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七百六十七章 燕子坞上的狼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网]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邓百川还有其手下的庄丁只看到杨志高高举起慕容博的尸身,相对而言,这些庄丁对于慕容博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象,同样也没有什么感情。


毕竟慕容博消失已经有数十年之久,而这些庄丁却是这些年在慕容家的培养下起来的,要说是慕容复死在他们的面前的话,绝对会造成极大的轰动,但是慕容博还真的很难让这些家丁生出太多的杂念。


不过邓百川却是不同,他们邓家时代都是慕容家的家臣,对于慕容博的感情自然是非同一般。


邓百川将慕容博视为老主人,在其心中,慕容博的重要程度并不比慕容复差,他甚至愿意带领一众家丁留下来为慕容复、慕容博父子赢得逃命的时间便可以看出邓百川对慕容家的忠诚。


而邓百川看到慕容博的尸身的时候只感觉脑袋轰的一下,整个人像是懵了一般,很快就听得邓百川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整个人竟然一跃而起向着杨志扑了过来。


如同疯了一般的邓百川舞动手中大刀,生生的将拦在其前方的十几名官军给劈飞出去,一路杀到了杨志的近前,但是邓百川自身同样也好不了多少。


他亡命一般的前冲,却是乱了章法,身上被那些官军留下了几道深深的血痕。


那几道伤口将邓百川衬托的犹如亡命恶鬼一般看上去非常的吓人。


杨志尚且不是将来经历了诸多磨难,心志坚定之辈,这会儿看到邓百川那一副如同恶鬼一般的模样不由的一愣,失神的瞬间,邓百川便已经自杨志手中将慕容博的尸身给夺了过去。


就在慕容博尸身被邓百川给夺回的瞬间,杨志回神过来,想到自己方才竟然被邓百川的气势给镇住,杨志心中就禁不住生出几分羞脑来。


杨志眼中闪过一道羞恼之色,当即一声低喝,身形跃起,挥刀向着邓百川狠狠的劈了下去。


邓百川这会儿正抱着慕容博的尸身,忽然之间闻得身后传来破空声,当即一个跃身,愣是拖着慕容博的尸身一头扎进了太湖之中。


显然杨志是没有料到邓百川竟然会给他来这么一招,看着那荡漾的水面,杨志的水性只能算一般,而邓百川那青云庄便建立在太湖之上,可以说精通水性,在这水中绝对是邓百川的主场,就算是杨志的修为强过了邓百川,可是一旦下水的话,只怕杨志都不是邓百川的对手。


杨志死死的盯着湖面,他就不信邓百川不露出水面了,结果足足过去了数十个呼吸,就算是呼吸绵长之辈,这会儿怕是也要浮出水面了,可是水面之上却是无比平静,没有一点的异常。


这会儿楚毅的声音在杨志的耳边响起道:“不用等了,邓百川这会儿已经带走慕容博的尸体自水中逃出百余丈之外了。”


“什么!”


听到楚毅这么说,杨志不由的一惊,显然是没有想到邓百川带着一具尸体,竟然在水中速度这般快,已经逃出那么远了。


“且由他去吧,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楚毅传音于杨志,杨志反应过来,带着几分不甘向着远处看了一眼,心头火起,挥刀向着那些尚且在顽抗的青云庄庄丁杀了过去。


不过是盏茶功夫而已,没有邓百川坐镇,这些庄丁士气暴跌,再加上又是同官军交手,哪怕是这些都是按照死士的规格来训练的,但是毕竟不是真正的死士,既然不是死士,那么就不可能做到漠视生死,对于官军有着先天的畏惧。


当最后一名青云庄家丁束手就擒的时候,已然是过去了有一炷香的时间。


远远的看了不远处的那一只船队一眼,正是拉开了距离,脱离战场的摩尼教的大船。


大船之上,方腊立于船头远远的看着原本害的他们摩尼教灰头土脸的慕容家遭受重创,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就听得方腊击掌赞叹道:“妙,真是太妙了啊,慕容博这次想来是真的死了。”


立于方腊身旁的石宝远远的看着楚毅一行人,眼中流露出几分战意道:“教主,这些人将来极有可能会成为我们摩尼教的心腹大患,要不要……”


方腊淡淡的看了石宝一眼道:“石兄弟你说我们教众有哪位兄弟是这位提督的对手,又或者说石兄弟你有办法铲除了此人?”


