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这是我的星球 > 第一百零九章 捉奸进行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谓的“舷”,并不需要走到庞大战舰的边缘。


对于一艘外形并非圆润型的战舰,任何一层小小的凹凸对于人类来说都有楼层高,都算是“边缘”了。夏归玄跟着公孙玖绕了个弯,连电梯都没坐上,就到了一个类似于休息室的地方。


“请进吧。”


两人入内,公孙玖随手关上了门。


后方廊道上先后探出了两个脑袋,盯着关上的门一脸纠结。


“怎么还关上了……”


“这不是废话嘛,谈事关门很奇怪吗?”


“你说的这个谈事,它正经吗?”


两人你眼看我眼,凌墨雪忽然道:“公孙玖看似和你很亲密,其实连你的手都没握过对不对?”


焱无月也怒道:“那你说得不像是我很想跟谁握手结果别人不想握似的?我不要面子的吗?”


两人怒目而视,焱无月看着看着忽然想起什么:“不是说要取得我原谅的?你跟我吵架?” 记住网址m.26ks.cc


焱无月也道:“公孙家和你家三年前就试图谈联姻的事了,结果他连你的号码都懒得加对不对?”


凌墨雪怒道:“是我懒得加他!你搞清楚,不要乱说话,搞得好像我求他加我似的!”


“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凌墨雪心虚气短,也不管这话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迅速转移话题反击:“夏归玄不是殷筱如的男朋友吗?你作为殷筱如的闺蜜和她抢男人?你身为国家重将,还要不要脸了你?”


焱无月也傻了,她回神倒也不慢:“谁跟你说我是来抢男人的?作为殷筱如的闺蜜,我难道不是更应该帮她盯着外面的狐狸精?比如某个曾经公然去殷家争风吃醋的大明星?”


凌墨雪傻了,很快回过神:“不知道你说什么。”


“少装了,当初那个要杀我的黑袍女人不是你?”


你哄谁呢,刚才你那和我一模一样的想去找夏归玄的态度当我看不出来?


可态度终究只是态度又不是证据……凌墨雪发现自己一时半会居然找不到反击之策。


凌墨雪:“……”


还有这招?


别解释了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干嘛,简直跟个弱智一样。


对了,想起是来干嘛的了……凌墨雪剑心通明、心若冰清,深深吸了口气,正色道:“我是来确定公孙玖是不是个gay,就可以让家里闭嘴,和夏归玄有什么关系?”


果然是个强敌!


最悲剧的是,凌墨雪发现自己风评好像彻底完了,之前去殷家撕逼还可以说是娱乐圈绯闻炒作,这回怎么解释?


这招有效,因为焱无月也对公孙玖是不是个gay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要不然她俩吃撑了跑来干嘛啊?


其实公孙玖是不是倒没什么,人类的取向是自由的嘛,怕的是夏归玄是,那……那小狐狸怎么办啊?


焱无月:“……”


还有这招?


凌墨雪板着脸:“当然。所以你是为了殷筱如,不是为了夏归玄。”


“当然。”焱无月忽然想起什么,哈哈一笑:“如果以后我发现你骗我,那想取得原谅就没戏了哈。”


嗯没错,就是为了小狐狸。


焱无月确认了一遍:“所以你是为了堵住家里的嘴,不是为了夏归玄。”


焱无月心中冷笑,也不和她争了,两人很是同步地窜出廊道,躲在休息室门外偷听。


…………


完了。


凌墨雪傻在那里,半天才道:“谁、谁要你原谅了?有病。”


外面的宇宙星辰透过玻璃映入眼帘,忽然就从压抑的封闭空间变成了美丽的夜晚。


柔和的灯光映照下,窗明几净,茶几上还有插花,还摆了几本书。


里面夏归玄跟着公孙玖进了休息室,室内是无窗封闭空间,虽然空间颇大,看着还是有压抑感。


公孙玖开了灯,又启动了一个什么按键。随着一声机械声响,外部金属慢慢升起,留下一个透明玻璃式的隔层,整面都是。


下一秒这种情调就被打破了。


本以为公孙玖会从酒柜里取红酒之类的,结果他拿了两瓶饮料,丢给夏归玄一瓶,自己开了一瓶。


夏归玄看得眨巴眨巴眼睛,暗道这可有点意思,这个副帅不是面上看去的古板严肃,其实还挺有点小资味的嘛,战舰休息室还布置得挺有情调。


也对,他那种出身。


公孙玖笔直地坐在他对面,仰头喝了一口饮料,平静地道:“很多人觉得殷家这个白狐牌饮料是笑话,我却觉得不错……虽然是做药剂做成了饮料,但本心是在制药,效果是存在的,总比白水有益,最关键的是……它很好喝。”


说到最后笑了起来:“对于饮料来说,好喝不是第一位的吗?很多人看不懂殷筱如的公司为什么能赚钱,因为他们在用看待药剂的眼光去看这件事,搞得好像特别搞笑似的,连无月都难免……可对于民众来说,大家买饮料喝,好喝就完事了,管你后面有什么故事背景?”


夏归玄接过饮料一看:白狐牌生态饮料。


总感觉和一般饮料相比,自带逼格再降一档的效果。


“话说回来,夏上尉坐在这里这么久了,就没想过能帮我一件事吗?”


夏归玄奇道:“什么?”


“唔……”夏归玄倒也想起当初殷筱如对自己的饮料很自信来着,说比什么茶都好喝。倒是没想到公孙玖的视角上居然也能用这个角度去看殷家“药剂”,挺意外的。


不过这个副帅一直都让他很意外就是了。


外面两颗脑袋贴在门上,都暗道来了来了,治伤啊,这是不是勾引?


里面夏归玄只是随手一弹指。


“仗打完了。”公孙玖板着脸道:“我的伤,真就没想过帮忙治一治的吗……”


“噗……”夏归玄差点没把饮料喷出来,这货的语气居然有点幽怨……


“这个……没什么可谢的。”


“虽然不知道你这次出使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导致神裔无相出手攻击……但最终的结果是好的,不但表面看上去我们的战争更真实、更具误导性,而最终神裔无相还齐齐参与此战,让我本来不太充足的力量得到了极大的补充。此战……你算首功。”


真心想治伤,哪里需要解衣服啊?


柔和的白光笼罩了公孙玖的身躯,他的神色慢慢舒缓下来,低声道:“谢了。”


公孙玖板着脸,一副论功不能这样随便的铁面感:“虽然你事先有这么说过,但功劳并不能如此儿戏,焱将军守卫西南有功、此番登陆作战有功,不需要蹭你的功,这对她也是一种侮辱。”


焱无月:“……”


单论这些不算首功,加上真正的胜负手所在那肯定是首功,夏归玄越发觉得这副帅十分有数,便道:“正使是焱将军,我只是辅助,焱将军才是首功。”


焱无月:“?”


我不侮辱,有功劳谁不想要啊,快点用功劳来侮辱我啊!


夏归玄很是奇怪,你不是和焱无月挺暧昧的吗,给她加功劳你难道不是该大喜,觉得这夏上尉真懂事才对的吗?板个铁面无私的脸给谁看呢?


焱无月觉得这里面肯定有点醋意吧,至于副帅吃的是谁的醋……以前肯定会以为副帅吃夏归玄的醋,现在觉得emmmm,可能吃的是她焱无月的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