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离珠 > 第 374 章 合是三兄与四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然后呢?”沈沉饶有兴趣地捧着腮听阿镝讲故事,连沈太后和椎奴都被吸引过来,坐着一处听。


阿镝越发手舞足蹈,嘻嘻地笑:“钟郎觉得好奇怪,便叫了二小郎君去问:余家难道不怕他真的挤垮他们在京城的生意?


“据说二小郎君当时的脸色比哭还难看。敢情他们听说,如今西市是朱家为主,钱家的势力都在南市北市。偏余家的铺子,除了咱们——除了二郎君留下了一间在北市,剩下都在西市,所以,他们没当回事。”


沈沉愕然:“不会吧?他们难道忘了,出手把余络打成猪头的,是朱是?”


“钟郎什么也没跟朱家说,只是在北市余家那家铺子对面真的开了一家一模一样的,价钱也真的每样比余家的少了三文钱。


“然后,第二天,西市开市,朱家忽然便把余家铺子对面的所有铺子都关了门。十六郎就站在那关了的门前,插着腰说,他得去上货,三天后铺面开业。”


“要不怎么说呢!二太爷提醒了大郎君几回。大郎君却说,钱朱两家齐名,从来也没听过两家子争抢过什么。如今他们托庇在朱家的势力范围,钟郎只怕不会拂了朱家的面子。”


阿镝说到这里,自己先捂着嘴一通笑,笑得又新直接警告似的看了她一眼,她这才勉强止住笑,往下说道:


“没有,听钟郎说,朱家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十六郎说话。余家小大郎还想试探试探朱家是什么意思。十六郎鼻孔朝天,根本就不搭理他。问急了,十六郎却说:朱家只管经商。如今有人挑了头,能把东宁余氏挤出京城,朱家自然要跟个风。


“大郎君这才想明白,在家里跳着脚骂郡主,说您仗着太后娘娘的势,专挑软柿子捏,满京城里帮着外人,只管欺负他们大房,什么什么的。


这一句,就连沈太后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沈沉嘻嘻地笑,问道:“朱蛮没出面?”


阿镝说着撇了撇嘴,哼了一声。


沈沉却亮了眼睛,一把拉住阿镝的手:“真的吗?真分了家了?”


“二小郎君听不下去,就顶了几句嘴。大郎君恼了,抄了棍子要打他,大小郎君忙扑过去,替二小郎君挨了两下子。


“二太爷当时就不干了,劈头盖脸骂了大郎君一顿,说他要是这么是非不分,索性就把家分了。反正大房二房早就该分。大房的两个房头这样不睦,还是莫要绑在一处,索性他也当个见证,也都分了。小长房以后上天入地,都跟旁人无关。”


“千针还告诉我说,萧家小公子已经紧急写了信回幽州,让好好查查余家商队这些年的税务呢!”


沈沉听得津津有味,满脸傻笑。


“且!就小长房那又馋又懒又干巴怂的,怎么可能分家?大郎君跟二太爷道了歉,又亲手给大小郎君上了金疮药,这才含糊过去了这件事。”


阿镝揉揉鼻子,忽地又展颜一笑:“哦,我回来的时候,听说朱家的那几间铺子,已经开业了。跟钱家一模一样。如今不论是大宗进货的商贾,还是买了自用的散客,都知道余家一口气把钱家和朱家都得罪了。都躲得远远的。


沈太后一脸的意犹未尽:“只是如今结果还不知如何,未免让人惦记得慌。阿镝啊,你最近无事,就多走一走永泰坊,打听打听情况。”


“是!”阿镝答应得又痛快又响亮。


沈太后和椎奴看着她的样子,不由得相视而笑。


“太后如今放心了?咱们郡主就算是在外头,也有人护着帮着!”椎奴笑道。


“你说,无妨的!”沈沉一眼就瞧出来番梅的兴奋,知道怕是又有什么提神的事儿发生了,不由自己脸上就先带了三分笑。


番梅偷看一眼沈太后,满面幸灾乐祸,告诉沈沉:余家的生意一落千丈。余经急得头发都要揪秃了。想来想去也觉得斗不过钟幻和朱蛮,便寻到了楚佩兰跟前,要跟他合伙儿做生意。


然而,此事还没过了半个月,莲王府借口阿弥陀佛圣诞,特意派了番梅进宫,给沈太后送了一副阿弥陀佛的丹青画像进来。奉了东西就寻沈沉。


沈太后看着番梅的样子就想笑,让沈沉出来,就在自己旁边见她。


余纬寻了个借口告辞。莲王便拉着楚佩兰一起商议了,将莲王府名下的铺子紧急转手给了楚佩兰,让他跟余经合作。但要占了大股。余经病急乱投医,竟答应了下来。


如今余家的存货都已经被楚佩兰弄到了那家铺子的库房里堆着。


可楚佩兰乃是韩梧的好友,一早便没有把韩枢放在眼里。何况又见识过沈沉的箭术,早就心生敬意。此时见余经竟来诱他,险些气炸了肺。当面敷衍了,转身便找了余纬来一顿骂。


余纬哭诉委屈之余,竟引着他跟莲王见了一面。莲王义愤填膺地,将余家的细事一一说明。楚佩兰武人的脾性,当时便要去把余经打一顿。又被莲王劝住,说眼看着冬至,不要替楚尚书惹事。


“茂记是我师兄的酒楼。四楼又高,若有烟花,那里必是最佳的观赏地点。”沈沉吐吐舌头,却拉了番梅,不好意思地笑,“你赶紧回去,先替我谢了莲王兄,然后替劝劝他们:要不算了?


“余家的生意不足惜,但烧了莲王兄的房子,我总是过意不去。何况又在北市,周遭住的人多。万一火星迸上了谁家的屋顶,引了大祸出来,那可怎么办才好?到时候朝中的诸位老大人们怪罪下来,别说楚公子,便是莲王兄,也吃罪不起。”


“楚公子说了,今儿夜里,请郡主一定找个高处好生看着。楚公子要请郡主欣赏烟花!”番梅兴奋得都快跳起来了,又忙压低了声音笑道:“我们殿下今儿要宴客,就在茂记四楼。”


沈太后茫然地看着沈沉:“去茂记做什么?”


番梅嘻嘻地笑着拉了她的手,干脆说道:“打从我们知道郡主这个人,就没听说过郡主害人,只听说过郡主救人。我们殿下和楚公子日常可不是一路的。但是,大家都说,凭什么好人没好报?余家这种人家,就只配一把火烧个干净!


“这事儿,郡主只看热闹。旁的什么都别管!”


沈太后呵呵轻笑,转头当做听不见:“啊呀呀,这幅画儿可真漂亮!哀家喜欢。来,椎奴,厚厚地赏了莲王府这个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