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假如被巫女缠住 > 3.白山神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四月的第一个周六,一个暖风拂面的晴天。


天空湛蓝如洗,满眼春天的气息,到处是绿意。


源清素从「白山站」出来,按照地图往「白山神社」走。


他长得俊美清朗,沿途女人看见他,一定会多看两眼,然后心里冒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仿佛在梦里和这人见过好多次。


等她们回到现实,便会明白,这是一种错觉,因为,不论是谁见到他,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没走多久,上了一段台阶,眼前就是「白山神社」。


神社鸟居已经褪色,仔细看,又好像原本就不是红色。


到了每年的梅雨时节,成千上万朵紫阳花盛开,这里的游客络绎不绝,除此之外,只是一间很普通的小神社。


打量几眼樱花之后,在主妇们有意无意的注视下,他开始寻找‘最粗的树’。


‘为什么不直接约在鸟居?哪怕是拜殿或手水舍,也比什么‘最粗的树’强。’ 记住网址m.26ks.cc


在这个樱花盛开的春日清晨,神社里已经有几位带着小孩来玩的家庭主妇。


清脆的鸟鸣,孩子的喧嚣,主妇们的家长里短,偶尔还有乌鸦的叫声。


源清素昨天查过「白山神社」的信息。


那是一颗榕树,树荫浓郁,苍劲的树根盘结。


榕树的左边有一个小花坛,花坛后面紧邻的是一个藤萝架走廊。


紫藤新绿,洒下树荫,神林御子就在树荫里。


如果有神林御子的联系方式,他昨天晚上就给对方打电话,讲道理。


在神社里转了一圈,在一个很小的坡上,找到了最粗的树。


源清素走完石阶,放眼望去。


“很适合你。”源清素上前说。


“谢谢。”


神林御子收起手机,源清素趁机扫了一眼,看清屏幕上是学校教务处的邮件。


她今天穿红白巫女服,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羽织,袖口绣着白色木兰花。


昨天自然垂在肩上的华丽黑直发,今天用镂空的金属发箍束成一束。


带着樱花气息的南风中,不管是侧脸,还是正面,神林御子水灵清丽得宛如天仙,让人联想到‘空谷幽兰’这个词。


神林御子显然对乌鸦没兴趣,一言不发,径直朝榕树的树干走去。


在源清素的注视下,她消失在树干里。


“哈利波特?九又四分之一车站?”他边说,边跟了上去。


这封邮件昨晚他就收到了,上面多嘴的写了:


「本校今日发生一起乌鸦袭击人事件,地点是‘法文二号馆’附近。当乌鸦“嘎-嘎-”叫的时候,就是危险的信号,请诸师生通行时注意身后。」


“有的乌鸦不‘嘎嘎叫’也会袭击人。”他善意地提醒。


鸟居后面是笔直的参道,四周绿树成荫,仿佛置身于某处正值春季的深山。


和东京完全不同,清新的空气填满整个肺部,简直就像夏天打开了冰箱门。


“这是哪里?”他收回视线,疑惑地看向神林御子。


进去之前,先用手试探了一下,手同样没碰到树干,伸向了未知的空间。


等他走进来,发现自己站在鸟居下面,这次的鸟居倒是红色。


鸟居下竖了石碑,上面用汉字写着「白山神社」四个字。


就像生活在东京,却只从电视上了解「六本木」的「杉并区」居民,出生在「四国」的源清素,根本不知道「四国」有个「手影岛」。


“「手影岛」上的「长岛神社」,是一个等潮水退去,所有人都能看见入口的秘境神社。但只有拥神力的人,才能穿过鸟居,进入秘境。”


“这样...等等,你怎么知道我老家是四国?”


身穿巫女服的少女,和眼前的场景几乎融为一体,合适得就像经过清晨的寺庙,听见寺里悠远宁静的钟声。


“秘境神社。”神林御子解释,“你来自「四国」,在「濑户内海」的「手影岛」上,就有一座可以被普通人看见入口的秘境神社。”


“「手影岛」?”


源清素因为姓“源”,长得好看,成绩出色,所以被不少女生暗地里取了一个“光华公子”的别称。


这么受欢迎,他的出生、以往的经历,自然不是秘密。


算上见面时的“谢谢”,对方十分钟内还剩最后一句,源清素想了想,说:


神林御子看了他一眼,回答:


“我是文学部语言系的大三生,‘光华公子’的事情,从入学那天,就一直有人在说。”


《源氏物语》中的男主人公——源氏,貌美惊人,长得可与日月同辉,才华横溢,世人称“光华公子”。


少女给自己下了咒,十分钟只能说五句话。


此时,她像是个标本制作师在打量蝴蝶似的,用冷冷的目光盯视着源清素。


“谁让你昨天踹我。”源清素十分记仇,“你知道我是怎么回的宿舍?”


