰儿来宫里,姐姐妹妹在一起,高兴的紧呢。”


几人之前也见过,可韶华并不喜欢二人,宁佳倒也罢了,比韶华大几岁,并不常来宫里。可这个宁兰却可恶的很,前几日在街上遇到的宁秀,便是她的亲哥哥。


侍卫虽被韶华救下了,也被降了职。打那以后,韶华见了这宁兰,心里先翻白眼。


“臣妇瞧着两位公主的模样是一日比一日好看了“秦氏笑着说到,“到底是天家贵胄,可真真是如画上的人一般,这通身的皇家气派真是让臣妇长了见识。”


韶华之前也见过几次秦氏。在韶华看来,秦氏颇有手段,但也是个可怜人,宁瞿将军最爱各式各样的红粉佳人,是青楼楚馆的常客,后院更是美妾无数,幸而宁瞿的一子一女皆为她所出,不然秦氏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皇后听到此话,笑道:“左不过两个小孩家,能看出来什么,你还不知道么,我这两个女儿,那可是皇上的心尖子,平日里娇惯了些,一个比一个有主意,我倒是想有个佳儿兰儿这样的乖女儿呐。”


秦氏闻言笑道:“皇家公主,千金贵体哪里是一般人家能比的,我们家这两个笨手笨脚的,日日窝在家里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是让我操碎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