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当豪门大佬被排队表白 > 第106章 被强撩的第八十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黑洞洞的枪口, 就这样抵在海因里希·美因茨的面前。


褚子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他的面色看上去非常的平静, 那张无比秀美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真抱歉……这一次问候的方式也许太过强硬了一些,海因里希·美因茨先生。”


“强硬?”


海因里希·美因茨微微的挑了挑眉, 那看上去极为冷峻的属于欧洲男人的眉眼,划过了一丝冷芒。


他非常小心的用自己的右手手臂将贺少征往后一带, 确保接下来就算有擦枪走火的可能,贺少征也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海因里希·美因茨又看了看那已经被合上的门——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进入这里的。”


海因里希·美因茨微笑着说道, “也许,楚褚先生想做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问候。”


“褚子源, 你想要做什么?”


褚子源微笑着说道,“你应该知道, 在基因图谱研究技术上的造诣……褚家并不比你差,因此,你所谓的指纹扫描的那一层屏障, 对于我而言,只需要用一些小小的手段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入。”


“而且,你应该清楚……在这个世界上,我迟早会杀了你。”


“门口把守的守卫,相应的指纹扫描……”


“这一切都很简单。”


——更多的是,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能够保守秘密。


他的视线又微微的向另一侧偏移, 看向了贺少征。


褚子源的目光微微一冷, “就像是……你想要杀死我一样。”


——不仅仅是因为我曾经是贺少征最爱的人……


他缓缓的开口,那形状漂亮的嘴唇就这样轻轻一动,仿佛是在说唇语一般——


——贺哥,我一定要把你会把你安然无恙的从晨曦之星号上带走……不要害怕。


在这暧昧不明的灯光之中, 贺少征的表情看不太真切,然而褚子源却能够轻易地捕捉到男人的面容,他的视线立即放柔了几分。


褚子源对着贺少征微微一笑。


另一边,海因里希·美因茨的脸上重新恢复了冷漠的神情。


这一名欧洲男人的声音很轻,“这里是我的领地。”


就像是当年褚雪尧在那棵大槐树下所定下的承诺一般。


“就算你的确想要动手,你确定,现在是一个好时机?”


不断有人在一掷千金,不断有人开始做出危险到极致的交易。


最高层的包厢之内,却是无比肃杀的环境。


说着,他看了一眼包厢外的玻璃窗。


那璀璨耀眼的灯光和最中心的舞台,都宣示着外面的喧嚣……


而这样的情况,对于褚子源而言……其实是极为不利的。


——为什么他要那么急切呢?


就仿佛在这一片区域之内,割裂成了两个世界一般。


而在那黑暗的区域之中,贺少征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下方的人察觉到了最上方的包间有什么异动,很有可能会抽调大量的美因茨家族的护卫队成员前来探查。


男人那骨骼优美的手指,轻轻的放在了自己手腕处的手表的位置——


——那里,还藏着一把微型的枪。


贺少征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事实上,在他心底最深处的那沉淀了已久的感情,现在由于年岁的蹉跎已经淡了许多,但是,他绝对不能……也绝对不允许眼睁睁的看着褚雪尧就这样死在自己的身前。


“真是有趣……褚子源先生,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想法。”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你急着要在这个时候动手。”


而就在贺少征打算动手的那一刻,他听见海因里希·美因茨突然低低的发出了一声哼笑声。


这一声笑,隐隐的带着些许嘲讽的意味,却又莫名的让人想到了歌剧里所演绎的腔调。


一句分外轻柔的话语响起,却仿佛是宣告了死刑的审判。


而听到这句话后,褚子源的脸色蓦地一变。


海因里希·美因茨那堪称是优雅的将双手的手背交叠在了一起,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极为的平静,就仿佛那顶着他的并不是什么黑洞洞的枪口。


“因为,你知道,你已经没机会了。”


“看样子,我似乎没有说错。”


