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漫漫韶华绵绵知意 > 第十章 惊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韶华想着父皇能让她去文技书院的事,心情大好,亲自去给太子送了酒方子,又唤来乐山乐水,要去百花园摘些腊梅,送去宣政殿。


韶华刚入了百花园,就远远看见一群丫鬟太监围在孔雀园,走进一看,韶华只觉得脑门上烧起了一把火,竟是几个太监正对着她心爱的白孔雀围追堵截。


韶华心想究竟是谁这么大胆,人群中细细一瞧,却是湖玉郡主,在园外大呼小叫的指挥者,嘴里嚷嚷着要拔了这白孔雀的尾巴做羽扇。


这湖玉郡主是韶华小姑姑安宁公主的独女,比韶华大几个月,安宁公主早年丧夫,膝下只有一对儿女,湖玉郡主和文轩世子。


见韶华前来,湖玉并无惧色,很不真诚的走过来给韶华福了福身子:“玉儿见过公主,公主万福,是我让他们抓这白雀的,公主妹妹可不要怪罪。”


韶华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恼怒,板板正正回了她半礼,语气里听不出喜怒,问道:“玉儿姐姐怎会在此处?为何要抓我的白孔雀呢?”


太后生了周皇和荣亲王两个儿子,只安宁公主这么一个亲生女儿,见她年纪轻轻又守了寡,也未改嫁,心下怜爱,对这唯一的外孙女,喜爱程度不亚于韶华。


乐水上前骂道:“大胆,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这百花园也是你们能闯的?竟敢动公主的白雀,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罪名!”一众丫鬟太监连忙停下来,跪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只是眼下这事即便她有理,闹大了会惹得皇后不喜不说,对湖玉也不过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不仅不会给她什么惩罚,还显的韶华小气。


韶华眼珠子转了转,笑道:“是么?竟然是母后应了的,韶华未曾得到消息,竟是冤枉了玉姐姐。”


湖玉看起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回道:“公主不知,我是求了皇后舅母的,想要几支孔雀尾羽做羽扇,想这雀尾还能长出,也没什么要紧的,皇后舅母已经答应了我呢。“


哼,竟拿了皇后来压她,韶华自然得罪不起皇后,可也由不得她任意欺负,碰上了,就好好的过几招吧。


“不过几根雀羽,太子哥哥还能舍不得么,少吓唬我了,再说,舅母都已经答应我了”


韶华淡然一笑:“姐姐大概不知道吧,太子哥哥曾对我说,这孔雀是吉祥之物,来年开春,父皇有意用它做封禅的瑞鸟呢,你若是拔了它的尾巴,这父皇万一多想,可就不妙了。”


“这也没什么,就当你不知者无罪好了。”湖玉看韶华一脸好说话的样子,气焰又嚣张了几分。


韶华道:“只是不知道太子哥哥知不知道此事,这孔雀是他的心爱之物,平日里连根羽毛都舍不得伤着,若是太子哥哥知晓今日之事,即便是不怪罪姐姐,只怕也要难过一番了。”


湖玉想了片刻,对韶华道:“姐姐也是一时糊涂,竟没打听清楚这竟是太子哥哥的心爱之物,还要用作封禅这等大事,既是这样,我再派人重新找找白羽吧,还望妹妹不要怪罪。”


韶华心想合着这是我的东西,你就该干嘛就干嘛,不用顾虑了是么。


湖玉知道封禅是祭天地的大事,容不得一丝马虎,她只听宁兰说这白雀美丽非凡,却不知还要做瑞鸟,万一有个好歹,可不是她能承担的,她虽胡闹,也不能给家里惹下这等麻烦,当下有些恼了宁兰,也不知道打听清楚。


韶华心想,就这丫头嚣张跋扈目中无人智商堪忧还要处处跟她作对,就算她信口胡诌,这湖玉也不敢妄动,谁也不敢拿封禅的事开玩笑。


韶华用眼神示意乐山,自己则上前走了一步,贴近湖玉,“姐姐的头发上,似乎有个大黑虫。”


“啊!!!!啊!!!!”几声尖叫直震的韶华耳朵都要聋了,湖玉边拍打身上,边让丫鬟看看她的发钗,直吓得娇躯乱颤,好不惊慌。


见她如此,韶华也不发作,笑吟吟的说到:“姐姐也是不知者无罪嘛,事出有因,本宫自然不会在父皇和太子哥哥面前多嘴。只是,还有一事,本宫还想告诉姐姐。”


湖玉疑道:“还有什么事?”


韶华忙拦住她,一本正经的说:“姐姐慢着,你仔细瞧瞧,这是什么?”


湖玉并不敢看,离那地方退了三四步,韶华却故意惊慌的说:“啊,姐姐,不好了,你竟然踩死了一只蟑螂,还是母的。”


韶华在一旁拍手道:“姐姐莫慌莫慌,它被你抖下来了。”


湖玉气的俏脸通红,惊疑未定的喊道:“快来人,来人,给本郡主打死它。”


湖玉吓得脸都有些白了,狐疑不定的说:“啊!你。。。你怎么知道?我才不信!”


“哎,信不信由你,以前啊,我闲来无事,养过几只,谁知道没多久生了一大箱子,单独分开养,凡是母的又能生一大箱子,实在养不了了,就放走了。”


湖玉拍拍胸口,问道:“什。。。什么?什么蟑螂?”


韶华道:“蟑螂啊,哦,姐姐不知道吧,这种虫子,可记仇了,兄弟姐妹特别多,这母蟑螂只要和和公蟑螂住一晚上,就能不停的生啊,生啊,生一辈子的蟑螂,它们的子孙,遍布各个角落,谁要是弄死了它们一只,它们就在那人身上留下气味,整个儿家族都要来报复。爬到害它之人的被子里,床底下,碗里面,出其不意的咬人一口。”


湖玉拍着胸口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韶华道:“这种事,我怎能开玩笑?姐姐如此通情达理,美丽贤淑,我又怎会对姐姐说假话?”


湖玉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韶华:“你竟然养这种恶心的东西?”


韶华一脸回忆:“唉,想当年。。。总之,那时年幼无知嘛,不过这万物相生相克,都是有法子的,以往我养这东西的时候,专门用冷水丹煎汤,每日服一碗,连服七日,这些蟑螂对我是唯恐避之不及呢。”


韶华心想,那你还敢来呢,胆子不小。湖玉让丫鬟扶着她急匆匆的回去了,韶华冲着她走的方向慈祥的笑着笑着,兰儿姐姐,宁兰么。。。。


“乐水啊,悄悄的,打发余太医给咱们的湖玉郡主瞧瞧身子,我瞅着刚刚八成受到了什么惊吓呢。”


韶华顿了顿又说:“姐姐快回去换身衣服吧,洗个澡,再请御医来瞧瞧,可别让这些东西记住了姐姐,它们的同伙数不胜数,这万一爬到姐姐的脸上,身上,岂不可惜了姐姐这么美的脸蛋。“


湖玉又惊又气道:“哼,怪不得兰儿姐姐说你这儿虫子多呢,果然不假。”


乐水轻快的说道:“好嘞,公主,奴婢定会好好安排的。”


韶华打发了身边的那些小丫鬟,冲着乐山乐水呲牙一笑,在太阳光下,乐山乐水觉得她们家公主那牙口雪白雪白的,像小刀子一样。


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这位祖宗。大祁皇宫内行走,蟑螂模型可是咱韶华公主的标配。哎,那冷水丹是奇臭无比啊,也不知道这郡主受不受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