“你大概已经知道了,但我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姓‘源’,源清素。”


“知道。”回答得相当敷衍。


“话说回来,原来神林小姐是文学部的。”源清素笑道,“怪不得我一见你,就有从前一定在哪儿见过的感觉,这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头顶嫩叶摇曳,脚下洒落的阳光熠熠闪烁。


穿过唐代风格的围墙,绕过本殿,两人来到一间占地广大的古朴宅子。


“御子大。”院子门前,站了一位小女孩。


神林御子叹气,迈开穿着白袜的双足,穿过鸟居,沿参道往拜殿去,源清素跟在她后面。


穿巫女服、头发束成一束的她,气质愈加清丽出尘,阳光照在她的身上,闪闪发光。


两人默默地走在树荫下,源清素恍惚觉得,她真的在带自己去见神明。


细小的腰上系着一对铃铛,和她的眼瞳、头发一样是金色。


身高只有一米三左右,虽然不高,但比例协调,所以不显得腿短或者难看,小巧玲珑。


胸部彻彻底底没有,但那双军裙下的光洁双腿,可以弥补了这点不足,达到平衡。


“嗯。”神林御子点了一下头,换了鞋,走进古朴的木制屋子。


源清素打量眼前这位奇特的小女孩。


那张脸介于女孩与少女之间,穿白色的女式军服,金发在后脑勺盘成一团小丸子。


“抱歉。”源清素把对方当小孩看,脾气很好。


认真计较的话,他略带俯瞰的审视,的确有些失礼。


“谁允许你靠御子大人这么近?给我退后两米!”


除了金发、金瞳、金铃铛,浑身雪白,仿佛一团聚拢的阳光。


不管怎么看,都不是正常人。


“看什么,猪仔!”军服少女仰着的精致小脸紧绷,态度恶劣,形象瞬间掉下来。


军服少女姑且满意地“哼”了一声,盛气凌人。


源清素隔着两米,跟着神林御子进了屋,来到一间宽敞的和室。


在这里能看到后院,院子里有一颗已经结了果的青梅树,此外,不知什么花的花香,不断钻进和室。


“......”源清素退后两米。


这和军服少女没什么关系。


神林御子不喜欢和人有联系,为此甚至自我约束,他不理解,但尊重别人的选择。


十分钟还没过去,还有三分钟。


这时,穿巫女服、有蝴蝶翅膀、十厘米高的雌性小人,翩翩舞动,合力端来茶水和点心。


然后她们或坐在榻榻米上、或趴在地板上,围观他们。


源清素没有心情留意这些。


他与神林御子面对面坐下,中间依旧隔着两米。


军服少女站在神林御子身后,看起来比跪着的两人稍高了一点点。


随后,他将视线转向神林御子。


‘不和人亲近,和这些可以吗?’他继续琢磨着。


剩余的三分钟里,准确地说,从那枚一円硬币被对折之后,他一直在心里琢磨这位神秘少女。


有一位蝴蝶小人飞到神林御子漂亮的细肩上。


蝴蝶小人坐在上面,小孩似的晃着双腿,蓝色的双眼好奇地打量源清素。


‘灵?妖怪?’源清素心中猜测。


神林御子没说话,看了眼趴在榻榻米上的蝴蝶小人。


蝴蝶小人们飞走了,过了没一会儿,又飞回来。


四只蝴蝶小人抬着一本书,使劲扇着翅膀。


十分钟过去,神林御子平静地开口:


“有些事,必须和你说清楚,一旦开始开始修行,拥有了神力,必须参加战役。”


“战役?”


“啊!”蝴蝶小人害怕得一哄而散,全躲神林御子衣服、头发里。


“她们是什么?”源清素指着神林御子的巫女服袖子。


在那里,有两只蝴蝶小人像躲在山洞里一样朝外面窥探着。


“加油,加油,加油!”神林御子肩上那只,给她们鼓气呐喊,却一动没动,细细的双腿依旧欢快地晃荡着。


书放在源清素的身前后,搬书的蝴蝶小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谢谢。”源清素拿起书,眼睛盯着这些精致如真人、剔透玲珑的蝴蝶小人。


“哼!”名为白子的军服少女,将大小刚好适合她的警棍插会腰间。


没有变回铃铛,看来这位“狱警”随时准备上来体罚。


源清素看着军服少女的腰,准确的说,是腰上的警棍。


被他指着,蝴蝶小人立马把头缩了回去。


“礼貌,猪仔,不准用手指着御子大人!”军服少女小手一捞腰间的铃铛,铃铛变成了黑色的警棍,一副要上来教训人的样子。


“白子。”神林御子看了军服少女一眼。


“不能。”


“为什么?”


