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重生八九甜蜜蜜 > 第七百三十章 手心手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苗眉头高高挑起。


这阵子经过约翰的教导,三小只的言行举止改变了好些。


虽然罗皓和罗娇还依旧的顽皮,但却知道什么场合要做什么。


毕竟只短短一个月时间,孩子们已经尽力。


只是做家长的从来都是希望孩子更好。


想着还有不足,难免有些遗憾。


罗晏朝她微微一笑,眼底闪烁着微光。


林苗拉了拉他手,低声道:“你怎么说服他的?”


“秘密,”罗晏笑着凑到她耳边,带起一股热气。


林苗觉得痒,急忙躲开。


罗晏低低一笑,转过头,对上林清远一言难尽的表情。


他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越过他,往屋里去。


林清远躲闪的避开林苗,急忙跟上。


当走到没有人的地方,林清远快走几步,追上罗晏。


“我说,就算夫妻恩爱,也得注意点吧,跟前还有孩子和别人呢。”


罗晏转头,跟看天外来客一样的看他。


“难怪你到现在还打光棍。”


林清远顿时梗住。


不带这样的,说话就说话,为什么还带暴击。


罗晏摇了摇头,淡定的道:“你若是不改变思想,我劝你还是换个目标喜欢。”


“你怎么知道,”林清远快速眨巴眼,脸肉眼可见的红了。


“我又不瞎,”罗晏没好气的斜他。


林清远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忽然看上了侯甜甜。


他见天的跟着侯甜甜在一个屋里工作,怎么可能不知道林清远的心思。


不过他对着两人关系并不抱乐观。


侯甜甜心里有伤,又是个思想和行为都很开放的人。


林清远却是保守又固执的性格。


这两个人南辕北辙,若是真在一起,还不天天火星撞地球?


林清远却被这句话弄得面红耳赤,彻底的暴走了。


眼见转眼就只留个背影,罗晏再次摇头。


瞧瞧,才说两句,他自己倒害羞上了。


这样怎么追求百花丛中过的侯甜甜啊。


侯甜甜正好带着人从房间出来。


“东西待会儿会有车子来拉。”


“若是还有什么落下的,你收拾好了,明天我过来拿。”


罗晏点头,送她出门。


隔天,张妈将一干人打发了,只留了照顾猎犬的和两个负责清扫工作的女仆。


侯甜甜知道他们人手不够,便开车送他们。


下了车,林苗朝她摆手,“有时间过来夏国,我招待你。”


“会的,”侯甜甜笑眯眯道。


傍晚,一行人回到小院。


林苗笑着跟张妈介绍,“这里就是咱们的家。”


张妈惊异的看着四四方方的小院。


因为刻意保留的关系,院子还维持着从前的感觉。


很有种古香古色的味道。


“这跟我从前那会儿一样。”


再看遍了外面的高楼大厦之后,看到这样的院子,顿时有种亲切的感觉。


林苗笑着带她四下里走动,当瞧见后园还种着树,开垦着一小片的青菜地时,张妈顿时感慨得不行。


“早前还在这边的时候,我们就是这样,种上一小片的菜地,家里的菜大半都不用买了。”


“这会儿不用了,”林苗笑,“咱家人多,这


些菜可不够,这是专门留个皓皓他们的。”


张妈连连点头,把这些事一一记下。


朱姐将隔壁收拾出来,过来寻人。


“太太,房间已经好了。”


“这么快,”林苗本来还想介绍厨子和卫宁他们,闻言便想着晚饭时再说。


张妈跟着朱姐来到自己暂居的房间。


林苗转去厨房。


厨子一早便准备好了肉和菜,灶台边上还放着和好的面团。


看软硬,应该是打算做手擀面。


林苗呵呵笑。


大约厨子是想随着老话,上车饺子下车面,晚上就以面条来迎接他们吧。


她转过头,发现还有腌着的排骨和土豆芸豆。


便将土豆和芸豆都收拾出来,然后开始弄面条。


厨子估摸着时间过来,见林苗已经开始切面,忙道:“你才回来,怎么就干这个。”


“快放下,让我来。”


“没事,”林苗笑,“飞机上坐了几个小时,骨头都僵了,正好活动一下。”


厨子摇头,见她切得流畅,刀功极好,便转而去且土豆。


林苗将面切完,全都抖落开来,便放到蒸箱里头。


卫宁从外面进来,“今晚吃什么?”


抬起头,见林苗也在,便笑了。


“吃焖面,”林苗笑着接口,指了指排骨。


“太好了,”卫宁笑得眉开眼笑。


排骨芸豆焖面,味道厚重,林苗又很舍得往里面下料,滋味就更好了。


每次她做这个,所有人都凭空涨了两成饭量。


“就知道你们喜欢,”林苗笑着又倒了半盆面。


厨子见了,忙道:“不光吃这个,还有饭和菜呢。”


“没事,先和着,要是够吃,面条就等明早再下。”


“对对,”跟饭菜相比,卫宁更喜欢吃焖面。


厨子瞪了眼卫宁,没好气道:“人家才刚回来,你也不让歇口气。”


“就是使唤长工,也得缓缓不是。”


卫宁有些讪讪。


要知道林苗可不是长工,人家可是老板。


然而他使唤的那么的溜。


这岂不是比他说得更加恶劣?


林苗看了眼厨子,心知他是怕卫宁他们没有分寸,累着她,便低下头揉面。


卫宁转了下眼珠,悄悄溜了。


厨子气哼哼的瞧了眼,转头教训林苗。


“你也不能太由着这些小子。”


“不然抓鼻子上脸,有得你受。”


林苗含糊的笑着。


卫宁是拿命在护着他们,厨子悉心照料着他们的饮食。


都是为了她这一家人,她说什么都不好。


晚饭时,卫宁瞧着两大盆焖面,露出真切的笑。


他就知道老板是个心大的,绝不会把那些话听到耳朵里。


李奇挑了一大碗,美滋滋的跑去一边吃了。


刘峰跟着过来,见卫宁对着焖面含情脉脉,登时打了个寒颤。


“老大,你这眼神,我瞧着瘆得慌。”


“边去,”卫宁翻了个白眼,抄起筷子过来。


“别夹那么多排骨,给我留两块。”


刘峰最喜欢的就是焖得软烂无比的排骨,闻言非但没少,反而还多夹两块。


“你小子,”卫宁强行把他挤开,利索的往碗里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