轻轻的揉捏了一下贺少征的手指,似乎是在告诉着贺少征,没有关系,一切有我。


他的手指猛地一动。


一道细微的火光就这样划过了海因里希·美因茨的左侧的脸庞,却并没有伤到男人,只是有几缕铂金色的头发变得焦黑了些许,轻轻的散落在了地上。


海因里希·美因茨冷笑了一声,意有所指的说道,“只是有一件事情,我希望你能记住,褚子源……”


“——你无论做了多少,都不过是鸠占鹊巢而已。”


海因里希意有所指的说道,“你和褚雪尧,共生在一个身体之中,你们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你清楚,这一辈子他看见的人,永远都只是另外一个人,就算偶尔的在夜间的时候,就算在午夜清醒的时候,你可以贪婪的占用着那一具身体,注视着他的脸庞……却永远都没有办法,真真正正的代替他。”


“我们之间存在着交易……也仅仅如此。我实现你的愿望,和你合作解决了褚雪尧,而在那之后你也能安安心心的回到新加坡出家,整合相应的势力,再对我有所帮助。”


他那原本放在自己手表上的手指,微微的顿了顿,又慢慢的收了回去。


贺少征突然想到了一种极为荒谬的可能。


贺少征听到这一声声音之后,眼瞳微微一缩。


——鸠占鹊巢?


——为什么……他在一开始遇见自己的时候,看自己的眼神颇有深意,却硬要装作不认识自己的样子;


——为什么在以为自己失忆了之后,又靠近自己,诉说着过往的种种爱意……


——为什么……为什么在那一场爆炸之中,褚雪尧最后可以安然无恙的活下去?


——为什么海因里希·美因茨要救他?


那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有了解释的空间。


贺少征缓缓的抬起了头。


对……如果他们,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一个人的话;


如果,真的是双重人格的话;


——原来已经早就不是他了……


——原来褚雪尧已经死了……空有一具屈壳。人格意义上的毁灭,真正意义上的消亡。


站在海因里希·美因茨的身后,他看着那举着枪,目光微微闪烁的褚子源,只感觉心底处不断的有密密麻麻的小刺扎着。


他张了张嘴唇,在这一刻,真的有些想笑。


贺少征深吸了一口气,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口突突的疼。


他突然明白了这么一句话——


——难怪,这个人可以忍那么久不来见自己。


——这个人可以让自己纸醉金迷的在这几年之中带着懊悔和愧疚生活着……却不愿意露出哪怕一面,只是在暗地里窥视着。


以失忆为名,毕竟拥有着一张与褚雪尧一模一样的躯壳。


褚子源可以利用褚雪尧记忆中与贺少征相处的点滴,构建出另一副合格的初遇相识相爱的答卷。


——有的时候,真相比起假象更为的残忍。


贺少征也就能够理解为什么褚子源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


——那就等于是从根本否定了褚子源这么多年来做好的准备和计划。


“鸠占鹊巢这个词,的确听起来有一些不好听,没想到海因里希·美因茨先生的中文学得的确很不错。”


而一切的一切出现了一个意外,那个意外便是海因里希·美因茨所布下的记忆篡改的实验。


如果贺少征失去了过往的所有的记忆的话,那属于褚雪尧的这一具皮囊,也没有任何的怀念的价值。


褚子源脸上的神情看上去分外的平静。


在这一刻,既然来到了这里,他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


褚子源缓缓的点了点头,那看上去颇为温和的眉眼却一下子锐利了几分。


他轻柔的问道,“可是,妄图将贺少征的意识作出篡改……这样的行为,难道不也是另外一种方式的鸠占鹊巢吗?”


如果失败了的话,褚子源也绝对不会后悔,不过就是付出属于自己生命的筹码。


因为他一直都坚定甚至堪称是偏称的认为,它从属于褚雪尧的人格之中诞生的意义,就是因为贺少征。


趁着贺少征对海因里希·美因茨的信赖还没有那么稳固的现金,褚子源想要搏一搏。


成功了……如果那能够换回贺少征过往的记忆,那么他们也许还有再一次在一起的可能。


——这是一场豪赌。


贺少征冷眼看着这两个男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


包厢的门又再一次被另外一双手,轻轻的推开……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