“妖怪直接使用‘神明之气’,式神使用的是‘神力’。”


铃铛变成警棍,眼前这一幕,让他从缝隙间窥见了这个世界的本质,心情不由开始有些兴奋。


“灵,我的式神。”神林御子解释。


“不是妖怪。”源清素点头,又问,“对了,妖怪能作为式神吗?”


“神林小姐,我发现你很擅长解释,不过有一点需要指正,潮汐、水力、风力的能量,都是太阳提供的,只是表现方式不同。”


原本说完第五句话,神林御子已经将视线投向春意盎然的中庭,听完源清素的“指正”,又将视线收了回来。


她盯着源清素。


“‘神明之气’和‘神力’的区别是什么?”


“‘神明之气’是太阳、潮汐、风、水;‘神力’是电——这些我全写在书里,看完之后,告诉我你的最后决定。”


源清素一边翻开书,一边说:


在窥破对方的虚隙方面,他堪称奇才,能够极其敏感地抓住问题的关键点,而这几乎已经成了他潜意识的一部分。


任何人,他只要相处一段时间,就能大概揣测对方的心思。


此刻的他,从神林御子的眼神中,嗅到了“绝对会出手”——也有可能是出脚——的前奏。


那眼神源清素太熟悉了。


昨天她拿过自己的书,然后一脚把他踹进「三四郎池」时,就是这个眼神。


“等等等!”源清素又往后挪了半米。


源清素感觉一阵阵危险,忍不住又往后挪,后来干脆找了一根柱子,背靠在上面之后,才翻开手里的书。



这个世界有妖怪。


“我知道了。”他连忙说,“风力、水力的本质是什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神明之气’不能直接给我们这些‘电器’使用,对吧?”


“有神林小姐这样的老师,简直是我的福气!”他又拍一句马屁。


神林御子缓缓从他身上挪走视线,再次看向中庭时,已经在考虑是否要在那儿挖一个池塘。


这只长着飞蛾身体,头顶珊瑚角的巨兽,从宫城县登陆,用它三双遮天蔽日的水蓝色翅膀,掀起巨大海啸。


海啸席卷岩手县、宫城县、福岛县。


数万普通人死亡,参与那一战的修行者死伤殆尽。


山川、河流、天气、动物,一切万象都有可能变成妖怪。


不是杀了一家人,吃了多少人的那种妖怪,是身形庞大如山岳、分割深海、淹没岛屿的妖怪。


2011年3月11日,【珊瑚海娥】出现在东太平洋海域。


「陆前高田」更是连庄稼都没种,成了芒草的乐园,一片荒芜。


妖怪的数量很少,但一年总会有几只。


整个东瀛,凡是具有神力的人,必须参与讨伐妖怪,这就是“战役”——人类中具有神力的少数人,与妖怪之间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直到统治关东的【大御所】派出高手,才将【珊瑚海娥】重伤,逼回太平洋。


作为主战场的城市——「陆前高田」,被夷为平地,只剩残垣废墟。


【珊瑚海娥】只是重伤,没死,这么多年过去,附近沿海地区只敢用来种庄稼,不敢修建一栋民居。


出现在关东的【珊瑚海娥】,杀死的不仅仅是关东修行者,关西、北海道,同样损失惨重。


......


“我不是你的老师。”


......


东瀛的三位统治者,关东【大御所】,关西的【京都之主】,北海道【太阁】。


三方自古签订盟约,任何一方境内出现妖怪,其余两方必须派出领地内的修行者援助。


他回过神,花了一秒回忆十分钟之前的对话,才知道她在说什么。


电视报道里的地震、海啸、台风、大雪、火山喷发、山体滑坡,不是自然灾害,而是妖怪。


这或许可以算是另外一种自然灾害。


源清素从笔记里抬起头,看着神林御子那张清丽脱俗的小脸,一时间分不清现实还是虚幻。


“那我们两个算什么关系?”他半是应和,半是好奇地问。


“共处一段时间的陌生人,而且会一直是。”神林御子双眸清澈如水,倒映着柱子下的源清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