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青鸟深深音曾绝 > 第二十三章:温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知道我又在做梦了,虽然地点也是同一片温泉,但是我知道此刻在那温泉之中的女子不是我。她瞧起来似乎是受了伤,她在这水下已经足足待了一炷香才浮出水面换了口气。


虽然同是女子,可女子若见到另一个女子洗澡时的香艳画面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是以我蒙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容鹤告诉我,这三危山几千年来无人居住,可为何见这女子的神态,仿若自家一般。


我有点害羞,却忍不住从指缝间偷偷看向那女子,虽然全身濡湿,却挡不住那一身的风华,定是个美人!只恨这温泉氤氲出白雾,在这潭水的上头飘飘绕绕,让我瞧不清那女子的容貌。


上头听着像是两个人,那男子唤女子:母妃。


被唤做母妃的女子似是脱力,见此无路,心下绝望道:“阿鹤,放下母妃罢,你速速自行离去,好好留住一命,才能有来日。”


那女子又泡了片刻后,准备离去,忽听见上方雷声大响,然后竹林的那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想来再过片刻就要来到这温泉处,她大惊,急忙沉入水底去。


竹林那头的来人不多时就跑到了这温泉处,那上头的雷声不断,随着那二人的步伐一路劈下来,把好好的竹子都劈焦了。竹林深处已无路,只有这一池潭水,那女子因此刻只着内衫,周身都被温泉水浸湿,顾藏身潭内,不敢出来,只凝神听着上头的情况。


那潭水之下的女子一听,原来只听说这天帝的小儿子并非是天后所出,出生之时有二十四只灵鸟从六界各处飞到天界绕着他出生的宫殿飞了整整七七四十九日。只是虽得灵鸟相贺,却让这庶子在天宫的日子并不好过,如今自己撞上这已是第二回了。


蟠桃仙宴之时,这庶子曾随着天帝来昆仑赴宴,却不想误入桃林,遇到了自己,那少年瞧着年岁虽小,却甚是老成,且不像其他的神仙一样迂腐,不曾想这千年过去,竟然又遇到了他,他此番遭难,自己必得救他一救,只是如今自己衣衫凌乱的样子不好直接出水,于是在那司雷神君准备又一击雷刑劈下之前,用了一个保护决将那男子与怀中的女子包裹起来,雷刑劈下,被结界弹回,反击中了那神君自己,那记雷刑有多重,只见他一时间吐了一口血出来,直接从云头摔下便可知了。


男子没有说话,但是不肯,那女子一直在让男子自己逃走,说话间,上头那雷声已来至身前,高高在上的神君望着这对逃命的母子,眼中不见仁慈,再次举起手中的雷锤,对着男子准备劈下,那女子动作却更快,挡在了男子的身前,受了那一道雷刑,当即昏迷过去。 一秒记住http://m.26ks.cc


男子心下大悸,抱着自己的母妃,对着那半空之上的神君道:“为何母后要苦苦相逼至此,我不过一庶子,就算是出生之时百花齐放,二十四只灵鸟前来相贺,可我真的没有觊觎天帝之心,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不争不抢,为何母后就是不信我。”


说罢重重的磕下去。


那潭中女子说道:“这竹林往外出去,有一处屋子,你且先带着你母妃过去。”


那司雷神君摔下云头,倒在地上,像是昏了过去。


那被叫做阿鹤的男子,见此一幕,得知定是有人出手相助,他小心的将自己母妃放在地上,然后在这潭水岸前行了一个大礼:“不知是何方神君相助,救命大恩,容鹤在此谢过。我母妃受了重伤,不知尊神可否现身,救助我母,若容鹤有来日,必定倾尽全力相谢。”


青鸾走到那昏迷的司雷神君身前,对着他略略挥了挥手,有青色华光从她指尖卸出,进入了司雷神君的身体里,便见他苏醒过来。


那司夜神君见到面前的女子,身上华泽流转,却是位上神,天界上神不过寥寥几位,自己也都见过,这神女必然来头不凡,于是一时不敢再造次,只向她行了尊礼道:“多谢尊神相救。”


容鹤闻言,再次拜下去,然后抱起自己的母妃,快步离去了。谭中女子听到他二人走远,才从水中冒头出来。手指微动,那放于潭水边上的白色衣裙就穿到了自己身上,她轻轻的甩了一下头,本来濡湿的头发,顺着她的动作,从发根开始变得干燥,一直到发尾处。


虽然还是瞧不清她的容貌,但我已经知道了她是谁,她是神鸟青鸾。


那司雷神君虽然对这神女的话抱有怀疑,却还是偷偷感应那母子二人的气息,是觉得气息淡了许多,都道是上神修的是大道,大道无情,此番救下那母子二人应当只是为保清净,是以辞了面前的神女,腾云离去了。


青鸾见那司雷神君离去,越想越是生气,自己本就不愿和那些俗气神仙打交道,不想在自家的浴池里洗澡,却被这天宫的神仙扰了清净,真不知道师姐同这九重天上的诸仙来往是忍受了多少无聊和聒噪,不觉有几分同情她。


刚才见那母子身边的结界想来就是此人所为,她为何帮了小殿下母子,却又救醒自己。是以他态度恭敬的问道:“尊神为何要救下那庶子和他母妃?”


那女子神色未变,却也不屑与他多言:“我本不想管你们天宫的事情,只是那天宫小殿下出生有灵鸟相贺,想来定是有一番大造化的,若是今日在我这三危山殒命,倒是我的不是了,我已送他们出了三危山,你且速速离去,若是再来扰我清净,就算是天宫,我也是不怕得罪的。”


是容鹤来寻我,他见我久久不归,天色已暗,担忧我不好,见我在这谭中半是昏迷半是睡着的样子,瞬间吓到,以为自己按照王母所赠经书中的救治之法出了岔子,所以不顾男女之别把我从潭水中抱起,施法弄干了我的衣服,我醒来时已经在这茅屋之中,夜幕初上,他点了好几根烛火,用素布制成的灯罩罩住。


这房中随着那晃动的烛火明明灭灭着,我醒来之后见容鹤在我身边,我对他说:“容鹤仙,我刚刚在梦中见到你了。”


想到先前曾见过一面的那个庶子小殿下此刻被遣去了自己的家中,于是有些后悔道:“先前师尊告诫我不可对万物无情,我此番救他一次,也不过是循了师尊的教诲而已,应该不算什么大事吧?”


我半梦半醒间,突然听到有人叫我:“阿栀,阿栀?”


他不想我会说出这话,接下来他说出的话带着颤抖:“你都看见了什么?”


我刚刚睡醒,灵台不清明,但是梦中所见,我却记得清楚,我对他说:“我梦到,你以前在这里的事情了,你和你的母妃,被一个女子救了对不对?”


他只以为我还未清醒,于是他只摸了摸我的脸问道:“是吗,那你都梦到我什么了?”


我看着他的脸,有些心疼,我只知道他从前过得不好,还流落人界,却不想就算到了如此地步,还会被追杀,险些丧命。我心下难过,只道:“我见你和你母妃被司雷的神君追杀,是青鸾救了你是吗?”


他摸了摸我的脸,并不言语,我接着说道:“容鹤仙以前过得很苦,以后不怕了,我会将这世间千倍万倍的甜都补给你。”我的嗓音软软的,想来是因为才睡醒的缘故,容鹤听见了这话,仿佛很感动的样子,他一直摸着我的脸,很久之后,才回我: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