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琴尖 > 第61章 你的银子给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字画铺,刚一进门看着满地狼狈的样子,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这还是我的铺子?”


收拾字画的时候,只听“铛”的一声,一大锭银子出现在了柜台上。


一看是她,他赶紧把脚边那些各式各样的“须耐烦”,踢到了柜台下边。


顾晓晓也确实没有发现有何不同,已经见识过他的极度执拗,以为他又在犯毛病呢,就只管自己说道,“刚才,忘记付你银子了。”


随后她便转身离去,背对着他又加了一句,“噢还有,谢谢。”


他刚想叫住她,开口的时候已经没了人影,“太……多了。”


有一日,夜已深,她在屋顶看到他回家来住了。


见他先去了书房,和方奇才说了会话,又去寝屋里坐在方夫人的床边,接过了丫鬟手里的药碗,一口一口地喂她喝下。


最后他才回了自己的屋子,屋顶上的顾晓晓一路随他移动,最后也蹑手蹑脚地挪到他屋子的那一片屋顶上。


虽然偶尔和他相见,但她自始至终都很清楚,自己此行前来的使命是什么。


每日白天,她都在方府附近盯着,连前半夜都是坐在方府的屋顶上度过的。


如此一来,方府只要一有外人进来,她便立马能知晓。


“这只呆鹅,定又在画寻人画像了。”


她转过头,在屋顶径直地躺了下来,双头撑在脑袋的后头,独自望着头顶上的天空。


瓦片没有合上的话,就算我们是一起看了星星吧?


她屏住呼吸,轻轻地掀开了一片瓦,向下望去。


看到他在画架前坐了下来,拿起了画笔,不停挥动着。


又是那幅认真投入的样子,仿佛世界上的别人他物都已经不存在,或者根本就无法向他靠近半分。


然后是长长的马尾晃向了一边,还有一些细碎的发丝缠在耳边,和一对脆绿的耳坠子一道感受着夏日微风的流动。


小巧的翘鼻子下面,是一种无意识地嘟嘴。


脚底下踩着一方石台阶,身子倚着一扇木门。


不过那一块瓦片实在太小,透过这个小小的空档,她只看得到他的身影,却看清楚他的面前到底是在画什么。


画纸上,最先出现的是一双细长的眼睛。


明明半弯着,眼神却蕴含着几丝怒气。


“所以,才让你须耐烦嘛。”


他带着笑意,放下手中的画笔,换了一支小狼毫。


很快,画像的左侧有了隶书题跋,一共二十个字:


一身淡橘色的罗衫,腰间配剑,看着很是大方和利落。


画笔最后在她身后影影绰绰有一方篱笆出现的时候,到此收住了。


看着眼前画像上的她,似乎又是在生气地质问自己,“怎么?我这人看上去,很不耐烦吗?”


再顾倾人国。


……


躺在床铺上,顾晓晓猛地一睁眼,听到门外有动静。


北方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她才确认,是他。


她打开了木门,他明显一愣。


“哟,几日不见,方公子……改当卖货郎了?”


虽然每日都是后半夜才从方府离开,再赶回到茅草木屋睡觉,但作为习武之人,敏锐至极。


她立马起身,手已经放在了腰间的佩剑上,轻轻地移到了门前。


透过门缝,她看到了篱笆前的场景,眼神里满是讶异。


他进了茅草木屋,终于把所有东西一一卸了下来,露出了原来的自己。


她揉了揉眼睛,简直不敢置信,“刚才你就是这么一路走来的?这些……都是给我的?”


他点点头,站在一边,“噢,因为你上次的银子给多了,我拿着剩下要找你的钱买了这些东西,上次我来的时候看你这里什么都没有,就自己作主,胡乱买了一些。”


刚才她差点没认出来,因为站在门前的他,全身上下都挂满了物件。


背后各有一个大包裹,左手臂膀上挂着一只木桶,怀里抱着一个酱菜坛子,手上还提着好几个口袋。


就连他的头顶上,还顶着一刀书?!


“我看顾姑娘你不会做饭,有了这个菜谱就可以学着做了。”


她又蹲下来,打开了那个酱菜坛子,一股酸味即刻冲鼻而来。


“噢,这是泡菜,别看现在闻着有些酸,用来配白粥或是炒肉丝,那是最好不过了的,如果吃完了这个坛子可别扔掉,可以继续用来酿泡菜的。”


她拎起了那刀书最上面的一本,撇了撇嘴巴,“确实够胡乱的,这什么?”


“上面不是写着嘛,这是一本菜谱呀!”


“我要菜谱有何用?”她连忙放了回去,像是格外烫手似的。


“噢,这个木桶是给你洗脚用的。”


“啊?!”顾晓晓觉得自己


“顾姑娘你不会每晚都不洗脚吧?”他一脸认真地问。


“我酿?”


他点点头。


她轻轻踢了一下面前的大木桶,桶沿都快到她的膝盖了,“那这个木桶呢?”


“夏天也可以泡热水脚的,尤其是对姑娘家的身体好。”


“你好像……很懂姑娘?”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口。


“我有个姐姐,以前她在家的时候,我每日都会给她倒洗脚水的,虽然她有时候也会偷懒,水都已经放凉了都忘记泡,最后只好偷偷地拿去浇花,她以为我一定不晓得,其实我都知道的。”


“洗啊,洗啊。”她摸摸头,心想,他有病,绝对有病。


“每晚睡之前,要用热水泡脚,而且热水一定要没过膝盖,这样效果才最好的。”


“方公子,需不需要我提醒一下你,现在是大夏天?”


心想,糟糕,刚刚才起床,是不是嘴角边上还有口水印?还是有眼屎?


他看着她,一动不动。


她摸了摸脸,“我脸上有东西吗?”


“噗哧”一声,顾晓晓笑出了声。


他摇摇头没说话,把口袋里的调味料拿去了后院土灶。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