石宝脸上一红,连连摇头道:“若是要对付慕容博的话,属下还能想办法试一试,可是这位提督,石某却是看不透,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对付此人。”


石宝的性子相当的爽直,心中怎么想,那就怎么说,正是因为清楚石宝的性子,所以方腊才没有多想,真的要是换做其他人鼓动他去对付楚毅的话,那么方腊只怕是要多想了。


不提方腊等人眼睁睁的看着大军向着燕子坞方向而去,却说慕容复在慕容博搏命之下逃了出去。


身后追杀慕容复的徐宁、林冲二人终究是棋差一招,让慕容复借着太湖遁逃了。


二人向着楚毅拜了下去,一脸的自责与羞愧的道:“我等无能,走了慕容复,还请提督大人责罚。”


楚毅摆了摆手道:“尔等何错只有,慕容复能逃,不过是本督不想留下他而已,若是不然的话,你们不会以为楚某既然能够射杀慕容博,难道还杀不得他慕容复吗?”


听到楚毅这么一说,徐宁、林冲等人便反应了过来,那是真的如楚毅所言,楚毅一箭之下甚至能够射杀慕容博这般的强者,若是果真想要射杀慕容复的话,慕容复还真的逃不掉。


楚毅背着手看着那烟波浩渺的太湖,太湖之中一座座的小岛隐约可见,只听得楚毅道:“慕容家在太湖扎根这么多年,必然积聚了一股不弱的力量,只怕青云庄这几个庄子是慕容家故意暴露在外的力量,至于说暗中的力量,恐怕不会比暴露在外的力量弱。


要知道慕容家几代人都在为造反而努力,可以说所有的心思都在造反上面,要说慕容家几代人下来没有积蓄一股可观的力量的话,慕容家怕是早就死心了。


最为直观的便是慕容家敢在江南之地动摩尼教,尤其是伏杀教主方腊之举,要知道就算是慕容家真的能够伏杀了方腊,到时候也必然会受到来自于摩尼教的报复。


摩尼教在江南之地那可以说是声势浩大,虽然不敢说是根深蒂固,却也有着数十万的教众。


这数十万教众当中必然是藏龙卧虎,到时候摩尼教报复慕容家,多了不说,就算是出动个几千人,恐怕慕容家也吃不消。


而慕容家敢撩拨摩尼教的虎须,那便说明慕容家有足够的底气面对摩尼教的反扑。


这会儿毛方二人大步而来,身上弥漫着一股子煞气,郑武冲着楚毅一礼道:“回禀提督,青云庄反贼已尽数拿下。”


楚毅看着郑武、毛方二人道:“出发,我倒是要看看,慕容家还要不要燕子坞了。”


很快兵马集结起来,一艘艘的大船开始奔着燕子坞方向而去。


青云庄等四大庄在燕子坞四个方向,就如同堡垒护卫一般将燕子坞护持在中间。


这会儿逃命的慕容复终于看到了那再熟悉不过的燕子坞,脸上露出几分惊喜之色,努力的催动脚下的船只,整个人以极快的速度靠岸,并且一个跃身便落在了地面之上。


刚刚上岸,慕容复当即便一声长啸,长啸声响起,就见两道窈窕身影出现,身形迅捷的向着慕容复走来,正是慕容复手下的侍女,阿朱、阿碧二人。


当两女看到慕容复的时候不由的一声惊呼。


在她们的印象当中,慕容复的形象其实是非常之完美的,任何时候都保持着足够的风度,什么时候见过狼狈无比的慕容复。


这会儿慕容复整个人衣衫凌乱,浑身湿漉漉的,头发更是乱糟糟的,要不是她们对慕容复非常熟悉的话,恐怕她们都要认不出慕容复来了。


“公子,你这是……”


阿朱小心的向着慕容复道。


慕容复在阿朱、阿碧二人的面前露丑,神色颇为不自然,轻咳一声,看了阿朱、阿碧二人一眼道:“阿朱,你立刻去将烽火台点燃!”


