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他们说我是害虫 > 第38章 一往而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呼……


篝火摇曳了下。


干柴被烧得噼啪作响。


鹿南客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道:“今天是一个人的祭日,我为祭奠她而来。”


顾顺和牛青山相视一眼,虽然牛青山很想早点回去,可看到庙外依然未停的瓢泼大雨,也只好暂时忍住那股念头。


“十年前的今日,那时我还年少。”鹿南客抬首望向庙门,看着庙外呼啸的风雨,仿佛陷入回忆,嘴里喃喃道:“那天,也和今天一样,原本晴空万里,转瞬铅云盖天,而后倾盆大雨。”


“那时候,这座彩娘庙还是彩娘庙。十里八乡皆传,上彩娘庙求姻缘最灵,我和她就一块来了,那时我们其实才总共见过三次面。”


“你们知道这座彩娘庙,为何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吗?”


鹿南客才问了句,庙外风雨蓦然大作,狂风呜呜,大雨哗哗,刮得破庙瑟瑟发抖,一声似兽非兽的凄厉尖叫声,在这黑夜中回荡。


顾顺不由自主接了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牛青山看了顾顺一眼,不太明白这个话的意思。


牛青山忐忑道:“鹿大哥,我们,我们还是不听了……”


鹿南客呵呵轻笑了下,道:“既然说开始了,便不妨听听!”


听到这凄厉的尖叫声,顾顺和牛青山都不由颤了颤。


顾顺轻咳了下,朝庙外看去,嘴里说道:“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惧鬼敲门。莫怕!莫惊……”


“不过你们肯定不知道,那位东湖先王,对这座彩娘庙的山神彩娘做过什么事吧!他居然想娶这位山神,欲立其为后。”


鹿南客的话,让顾顺和牛青山都不由目瞪口呆。


“十年前,东湖国王,现在应该是东湖国先王,那是个荒淫无道的君王,身为东湖国人,对这位先王,我想你们应该不会陌生。”


顾顺微微颔首,牛青山则是一无所知,他只是个乡野少年。


呼……


风雨从庙门处倒灌而入,一团黑雾伴随着尖叫声,冲入庙门。


顾顺问道:“十年前,东湖王室内乱,难道是因为此事?”


“是啊!可惜,那位彩娘不应,那位先王便欲霸王应上弓,请来邪道修士,毁其金身镇其魂,断其香火,掘其山根……”


鹿南客长剑在手,如烈阳横空,朝那黑雾斩去。


黑雾遇到那发光的长剑,便如同清水滴入油锅,顿时沸腾。长剑斩入黑雾,传来金铁交鸣之声。


一只漆黑的长毛枯爪从黑雾中探出,朝着鹿南客抓来。


鹿南客长身而起,拔剑在手,大喝道:“死则死矣!为何还要留下执念遗害他人?他人何辜?邪祟,还我雪儿命来!”


那散发着金光的长剑,让黑雾有些忌惮,使得那黑雾尖叫着退出破庙,只留下几滴血液滴落庙中,证明刚才这一幕不是大家眼花。


“鹿,鹿大哥……”


凄厉的尖叫声再次从黑雾中传出,刺得人耳膜生疼。


顾顺和牛青山不由掩住了双耳,感觉耳鸣胸闷,头晕目眩。


顾顺渐渐缓过劲来,心里开始有些后悔为了那百两钱银而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了,“子不语乱力乱神!悔不听圣人言尔!”


鹿南客听到顾顺这话,头也未回地看着庙门。


牛青山比顾顺更快缓过劲来,心中忐忑,欲言又止。


鹿南客仿佛知道他想问什么似的,道:“留在这破庙中还好,要是下山,四周一片漆黑,它随时都能向我们出手。”


随着鹿南客的诉说,庙门外的风雨又变大了起来。


顾顺看到这情况,不由出声阻止,“鹿兄,别说了,我们还是莫要再提起那些陈年旧事了!”


顾顺自我反省一番后,便问道:“鹿兄,咱们就这么等着?”


鹿南客微微颔首,末了又道:“当初我与雪儿来此之时,正好碰到那东湖国君对那彩娘下手,那彩娘倒也是刚烈之神……”


鹿南客说他是来祭奠一个人的,方寸估计,这家伙此次来此,可能是想要拿那邪祟的脑袋来祭奠他曾经的爱人雪儿。


从之前鹿南客那支言片语之中,方寸已经可以脑补出一出缠绵悱恻的凄美爱情故事了。


他算看出来了,只要鹿南客提起那位曾经的山神彩娘,那邪祟立马就来,顾顺可不想自己沦为邪祟的血食。


藏身横梁之上的方寸对此也有些无言,这家伙,简直就是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啊!


……


此时,离破庙不远处的林间,两道身影远远站立于林中。


十年前的他,应该还只是一个初尝爱滋味的少年,那个时候的感情最为纯粹,正是为爱而奋不顾身的年纪。


这让方寸不由想起那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秦越看着破庙外的风雨中,那时隐时现的黑雾,心里头虽然想要拒绝,可这话却说不出来。


他还想让林在行带他一起去寻找龙墓呢!


“秦师弟,看来此地果有邪祟!”林在行轻叹一声,道:“不过庙中那武夫手中长剑颇为不凡,或可借用一二!”


顿了下,林在行又道:“那株龙血草现在就在那破庙之中,为免夜长梦多……师弟可愿与兄走这一趟?”


林在行说着,与秦越双双朝破庙纵掠而去,同时拔出长剑,朝着破庙外的黑雾斩去。


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头丈余长的黄金四脚蛇。


秦越微微颔首,道:“师兄放心,师弟定助你一臂之力。”


“好!走!”


黑雾凄厉咆哮一声,再次退走。


两人纵身进入破庙之中,而那头黄金四脚蛇则挡在破庙外。


“斩!”


林在行大喝一声,剑气荡起风雨,斩入黑雾。


林在行和秦越见鹿南客如此,不由皱起眉头。


末了,林在行还是朝他们抱了抱拳,道:“不知三位兄台在此歇脚,多有叨扰!在下林在行,这位是我师弟,姓秦。”


见这蓦然而至的两个不速之客,鹿南客横剑于胸,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此时藏身于横梁上的方寸,也隐伏了下来,不敢妄动。


顾顺也觉得在这荒山破庙,居然跑出这么多人,有些巧。


不过人多一点好,人一多,感觉就不那么恐怖了。


秦越朝他们三人拱了下手,对顾顺和牛青山颇不以为然,倒是多看了眼鹿南客,特别是鹿南客手中那柄剑。


鹿南客笑了起来,道:“今日还真是怪了!平日里丝毫不见半个人影的荒山破庙,今日居然来了这么多人。”


“不知二位来此做何?”鹿南客问道。


林在行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牛青山,道:“我们是为这位小兄弟而来,确切地说,小兄弟,你那药篓中,是否一株叶如蛇鳞……”


“这是用来救我娘的救命之药,不能给你们!”


PS:忧伤对你们也是一往而深啊!求票票,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