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 252 原本的对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布尔凯索最终选择回到圣山上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


他需要足够的时间来适应安达莉尔一惊一乍的呼喊。


所以此时的圣山上布尔凯索正在圣山的大门前看着马道克做着雪人,各种马道克摆着炫耀姿势的雕塑布满了这个地方。


这大概是马道克的温柔,他竭尽所能的用浮夸的姿势做着表演。


布尔凯索的状态不佳瞒不过这些先祖。


当他带着安达莉尔的气息回到了圣山的时候,这些强大的先祖就明白了布尔凯索的选择。


马道克的雕塑无一例外的都是用来衬托自己的力量,反面角色都是之前砸掉了他作品的塔力克。


这就是马道克能够想到的为数不多的安慰朋友的办法。


“最终你还是这样做了。”


沃鲁斯克站在远处小声地说着着,他的身后站在已经被他揍了三顿,现在意识有些不清晰的托尔。


像什么高举双手的塔力克、趴在地上的塔力克、被踩在脚下的塔力克之类的雪雕已经摆下了七八座。 记住网址m.26ks.cc


好在塔力克这会还没有回到圣山的大门。


不然马道克不介意用一场精彩的战斗来帮助布尔凯索打起精神。


沃鲁斯克看着已经穿上了荒原手套的布尔凯索,他的神情显得有些萧索。


那些试图关押地狱七魔王的英雄迄今为止还没有谁能够真正的做到这件事。


塔·拉夏,艾丹,这些英雄最终都成为了失败者。


托尔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不止一次试图逃离圣山,而每一次都会被沃鲁斯克揪住脖子提回来。


沃鲁斯克没心情去问托尔的想法。


那叫什么来着?“跑一次我抓一次”?


布尔凯索封印七魔王谁也说不准能够坚持多久,也没人能打包票罗夏会成长到布尔凯索的程度。


而现在,能够负担起下一个魔王囚笼责任的人,只出现了罗夏一个。


他们知道这对于罗夏来讲一点都不公平,对于当年的布尔凯索也是一样。


虽然布尔凯索多少有些不同,但是沃鲁斯克仍然觉得不容乐观。


“那个罗夏还差多少次秘境?”


蕾蔻沙哑的嗓音响起,她站在了沃鲁斯克的身边一并观望着布尔凯索。


沃鲁斯克低声说着,蕾蔻听到之后只是稍微的点了一下头。


蕾蔻更愿意由自己承担这些,她一点都不想让别人成为悲伤的祭品。


但是她早在李奥瑞克降生之前就死去了,她对此无能为力。


牺牲是崇高的,但是被指定继承这一责任的人来说,这也是悲痛的。


布尔凯索得到的补偿不足以弥补失去的东西,罗夏最终也是一样。


“还差十三四次就能借由布尔凯索的记忆见到李奥瑞克了。”


现在的布尔凯索还在一点点的适应这安达莉尔的影响,不太适合激发怒火。


为了让马道克和塔力克之间不要在布尔凯索的面前发起战斗,蕾蔻已经掀翻塔力克几十次了。


塔力克要履行自己守卫圣山大门的职责,但是他也不想出现在在布尔凯索的面前。


“荒原套装光是一个手套就足够压制一个虚弱至极的安达莉尔了,暂时不用担心。”


蕾柯双手抱在身前,转头就把正打算回去守门的塔力克掀翻在地上了。


塔力克一直没能回到圣山的大门前,正是被蕾蔻所阻挡了脚步。


虽然他们并不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但也不是毫无所觉。


他们只是信任自己的朋友能够面对这些。


“荒原、大地、蕾蔻、不朽之王、九十蛮,这也才五套传奇套装,最多能够压制五只恢复全盛的魔王。剩下的两只布尔凯索一部分的灵魂能够暂时阻挡一个,剩下的那个又该怎么办?”


所以他一直用最缓慢的步伐前进,然后默默地被蕾蔻掀翻。


这是他在履行职责和布尔凯索这个朋友之间的选择。


三先祖和布尔凯索的岁数差不多,他们也是最好的朋友。


因为它们的力量不能和野蛮人之间产生共鸣。


甚至这些所有人都能使用的套装,已经完全失去了原始传奇的踪迹。


被分裂的灵魂继承了布尔凯索的过去,但是想阻拦一只魔王一段漫长的时间也有些勉强。


沃鲁斯克眼神中有些惆怅。


这是他和布尔凯索在一开始就商量好的对策,但也仅此而已了。


像是贤者、黑棘这些套装,虽然一样是充满了传奇和荣耀,但是这些套装即便是最原始的那套,也做不到这件事。


“光是迪亚波罗就让李奥瑞克疯了,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蕾柯摸了摸自己的身上的战甲,有些迟疑。


李奥瑞克原本足够的高尚,但是仅仅是一只魔王的算计就让他彻底疯狂。


加上五套原始的野蛮人套装,每一套传奇装备都足以让一个野蛮人拥有和七魔王较量的力量,布尔凯索可以无条件的使用所有的套装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不然的话怎么会让足以缔造五个强者的套装都让布尔凯索去支配?


就连桑娅也不过是得到了布尔凯索锻造的仿制品而已。


“你能说服那个疯子?”


蕾蔻翻了个白眼说着。


李奥瑞克这个骷髅王的意志的确值得惊叹,但是这不是一个可行的办法。


她也不确定布尔凯索是否愿意接过这一套她的荣耀传奇,蕾蔻的套装已经被布尔凯索拒绝过一次了。


“唤醒那个疯王,然后一起关进黑暗灵魂石你觉得有没有搞头?”


沃鲁斯克搓了搓下巴,然后回头一记碎石锤把正打算悄悄跑路的托尔直接打昏在地上。


蕾蔻充满了贬低的口吻指责着沃鲁斯克。


挑战死亡本身的沃鲁斯克为野蛮人带来了长久的后患,因为他的自大。


化身灵魂之后却畏惧死亡,每天都坐在王座上一动不动的沃鲁斯克从来不被蕾蔻所崇拜。


“我当年要布尔凯索把我封印进去,按说能够压制的七魔王不敢冒头的我有资格封印压制一头魔王的,但是他拒绝了,宁可分割自己的灵魂。”


沃鲁斯克碎碎念着。


“如果他这样做了,野蛮人也就完蛋了,你这个自傲又卑微的混蛋。”


从一出生就不知畏惧为何物的沃鲁斯克,在面对死亡的时候第一次产生了畏惧这种情绪。


因为畏惧带来的迟疑,沃鲁斯克战死了。


“你当时已经站在成神的门前了,只要你能胜利……”


蕾蔻尊敬那个敢于向死亡本身挑战的不朽之王,但是从不对保持着无聊尊严的沃鲁斯克表示敬意。


“我已经死了,老实说我当时在面对死亡的时候畏惧了。”


沃鲁斯克捏了捏自己的护腕,有些失落的说着。


蕾蔻带着唏嘘的口吻,朝着布尔凯索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相信最初的先祖不会比拉斯玛那个阴测测的家伙要弱,我因此而迟疑。”


沃鲁斯克扭着脖子,从雪地里抓住了托尔的腰带,带着这个完全没脑子的笨蛋走向了长者圣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