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曙光纪元 > 第七二二章:尴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异世界冰原。


陈守义浑身蒸汽腾腾,高温弥漫,脚下的冰雪,已融化成一个浅浅的水坑。


他一遍遍的练习着横练三十六式。


突然,他浑身一僵。


动作被打断,停了下来。


就在刚才,他感觉到又是一道空间波动横扫而过。


他抬头朝远处看去,只见天边极光飞舞,如丝丝缕缕的绸缎,一片妖冶艳丽,恍若梦幻一般。


陈守义看的心中暗沉。


这些天来,空间波动越发频繁,连天地原力也开始变得躁动不安,隐隐中都有种大难临头之感。


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好巨人,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这里好可怕。”贝壳女紧紧扯着他耳朵道。


“是啊,是啊!”红小不点道。


陈守义看了红小不点一眼。


但就是如此,他才感觉心中焦躁。


他看了看时间,发现已快地球傍晚了,便也不再练习,他身体微微一震,身上汗水飞溅,继而抬腿走向不远处的小屋。


小屋内,两个小不点已吓得搂成一团,缩在角落瑟瑟发抖,一见到陈守义,顿时如乳燕归巢般迅速的一左一右飞落到他肩膀上。


“是啊!是啊!”红小不点道。


“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好小不点。”陈守义闻言感觉熨帖无比,连心中的阴霾都消散了大半。


还是两个小不点贴心。


你除了是啊是啊,还会说啥?


“现在就回去。”陈守义说道:“要不明天你们就待在另一个家里,不要跟我过来了。”


“可是小不点担心好巨人呀。”贝壳女比了比小拳头,一脸认真道:“有危险了,小不点会帮好巨人的。”


陈守义漫不经心的翻阅着报纸。


两个小不点则认真的看着动画片。


两者互不打扰。


真是没白养她们。


……


晚上,卧室里。


一处摩天大楼的天台上。


“尊敬的人类强者,你的直觉越来越敏锐了。”命运窃取者赞叹道。


邪物不像神明拥有神力,主要是靠恐怖的天赋能力和肉体力量,陈守义这种感知和意志,已经算是顶尖邪物了。


他看了会,就把一叠报纸扔到一边。


这时他心有所感,身体漂浮起来,与此同时窗户的纱窗自动打开,他仿佛幽灵般飘出窗户,继而飞向远处。


……


就是不掺和。


对人类而言,相比塔姆,祖神才是最危险,风险最大的一个。


塔姆吞噬地球毕竟不是短时间的事情,暂时还看不到什么危险。


“有什么话快说。”陈守义不耐烦道。


“这么多天了,你也应该有决定了吧?”命运窃取者问道。


“那是你们的事,和我无关。”陈守义眉头微皱,这是上次多国首脑会议时投票后的共同决定。


甚至连上赌桌的资格都没有。


就如狮子是不会和兔子讲道理一样,到时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人类只能任人宰割。


虽然有些消极。


但祖神脱困后,谁知道对人类是善是恶?


对方的承诺,只是一句虚无缥缈的空话,没有丝毫约束力。


人类根本赌不起,


“你在笑什么?”陈守义神色发冷,心中很不爽,自己说的话有这么好笑吗?


“这是一场大劫,你一个被塔姆厌弃的邪物竟还想置身事外,你没有选择,新的时代就要来临了,未来将是我们邪物的时代,来吧,加入我们吧,这是命运的决定。”命运窃取者一脸狂热道。


“是吗,对不起,我是人类,这里也不是塔姆。”陈守义冷声道,转身就准备离开,这时脚步一顿,转过身:“对了,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不然别怪我辣手无情。”


但已是人类唯一能想到的对策。


人类需要时间。


“哈哈哈……”命运窃取者闻言大笑。


陈守义蹲在街边,看着往来的男男女女,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


“祖神能就被塔姆囚禁千万年,说明力量还是不如塔姆,这次估计也只是无力挣扎罢了。”陈守义暗道:“当然,最好能同归于尽。”


他也只能在心中希冀,终归还是力量太弱啊。


“你……”命运窃取者脸色变幻了一下,最后也没敢说任何狠话。


……


时间已是七月份,高温已持续了半个月,街上到处都是纳凉逛街的市民。


“学长!”


“宋婷婷。”陈守义惊讶的抬头一看,发现是宋婷婷一家。


他站了起来,礼貌道:“宋叔叔,张阿姨,你们在逛街啊?”


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抽了两口就掐灭烟,最近他的烟瘾越来越大了,其实,也不是烟瘾,只是那种无所不在压力,让他总是习惯性的就想抽支烟。


他烟头扔到旁边的垃圾桶,正准备起身回家。


“宋叔叔,您是长辈,叫我小陈就好了。”陈守义笑道。


宋启然哪敢这么叫啊:“陈总顾,可别,您太客气了,叫我老宋就好了,我……”


这时旁边张静怡隐蔽的掐住他的软肉,笑道:“陈总顾,您跟婷婷好久没见了吧,肯定有话要说,你们两个聊吧。”


“啊,是啊,陈……陈总顾!”宋启然一脸受宠若惊,结结巴巴的道。“听……说,这边开了个夜市,就准备过来逛逛。”


陈守义是谁?


人类的武道之神,宇内至强者,竟然还这么念旧情,叫他宋叔叔,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有些飘了。


“你掐我干什么吗?”宋启然一脸郁闷道。


掐的太狠了。


感觉都有淤青了。


接着对宋婷婷道:“婷婷,晚上记得回来啊。”


一旁宋婷婷脸色猛地红了,如染上了一片云霞。


……


宋启然沉默了一会,问道:“你说陈总顾和婷婷能成吗?”


“成自然好,不成也无所谓,我的女儿还嫁不出去不成,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张静怡道。


“你没看到你女儿一脸尴尬吗?”张静怡说道。


“我看的尴尬。”张静怡面无表情道。


宋启然心中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尴尬的,有多少人想拍陈总顾马屁都没机会呢,你恐怕不知道,陈总顾还是蒸汽轮机集团的个人大股东。”


“我就担心女儿单相思啊,以陈总顾的地位,什么女人找不到啊,就算找个异世界蛮神,估计也是轻松。”宋启然担忧道。


他也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