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不要乱碰瓷 > 第 164 章 第 16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万佛宗三位渡劫大能一朝出事,震惊整个修真界,一时之间各城各地人心惶惶,谁也没想到魔军竟然能让拥有近神力量的渡劫大能悄无声息死去。


要知道这些闭关大能才是修真界最后的底牌,像昆仑前段时间出关的正初尊人,甚至没有用剑,便能用声杀魔,威压震住临泉城所有魔军。


这些大能之所以要闭关,是因为他们若长久在外,可能会有渡劫雷降下,一旦渡劫不成功,便会身消道殒。


若无十全把握,他们不会轻易尝试飞升。


“据说那个新佛子为了向魔主投诚,所以把自己师祖的阵法偷偷逆转,才导致三位大能殒落。”


“万佛宗还能有弟子存活,多亏了宁浅瑶和简湖。”


“这两个人是谁?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


“宁浅瑶是宗门大比前十,那简湖……听说是妖王。”


“真的假的?万佛宗的佛子圣女怎么接连三任都出问题?”


“当然是真的,因为那大阵逆转,三位大能的力量被魔界的魔主硬生生吸干了!”


“唉,我们修真界又失去了三位大能的庇佑。” 首发网址htTp://m.26.cc


如今通缉状一出,他既不会幻术,也没有符箓,法杖念珠一拿出来,恐怕立刻被人发现。


谷梁天站在巷中,仰头望着半空,这几日他一直在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果然是你。”


“快看!万佛宗宗主下了通缉状,凡是提供线索的人,都能得到十万上品灵石!”


无论走到哪,都能听到修士们围在一起讨论这件事,谷梁天往下拉了拉斗篷帽子,遮挡住自己的脸,悄然退出人群中。


他离开万佛宗前,将自己命灯毁去,又把身上所有能和万佛宗内联系上的东西毁去,才逃了出来。


“乐宗主早说过你会辩解。”陆沉寒摊手露出溯洄玉盘,“可惜证据确凿。”


溯洄玉盘最开始只有些不稳,隐隐看见前方谷梁天的背影,还有宁浅瑶的声音:“他为什么要去禁地?”


但宁浅瑶没有立刻跟上去,她被魔缠住了,溯洄玉盘挂在腰间,异常晃动,可以见到宁浅瑶和简湖在抵抗魔军。


谷梁天惊觉回头,巷口站着一人,是陆沉寒。


“我没有向魔主投诚。”谷梁天第一句话便道,“宁浅瑶看错了,你带我去见封尘道人,我有重要的事要说。”


陆沉寒握着剑,他的剑灵就站在旁边,乍一看两人倒像是一对璧人。


溯洄玉盘中的谷梁天脸色苍白,额间布满冷汗,回头看了看干枯的女子,又转头看向宁浅瑶,呵斥她道:“你怎么进来的?”


宁浅瑶带着溯洄玉盘后退几步:“你杀了她?乐宗主很快就会回来,你……”


话还未说完,一道魔气冲着宁浅瑶而来,将她打晕。


简湖替宁浅瑶挡住了追赶而来的魔,她才得以跟上去,溯洄玉盘这时候才稍微稳固起来。


宁浅瑶在禁地中打转了许久,才终于找到三位渡劫大能闭关的洞府,大阵已然失效,她一进去便见到谷梁天从一位陌生入定的女子胸前抽出一把匕首。


“你在做什么?”宁浅瑶惊问道。


“是谷梁天!”


莲台法杖一拿出来,街上的修士便认出来了他。


钱财动人心,已经有修士伸手相拦,不让他出城。


画面中谷梁天转身看着消失的魔气,并没有做出任何措施,反而脸色难看地越过宁浅瑶,一个人逃走了。


巷中,谷梁天脸色依旧不好看,他没有料到宁浅瑶竟然还随身携带着溯洄玉盘。


陆沉寒手一握,将溯洄玉盘收起来,巷中风起剑意峭,眼看两人要动手,谷梁天率先一步退后,拿出莲台法杖挡住陆沉寒的剑意,跃过巷墙,往城外逃去。


陆沉寒面无表情道:“忘记说一件事,我收到命令,可以当场诛杀修真界叛徒。刚才的溯洄玉盘不过是好心解答。”


谷梁天握着法杖,胸口几度浮动,看来宗主已经和各大宗商议好了,为今之计只有去一个地方,才有可能脱困。


——蓬莱。


待到陆沉寒走出来时,众人又是一惊,居然连昆仑陆沉寒也追来了。


“我给你一次束手就擒的机会。”陆沉寒站在谷梁天身后道。


“你直接带我去昆仑。”谷梁天转身手扬法阵,荡开周边的修士道。


他抓住这个时机,疾速逃亡城外。


只是这招对普通修士有用,却无法伤及阻碍陆沉寒。


他抽出七绝剑,快步跟上谷梁天,跃在半空,一剑破万物,斩在这位手下败将后背。


谷梁天看着周围虎视眈眈,随时想要趁机围过来的修士,再加上对面的陆沉寒,心中知道自己今日难以脱离。


“我说过了不是我!”


谷梁天握住莲台法杖在地面上重重一杵,灵力通过法杖,以法杖所杵之地为圆心,纷纷炸开,让周围的修士不得不避让。


谷梁天忽然停了下来,转身看着陆沉寒:“……这么长时间,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进步。”


陆沉寒剑握在手中,朝他斩去:“靠投诚魔主进步?”


