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婚嫁总裁 > 第3621章,哭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昭禾望着白洛迩给她的衣F,开心地想哭。Δ』. .co


她抓着那件大红小褂,就想着梦里见到过的那个很美很美的仙子,心中一种情绪澎湃着,让她真想再跟白洛迩说一句谢谢。


之前,他说白老师给她做了衣F,可是他走的及时,没来得及给她,但是现在细细回想起来,却不是这么回事。


早上的时候,白老师还把她要改的清禾的旧衣拿走了。


白老师是真的要给她改的,而这些新衣肯定是白洛迩连夜找人按照她的尺寸给她做的,她的尺寸,白洛迩亲手量的呢。


昭禾欢喜极了,每一件衣F都这么好看。


她拿着,往身上比划着,又发现衣F里还有一双布鞋,一双大红Se的小雨靴。


昭禾张了张嘴,目光落在雨靴上。她的双脚只要沾水就会化成蛇尾,下雨天或者冬天雨雪天,她J乎不敢出门,以前年纪小,阿N也宠着她,雨水天不出去就不出去了吧,可是现在,她是小学生了,要风


雨无阻地去上课了,那就避无可避了。


昭禾正为这个事情发愁呢,可是,雨靴只有大城市里才有,清禾帮着她跟李超求,李超去了镇子上,都没找到这么小的雨靴。


可是……


现在一双红艳艳的小雨靴,就在她面前呢。


她轻轻托起这双小雨靴,感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白洛迩细致周到,帮她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沈玉英走过来,瞧着这些漂亮的衣F鞋子,又瞧了瞧昭禾,暗暗思忖:这个白洛迩是不是喜欢上她家昭禾了?


村里的娃娃们,很多一出生就订了亲了。


清禾小时候也有不少人过来提亲,不过沈玉英在镇子上工作过,也算是为数不多的见过世面的人,她知道,nv人一旦留在村里结婚,那这辈子就彻底完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咬紧牙关也要把孙nv栽培成大学生的原因。


村里,还没有一个nv娃娃到了初中还在上学的呢。


沈玉英是觉得自己的身T一年不如一年了,也不知道白洛迩家里靠不靠谱,姓白的,跟白老师关系好,没准家里也是大城市的。


可是,大城市的小娃娃,跑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G啥?


沈玉英想把昭禾托付给白洛迩,却又不敢轻信别人,一时间,便有了心事。


昭禾欢欢喜喜去上学。


到了教室,发现白洛迩懒懒地坐在座位上,桌上摆着一本书,却不是课文,而是一本外国的原文书。


昭禾见清禾做过英语题,知道这是英语。


她惊讶地上前:“白洛迩,你真的看得懂吗?”


白洛迩抬头看了她一眼,问:“怎么没换新衣F?”


昭禾红了脸,笑呵呵地抱着小板凳坐到他的桌子边,有些难为情地说着:“太好了,我不敢穿,怕穿坏了,而且我身上衣裳也能穿,等实在不能穿我再换。”


她刚才跑来的太急,发间有一枚落叶。


白洛迩瞧见,温和地伸出手去。


昭禾怔怔地望着他,见他的手朝着自己的头发摸了过来,她的瞳孔在某一瞬失去了焦距。


紧跟着,白洛迩从她发上取下一枚落叶,笑了:“叶子。”


昭禾这才回神,低下头,小脸更红了。


白洛迩温声说着:“你不要想太多,白老师既然委托我照顾你,我自然会尽心尽力。那些衣F你明天就穿上。等入秋了,我再让人给你做。”


昭禾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纸包。她想了想,还是递给了白洛迩:“你拿着吧。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能给你。这是我自己做的驱虫的CY,我搓成小丸子了,你回去找个碗,放一颗


,盛上水让它化开,一整个晚上,院子里、屋子里都不会有蛇虫鼠蚁。”


白洛迩伸手接过,有些恍神。


仿佛时光倒转,又回到了他


跟一一在幻天阁的秘境里一起种CY、一起捣鼓那些瓶瓶罐罐的时光了。


他陪着圣宁一起长大,呵护她,疼ai她,终究是祝福着、忍痛看她穿上了嫁衣,嫁给了别人。


叹了口气,他望着眼前的昭禾,目光也哀怨起来。


等他把这个小丫头伺候大了,也着她穿上嫁衣,嫁给别人了。


嘴角噙着苦笑。


白洛迩觉得,他一定是上辈子欠了她们母nv的。


“好,舅舅会收着的。”


白洛迩将纸包放在了蓝布做的书包里。


“久久?”昭禾不明白:“什么久久?”


白洛迩失笑,抬手捏着她的着:“我说我会长长久久地收好,现在你可听明白了?”


昭禾咧嘴一笑:“明白了。”


下午,老师重点给低年级的孩子上课,高年级的孩子做题。


昭禾听课很认真,还会用心做笔记。


只是她的字写得不太好,应该是启蒙的太晚了,就像是小蝌蚪,歪歪扭扭的。


白洛迩瞧着,有些心疼。


龙儿明明是非常聪颖的,若是这小丫头能从小能得到倾慕的教导,一定会青出于蓝的。


放学后,昭禾对着白洛迩挥挥手:“白洛迩,明天见!”


白洛迩:“好。”


昭禾回到家里,把书包放下,就帮着沈玉英打扫院子。


晚餐的时候,她们在屋子里偷偷把锅里剩下的火锅吃完了,吃的祖孙俩都满嘴流油,欢喜不已。


夜里。


昭禾闭着眼,学着狐狸大仙教给自己的那些,努力结出结界。


可是她结了半天,都不能成功。


心里郁闷,她来到了院子里,望着郎朗的星空。


昭禾很迷茫,她这样的蛇仙,是怎么流落到人间的?她将来要怎么办呢,也跟姐姐一样,去大城市里吗?她的亲生父母把她弄丢了,会不会找过来?


村里的小娃娃们都有爹娘。


哪怕家里很穷,很破,但是爹娘都会护着他们。


昭禾也想要有爹娘,可是她的爹娘在哪里啊?


昭禾想着想着,眼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她自然是知道NN年纪大了,自然是知道NN撑不了J年的,但是她不敢说,不敢承认,她怕NN走了,这世上,这村里,她再也没有亲人了。


往后,她又要怎么过?


“哭什么?”


狐狸大仙的声音传来。


眼前刚刚还是自家的院子,可是一瞬间,就成了白日里的山上,红的花,绿的C,一切如此鲜活。


“师父?”昭禾愣愣地望着不远处的小白狐,擦擦眼泪:“我……”


她深呼吸,望着小白狐:“师父,徒儿没用,徒儿练了好久,始终不能结出结界。”


她望着四周,羡慕地说着:“师父,我要想结出你这样的结界,怕是要练上好J十年吧?”


小白狐忽然跃到了她的怀里。粉NN的R垫擦在她的脸上,为她抹去多余的泪滴:“别哭。你现在身T太弱,灵力太弱,过去六年也白白荒废了,你需要刻苦地修炼。等你将来强大了,离开这里,才有


能力去寻找你的爹娘。”


昭禾望着怀里的小白狐,眼泪掉的更凶了:“师父,你说,我爹娘会记得我吗?”小白狐:“会的,你走了多久,他们就疯了多久,他们永远不会放弃寻找你,所以你千万要努力,时刻准备着,让他们找到你的时候,惊艳地望着你,原来他们的nv儿这么


厉害了呢。”


夜Se渐深。


昭禾坐在幻境里的青青C地上,抱着小白狐。这里没有风,没有蝴蝶,只有他为她撑起的一P虚幻境界,一人一狐相拥取暖。