阿朱闻言不由的一愣,脸上露出几分疑惑之色道:“公子,你要点燃烽火台?”


在燕子坞之上的确是修葺了一处烽火台,在阿朱、阿碧他们看来,那烽火台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玩笑之作。可是没想到的是,慕容复这会儿竟然一脸郑重的看着她们二人,并且要将烽火台点燃。


当然阿朱也知道,一旦点燃风火的话,那么在燕子坞四周的额公治乾、风波恶、包不同三人都会看到那烽火,并且会在第一时间赶来燕子坞。


但是就算是要召集包不同他们,也用不着点燃烽火啊,毕竟燕子坞的烽火从来就没有点燃过。


“官军要灭了我慕容家,还愣着做什么,立刻给我点燃烽火,召集公治二哥、风三哥他们,我们慕容家反了……”


阿朱、阿碧不过是两个侍女罢了,虽然说钟灵毓秀,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沦为反贼,所以两人下意识的一愣,反应过来之后阿朱飞奔而去道:“公子,阿朱这就去点燃烽火,召集公治二哥他们前来。”


阿碧则是一脸关切的看着慕容复道:“公子,你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我伺候你去更衣。”


慕容复这会儿非常的狼狈,显然慕容复也清楚他这般的模样如果说出现在人前的话,必然会大大的影响到手下人的气势,所以由阿碧帮他收拾一般却是非常都有必要。


一道熊熊浓烟升腾而起,方圆数里乃是十几里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邓百川率领一众庄丁协助慕容复伏杀摩尼教的商队,无论是公治乾还是风波恶他们其实一直都在等着消息。


在公治乾他们看来,有心算无心,再加上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自家公子带人伏击摩尼教的船队绝对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结果左等右等,他们没有等到慕容复的捷报,却是看到了那自燕子坞升起的狼烟来。


狼烟滚滚,只看的公治乾几人一颗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可以说看到那狼烟的一瞬间,公治乾、风波恶三人便高呼一声,立刻点起手下家丁,驾驭着一艘艘的小船直奔着燕子坞而去。


差不多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公治乾、风波恶、包不同三人带着手下的家丁汇聚在燕子坞之中。


三人所带来的家丁加起来不下千余人,看上去声势倒也不小。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却是几队太湖之上的水贼,这些水贼素日里名声不大不小,虽然说劫掠过往的船只,却也非常之明智,没有去劫掠那些同朝中实权人物关系密切之人的船队,反而是只劫掠一些普通的商队。


这些水贼自不必说,正是慕容家所积蓄的力量,如今慕容家已经被逼上了绝路,那么花费了慕容家几代人的心血才积攒的这么点力量算是被慕容复全部征调了过来。


慕容家的生死存亡皆在这一次的变故当中,如果说他们能够挡住这一波的朝廷围剿的话,慕容家或许还能够苟延残喘一些时日,可是一旦拦不住官军的话,那么慕容家也算是彻底的破灭了。


“公子,这是怎么了,邓大哥呢!”


包不同脸上难得的露出几分浓重之色,看着慕容复,询问起邓百川的下落来。


毕竟邓百川、公治乾、风波恶、包不同几人同为慕容家的家臣,虽不是兄弟却是胜似兄弟,这会儿只见慕容复脸色难看,却是不见与慕容复一同前去的邓百川。


当然包不同只是没有看到邓百川而开口随口那么一问,结果慕容复一听,双目不由得一红,身上流露出几分可怕的气息,只听得慕容复咬牙切齿的道:“父亲还有邓大哥他被官军给害了!”


“什么?”


风波恶闻言不由得一愣,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就那么直直的看着慕容复,下意识的道:“这不可能,邓大哥怎么可能会遇到官军,况且苏州府的那些人拿着我们慕容家的孝敬,又怎么敢派遣大军对付我们慕容家,他们就不怕我们将他们收受贿赂的证据曝光出去吗?”


慕容复眼中闪过一道仇恨之色道:“这些狗官又怎么可能会怕这些,要知道我们慕容家已经成了反贼,你们说朝廷会相信反贼所说的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