谷梁天脚一剁,庞大阵法运转,一时间剑意像是被棉花裹住了,速度减缓,陆沉寒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阵中,只留下一句话。


谷梁天被砍中,猛地一个踉跄,吐出大口的鲜血,却迅速撑起身体,继续往林中去。


陆沉寒不紧不慢跟在后面,仿佛猫捉老鼠,时不时挥剑斩去,偶尔剑意掀起一片断林,砸中谷梁天的去路。


两人原本实力便有差距,陆沉寒手握神兵,还有七绝相助,谷梁天不过逃出几十里路,便已然浑身是伤。


荒凉无人的野山中,谷梁天杵着法杖,单膝跪在地,抬手擦掉嘴边的血迹,仰头看着前方荆棘丛地,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去蓬莱。


或许那天不去禁地,他应该还在万佛宗好好的当佛子。


……


“叶素弄出来的阵法确实好用。”


他临走前还要拉一波仇恨,让陆沉寒的脸色成功冷了下来。


在陆沉寒不紧不慢折磨谷梁天时,他已经到处设阵法,只待时机成熟,便传送到别的地方。


这些和谷梁天无关,他除了出去清剿万佛宗外的魔,偶尔查一查血池的线索,其余时间都呆在宗内修炼从轮转塔内找到的阵法秘笈。


谷梁天不像陆沉寒,半年时间又重新打出了名声,他不在意这个。


各大宗都有底牌,魔军入侵最多不会维持几年,实在没必要将精力放在上面,至于外面那些修士的死活……不关他的事。


自从魔军入侵,各大宗提前从轮转塔外撤出来,之后半年各宗弟子便游走在方位城中除魔。


西方位有昆仑和万佛宗两大宗,反而没有遭到多少魔军攻击,只有北方位最为薄弱,所以魔军入侵严重。


昆仑作为修真界第一大宗,自然要派长老弟子伸出援手,还要调查血池所在地。


只有说出来,就会影响他进阶修为。


谷梁天最重视自己,只能闭嘴不谈。


相比之下,还赖在万佛宗的宁浅瑶,她脑子像个装饰,不光白送自己一个木鱼,还被他坑了。


反正吾剑派、昆仑那些宗门都不会坐视不管。


谷梁天带着这个心理,当一天佛子就撞一天钟,随随便便敷衍完,就回宗修炼,偶尔想起叶素和游伏时。


他非常好奇游伏时是什么人,很想告诉宗主这件事,可惜叶素此人太阴险狡诈,让他立誓,契约把所有方方面面的漏洞都堵上了。


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然而阵法没学完,谷梁天忽然接连听到几个惊天消息,千机门灵脉恢复了,叶素把临泉城移到了昆仑内。


后面的消息一开始传过来时,他每个字都听懂了,但连在一起就不太明白。


谷梁天有时候在宗内碰见宁浅瑶,都要同情一下她,脑子太差劲了。


要是叶素是玄阴之体,谷梁天觉得整个修真界都能被叶素掀翻,这宁浅瑶空有个玄阴之体,连陆沉寒也没有彻底扒上。


回忆多了,谷梁天便想起宗门大比上叶素用的那些阵法,心痒难耐,于是他开始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学,甚至还私底下买叶素在宗门大比上所有的溯洄玉盘,研究她用过的所有阵法。


不过宗主发话,他只能留下。


原本他以为会这么相安无事,直到万佛宗内忽然出现魔军。


大阵毫无动静,只可能是魔军没有经过大阵,直接出现在宗内,说明万佛宗内有血池。


直到宗主说清楚后,谷梁天便知道叶素那个人绝对又进步了。


“我要去帮昆仑,将临泉城传送回去,需要两三天的时间,你留在宗内,打理事务。”万佛宗宗主乐忌临走前嘱咐谷梁天。


谷梁天低头应下,心中十分想一起去看看临泉城怎么被传送过来的。


谷梁天只是不理解,为什么这些魔军能轻而易举进来,怎么敢进来。


万佛宗内有三位渡劫闭关大能,这就是大宗的底牌,他们的底气。


只是到现在,魔军杀进万佛宗内,师祖他们却没有任何反应。


这不可能,他已经在全宗查过几次,从未发现异常。


谷梁天站在宗内,看着不断出现屠杀弟子的魔军,一时间有些恍惚,连简湖和宁浅瑶都跑出来和魔军抵抗。


只有他一个站在原地不动。


禁地,谷梁天曾经去过一次,就在当上佛子的那天晚上。


万佛宗宗主乐忌带着新佛子,站在三位师祖洞府门口,跪地叩拜,以示礼节。


谷梁天打开禁地的阵法,跑进洞府外,深深吸了一口气,便从左边第一个洞府走进去。


是这些魔军太容易消除,不需要他们出手?


谷梁天站在原地许久,终于动了,却不是去对抗魔军,而是转身去了禁地,脑中有一道声音在催促他过去看看。


有些地方不对劲。


到了第三个洞府后,他才终于找回一点神志,蹲下来查看师祖的尸体。


前两个干尸还呈打坐的状态,只有第三个不是,看手势似乎有进行过挣扎。


谷梁天视线往下,对方胸口上多了一把匕首,他觉得很熟悉,是……宗主房内那把匕首。


和想象中的威压不同,谷梁天进去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极其轻松走了进去,然后……便见到已经干枯的尸体。


传说中闭关数千年的大能,实际只是一具干尸。


谷梁天跌跌撞撞去了第二个、第三个洞府,无一例外,皆是干尸。


心中有一个猜测顿时浮现,让他脸色煞白。


接下来的事情便如同宁浅瑶所见,只是谷梁天并非畏罪潜逃,而是听见宗主要回来,怕自己被灭口,才慌忙落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