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风起南洋1784 > 第800章 不可避免的明法同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玉琬怯意的靠在床头,脸上带着运动过后特有的红霞和舒坦的表情,修长的玉腿和脚丫子毫不客气的放在了皇帝的肚皮上,几分得意、几分快意还有几分不满。


要换一个时候,阮玉琬绝对没有敢把大脚趾对着皇帝的胆子,虽然叶开来自后世,对自己的后妃甚至比普通的农夫对自己妻子都宽容,但这仍然是在帝王家,每一个恃宠而骄的动作都很有可能被当成罪状的,平日里的阮玉琬可以说是对叶开最顺从的人了,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


但今天不一样了,巴黎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动,单靠一个常住巴黎手中并没有全权的公使和塞古尔公爵两人,是不足以搅黄法美之间谈判的。


因为他派一个大臣,哪怕就是辜礼欢去,他仍然会因为各种顾虑或者说对北美没那么重视而错失机会,说白了就是一个肯不肯担责任的事。


“陛下,我想此次不但需要皇贵妃去,最少还能带上一位皇子!”


必须要更有分量的代表团去,代表团的团长还必须要有很大的权力,可以在北美问题上与终身执政拿破仑本人进行全权的探讨。


要给予这么大的全权,除了已经出使过一次欧洲的阮玉琬,叶开实在想象不出还能派谁。


阮玉琬猛地睁大了眼睛,看起来珍娜也没有跟她商量过这件事,她一边穿好衣服一边疑惑的看着珍娜。


“皇子?你不会是想说让明阳跟我一起去吧?”


两个人就这么躺着呢,珍娜小妞就在外面求见了,自从小托德被锦衣卫从哈萨克汗国救回来之后,她进出叶皇帝的皇宫就更加频繁了,仿佛是在表明着什么。


而小托德就更上道,他刚刚对一个白鬼骑兵军官遗孀展开了猛烈的追求,看起来就快成功了。 一秒记住http://m.26ks.cc


这其中长子小团子叶明启已经成了叶大皇帝的重点培养的对象,很可能完婚之后就要去北美主持大局肯定不合适。


三子叶明兴是事实上的太子,罗皇后可就两个儿子,叶明深才四岁,还是已经确定要封到汶莱去当亲藩文国大公的,所以叶明兴的地位很重要,还没有接替者,万万不可能去法兰西。


这几年叶大皇帝在享受了几年相对平静的日子后,子嗣终于开始多了起来,光是复兴五年一次性就多了三个儿子。


但这些儿子都还小,能派到万里之外的,也就是十八岁的长子叶明启,十三岁的次子叶明阳,十岁的三子叶明兴,七岁的四子叶明景。


更在阮玉琬的严苛教导下,是所有皇子中,文学修养水平最高的,他甚至还是桐城派大佬姚鼐的关门弟子,画技一道上,也有了几分大家的水准,叶明皇室供养的几位中外大画家都对叶明阳颇多赞誉。


身负两家皇室血脉,博古通今,风度翩翩还是文学带师和带画师,去被称为欧洲艺术之都的巴黎留学,不会有比他更适合的人选了,而且他还有后备,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他这越国大公的位置还有两个弟弟呢。


七岁的潮州侯叶明景就更不可能了,李与薇子嗣艰难,叶明景可是她的心头肉,而且叶明景也是叶大皇帝纠合海外庞大潮州人势力的王牌,根本不可能放。


所以说到最后,就只剩下了叶明阳,这小子脑子是叶皇帝子嗣中最灵活的,比小团子都灵活,胆子还大。


“陛下请放心,以大明如今的地位和塞里斯皇室在欧洲的声誉,不管欧洲是什么样子,不管是不列颠王室亦或者普鲁士、奥地利、俄罗斯、西班牙哪家君王,都会对大明皇子以礼相待的,就算波拿巴先生失败,巴黎被攻陷,嘉南侯的安全仍然是没问题的。”


解决了安全上的顾虑,珍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大明现在的问题,就是离欧洲太远了,这导致欧洲人总觉得大明根本不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玩家之一。


“必须要去一个吗?”叶开其实也想到过这个问题,可毕竟是儿子,远渡重洋那么远,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珍娜也知道叶开在担心什么,毕竟欧洲现在可是战云密布。


叶开深吸了一口气,哪怕是遥远如大明,现在也已经到了站队的时候了,不过其实大明一直是没有选择的,因为不管大明的立场如何变化,但有一条一定不会变化,那就是谁干带嘤,谁就是大明的好哥们!


“珍娜,你亲自去通知小托德先生,就说我很欣赏他,不知道大明帝国能否得到他的效忠?如果他愿意,两天后朕就会正式接见他。


嘉南侯天资聪颖,兼具陛下和阮皇贵妃所长,如果他能在巴黎留学几年,一定会让所有欧洲人对遥远的塞里斯有更清楚的认识,一定可以把大明迅速拉倒欧罗巴圈子中。


这样就可以在欧洲的中心,树立起大明的旗帜,更可以为大明在法兰西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当然,最重要的是,嘉南侯的到场,会是陛下支持终身执政波拿巴先生最好的表现!”


“齐内丁陛下,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为这个即将成行的使节团推荐一个人?”珍娜又向前走了一步,眼睛里充满了跃跃欲试的兴奋。


“推荐一个人?”叶开疑惑的看着这个有些兴奋地反常的小洋妞,自从珍娜小妞跟他滚到一张床上以后,除了以皇帝的泰西事务顾问自居,偶尔干点正事以外,并没有在政治上或者官场上有什么动作。


玉琬,你做好立刻掉头回京师应天府去的准备,明阳已经是大孩子了,这事必须要让他知道!”


阮玉琬点了点头,她比叶大皇帝更熟悉自己的儿子叶明阳,这个脑子跟他一样好使,对政治充满了兴趣的小子一定会同意的。


珍娜笑嘻嘻的眨了眨眼睛,手还比划了两下,示意我叶大皇爷开动脑筋。


“看来皇帝陛下已经忘记我身边还有一位比小托德更熟悉欧洲以及欧洲各国之间恩恩怨怨的人了!”


哦对了,这小妞还在应天皇城大学成了一个印度事务研究中心,赞助了一批人帮他研究剖析印度的宗教与政治,她最大的梦想,应该是大明击败带嘤后,她能带着她为叶大皇帝生的混血金毛仔,去印度当人上人。


“你的父亲,不列颠第一人任威廉堡总督兼第一任印度总督,沃伦.黑斯廷斯先生!”


叶开突然想到是谁了,那位政治上有些幼稚,总是烧晚香,但管理开发能力很强的总督大人。


这倒是个非常合适的人选,让他去跟拿破仑谈判不行,但帮助使节团快速理清欧洲复杂局势,洞穿带嘤的缺点还是很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