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饿狼总裁,慢点吃 > 第30章:我的酒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由于小玲被梁池西当场开除,苏乐还无法找到合适的助理来代替她的工作。本以为自己会格外忙碌,但没想到到了剧组所有人都将她拿慈禧太后一样供着。


“清清,这东西这么重,你还是别拿了,去帮乐乐姐拿下剧本吧!”阿k笑的阳光灿烂夺过她手中的道具箱。


“清清,剧本我去拿就好了,你就站在这扇扇风,这天气怪热的。”副导演很好心的递来一瓶冰水,时不时去瞄她拿在手中的手机,似乎在等待谁给她打电话。


“……”这是什么情况,才一天功夫这些人就变脸了,“不用不用,我是乐乐姐的助理,做这些事儿是应该的。”


“正好听见就特意从S市赶过来,乔清清你拿我们当猴糊弄呢,”小玲以往工作上从未失误过,这乔清清本事也真大,才来一天就发生这种事情,顿时,苏乐愈发讨厌起乔清清来,“我们可不管你和总裁什么关系,反正你放心,咱剧组不会说出去,免得啊……”


拉长尾音,给了众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哎呦,我可不敢当,”刚结束自己戏份的苏乐环着胸迈着模特步走了过来,掐着嗓门说的阴阳怪气,“要是又把你给惹生气了总裁一个不高兴把我们全部开除可怎么办?”


“我没有生气,你们误会了,我和梁……总裁只是单纯的上下属关系,昨天是因为他正好听到那件事儿才……”


接连几天,乔清清正式成为了剧组的闲人,每当她要去做什么时总会有人抢在她前面,整个剧组除了阿k和苏乐的经纪人便再无几个愿意和她搭讪聊天的。


“清清,明天这边的拍摄就完成了,听说w市小吃很出名,要不晚上我请客,咱们去吃一顿?”翘着兰花指,声音尖细,对于’伪娘‘阿K平日的说话方式,她已经由最初的听完起一身鸡皮疙瘩到现在的彻底免疫。


梁池西真是害惨她了!


心中悲愤,别看这些人面上对你恭维,背地里指不定怎么咒骂你,她不傻,看来结束拍摄后得回去拜托梁先生给她换个艺人。


“……”默默瞟了眼阿k身上的粉色短袖,其实,作为一个男人如此臭美爱干净,也真是难为他了,“那好,一会儿结束你叫我。”


“ok。”


“这个,不好吧!”剧组本来就对她颇有言辞了,擅自离开岂不是自讨苦吃,想来苏乐正在找机会惩治她。


“没事儿,导演说一会儿戏结束后是自由时间,随便怎么玩,只要记得明早按时报到就成,”说着埋头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经过精心描绘的眉毛一簇,嫌弃道,“来的匆忙我都没准备几套衣服,身上这身都穿了三次了,我自己看着都嫌脏。”


“哎呦,我说清清,你好歹是个女孩子,还是跟着咱传奇总裁混的,瞧瞧你这吃相。”阿k不知从哪儿弄来跟小牙签正小心翼翼挑着竹签上的肉,那斯文的吃相像足了大家闺秀。


“别,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吃货。”


w市比起s市的繁华奢靡,显得更具中国特色,街头巷尾到处可见买手工品的店子。小吃街距离影视城不远,二人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正是黄昏,街上已经渐渐热闹起来,两旁各样小吃看得人口水直流。


“好棒,这些东西光闻一闻就觉得好香,”挤出人群啃着终于买到的羊肉串,“肉香肥美,早知道早点来了。”


“不说他,晦气,还有啥好吃的,换我请你,别选贵的,我穷。”


“没事儿,说好了我请客,前面拐角处有家当地颇负盛名的酒吧,要不咱们去哪喝两杯?”


“骗谁呢,总裁可从未为了哪个女人这样过,信我,你在他心目中肯定不一样。”在环球混了这么多年,那位传奇总裁什么性格他能不知道?


是不一样,如果有人往你家发杜蕾斯你还能认为她是普通人?哦,对了,梁先生还是那个想上-她的人。


见她两眼放光的样子,阿k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提议了,要是被总裁他知道了,会不会杀过来拍死他?


“愣着干什么,”竹签随手一扔环住阿k的胳膊,“走,带路。”


酒吧这个神奇的地方,她还从未去过,主要还是没人愿意带她去,许大美女那货总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她,今天终于可以去见见世面,“去啊,必须去!”


据说酒吧是泡白富美钓高富帅的最佳场所,这么个纸醉金迷的地方不去一次多可惜。


“来都来了怎么找也得喝上一两杯。”说着掏出钱夹往吧台上一甩,“来一瓶威士忌!”


瞄了眼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阿k,又瞄了眼一身素雅神情紧张的乔清清,酒保面色渐渐变得怪异起来,这女人什么品位。


酒吧名字叫‘迷情’,建在地下室,以哥特式的装饰风格为主。


音乐整耳欲聋,舞池人满为患,看着那些穿着暴露的女人一个劲儿往男人身上缠,乔清清傻眼,原来就是这么个钓法,“阿,阿k,要不咱们还是出去吧,选家奶茶店坐一会儿?”


“没事儿,哥可是千杯不醉,如果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那……”看了眼高脚杯中颜色漂亮的酒,犹犹豫豫端起抿了一口,加了柠檬,味道不错,咂咂嘴又喝了一大口。


“喂,什么眼神,哥可是纯爷们,是吧清清!”说着手往乔清清肩膀上一搭,“来,干杯!”


“我,我不会喝酒。”


“这就对了,来来来,干杯!”


“干杯!”


墙角处的位置,灯光昏暗,一个花枝招展的男人正一脸纠结看着对面胡言乱语的清秀女人,终于,忍不住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杯,“才一杯你就醉了,天,乔清清,你简直是s市的异类!”


“嗝,谁说我醉了,我清醒着呢,”感觉手中一空,在桌上胡乱抓了抓,“我的酒呢,酒呢?”


“酒喝完了,我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